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267章 野戰
  天啟二年,九月二十三。

  天色才剛剛大亮,無邊無際的明軍便踩著初秋的薄霧,向十里之外的撫順城進發。

  今日,勢必拿下撫順,收復失地。

  曹文詔望著身后的明軍,忍不住的心生感慨。

  曾幾何時,他們只能龜縮于沈陽城中,望著城墻之下耀武揚威的建奴而咬牙切齒,不敢有絲毫動作。

  但是僅僅一年多時間過去,明軍便可大軍壓境,進攻女真腹地。

  因為都是步卒的關系,明軍的行進速度并不快,用了將近一個時辰的功夫,方才將陣營向前推進了數里。

  離撫順越近,大軍行進速度越慢,因為要時刻保持陣型,以防不知是否會突然出現的女真鐵騎。

  "停下。"

  曹文詔臉上忽然出現了一抹凝重,緊緊的盯著前方樹林,他已經能隱隱約約聽到大地上傳來的震動聲以及沉悶的馬蹄聲。

  "準備迎戰。"

  伴隨著一聲厲喝,明軍先前部隊迅速持盾向前,將走在最前方的曹文詔等人護在身后。

  此次明軍陣型較之以往有了些許不同,在藤牌兵身后的不再是手持勁弓強弩的弓箭手,而是手持火銃的神機營。

  他們就替代之前弓箭手的位置,對女真人的鐵騎展開第一輪打擊。

  "兒郎們,封妻蔭子,就在今日。殺!"

  曹文詔怒目圓睜,自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低吼,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殺!"

  明軍的陣營中頓時響起了沖天的喊殺聲,驚得樹林之中的鳥禽落荒而逃。

  就在明軍的喊殺聲響起的瞬間,自遠處的樹林之中突然駛出了數千鐵騎,用力揮舞著手中的長刀,從嘴中發出近乎于野獸一般的嘶吼,向著明軍的陣營殺來。

  頓時,伴隨著嗆人心肺的硝煙,明軍陣營中頓時響起了火銃的轟鳴聲。

  行駛在最前方的建奴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便掉落馬下,慘死于身后同伴們的馬蹄之下。

  鮮血再度浸透到了這片大地之上。

  "打得好!"

  見此情形,端坐于馬上的滿桂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好。

  彼此還未結束,建奴便已經先行折損部分人馬,這邊是良好的開端。

  不過馬祥麟的臉上并未有絲毫喜色,反而還有陣陣寒霜。

  他乃是神機營統領,自然知曉自己麾下這支火器部隊的弊端。

  火器看似射程較遠,威力巨大,對于騎兵有著良好的壓制力,但是始終有一個逃不過的弊端,便是裝填極慢。

  第一輪齊射之后,需要十多秒的裝填時間,才可以勉強發出第二輪的射擊。

  而眼前的第一輪齊射,對眼前的韃子僅僅只造成了近百人的損傷,這樣的結果顯然不能令馬祥麟滿意。

  不過馬祥麟卻也無可奈何,畢竟這是神機營第一次對上行動迅捷的女真騎兵,能夠有此表現已經算是發揮合格了。

  畢竟距離重新整頓神機營,才剛剛過去一年多的時間...

  就在馬祥麟悵然的時候,剩余的建奴騎兵便殺至明軍陣前不足十步。

  最前方的藤牌兵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面前建奴臉上囂張的笑容以及眼中的瘋狂。

  "放箭。"

  其實用不著滿桂下令,就在神機營士兵們集體下蹲裝填火藥的時候,手持勁弓強弩的弓箭手們站了出來。

  對接踵而至的建奴們展開了第二輪襲擊。

  閃爍著寒芒的箭矢猛地插進了建奴們的胸腔之中,令得他們臉上囂張的笑容為之一頓,先是下意識的看向插在自己身體上的箭矢,隨后便是猛地掉落馬下。

  但是雖然建奴倒下了,可是他們麾下的戰馬仍在疾馳,仍然保持著絕對的沖擊力向明軍陣前沖來。

  "肅立,矩陣。"

  曹文詔見狀一聲厲喝,示意藤甲兵頂住最前方戰馬的沖擊。

  倘若陣型被這受了驚的戰馬們沖散,那么被藤甲兵緊緊護在身后的神機營士兵以及弓箭手們便立刻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建奴沖殺。

  最前方的明軍們聽到曹文詔的聲音后,近乎是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的藤甲,深吸一口氣,將力量全部集中在自己的雙腿和雙臂之上。

  像這樣的訓練,他們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不知曉曾完成了多少次,早已深深的刻在他們的骨子里,成為了一種肌肉記憶。

  受了驚的戰馬,頃刻之間就到了明軍陣前,失去了主人控制的戰馬,帶著無可睥睨的沖擊力,狠狠的撞擊在了由明軍血肉之軀組成的陣線。

  巨大的沖擊力,頓時引得最前方的明軍們喉嚨一熱,猛地吐出鮮血。但即便是這樣,明軍們也緊咬著牙關,死死的支撐著,未曾后退半步。

  "放!"

  馬祥麟的眼角有些濕潤,這是他一次與建奴野戰,他清楚最前方的明軍們是在用身體為神機營創造第二次射擊的機會。

  神機營眾軍士自然察覺到了剛剛發生的一幕,皆是心神狂跳,身體的鮮血直沖腦海。

  轟隆。

  終于換彈完畢的神機營帶著滿腔激憤,完成了第二輪齊射。

  令得依舊嘶吼著的建奴騎兵再度減員,場中的哀嚎聲響徹云霄,血腥的味道清晰的傳到了陣前明軍每一個人的鼻子里。

  "換陣!"

  完成了兩輪齊射過后的神機營快速向著身后跑去,他們已經完成了他們今日的使命,接下來便是最為殘酷的肉搏戰。

  隨著曹文詔的一聲令下,最前方的藤甲兵也在強忍著身體上的劇痛,完成新一輪的陣型變換。

  手持長槍的明軍們重新占據了剛剛神機營士兵所處的位置,他們將在藤甲兵的保護下,向著前方的建奴廝殺。

  "刺!"

  如今已經不需要曹文詔厲聲指揮,剛剛換陣完成的長槍兵幾乎同時自口中發出一聲厲喝,將手中的長槍順著身前藤甲的縫隙之中,向前方刺去,狠狠的插在建奴胸腔之上。

  即便是明軍配合默契,上下一心,但是依舊有藤甲兵抵擋不住前方建奴騎兵的沖擊,踉蹌之下倒地,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藤甲之外。

  不過還未等端坐于馬上的建奴發出獰笑,倒在地上的明軍便舍棄了手中的藤甲,從腰間抽出了長刀,趕在戰馬將其踐踏之前,狠狠的將一刀插在戰馬身上。

  即便是死,他們也要死得其所,讓建奴付出血的代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