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77 章 張國紀的苦惱
  "皇爺有旨,升宣府總兵楊肇基為宣大總兵,提督宣府,大同兩地軍務。加五軍都督府都督僉事銜。"

  "臣,楊肇基遵旨。"

  太和門廣場上,一身戎裝的楊肇基恭恭敬敬的從王安的手中接過了圣旨。

  "王公公,請代臣向皇爺辭別,末將定然恭謹行事,不負皇爺重恩。"

  楊肇基的身體微微顫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他昨日剛剛抵京,今日便被正式擢升為正二品的都督僉事。總領大同與宣府兩地的軍務,大同總兵麻承恩也要受他節制。

  雖然只是從節制一鎮變成了節制兩軍事,但這其中的差距猶如天壤之變,更重要的是,這是皇爺親自點名擢升。

  聽到楊肇基的話后,王安也是面露笑意,微微點頭。他自然能看出眼前這軍漢不是惺惺作態,而是發自肺腑的感謝朱由校。

  "楊總兵的話,奴婢自然會給皇爺帶到,楊總兵放心便是。"

  按照慣例,京中官員將領出京的時候,都要來到太和門廣場向皇帝陛辭赴任。不過皇帝一般都不出面,大多時候都是在太和門廣場上放置一龍椅,由官員自行叩拜。

  楊肇基聽了王安的話后,臉上恭謹更甚,又是規矩的跪在地上沖著龍椅磕了三個頭,便起身準備離去。

  只是當他起身的時候,突然發現,不知何時,正前方的皇極殿門口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正注視著自己。

  楊肇基頓時身體一顫,普天之下有資格如此正大光明站在那里的只有一個人。

  他帶著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王安,王安并未多說什么,只是含笑點了點頭。

  "咚"

  "咚"

  "咚"

  磕頭的聲音,清晰耳聞。

  三聲過后,楊肇基起身,臉色漲紅,呼吸急促。緊緊的握緊了手中的圣旨,轉身向外走去。

  ...

  ...

  北京城外的大軍開拔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北京城,頓時引起了城中的熱議。

  得益于朝廷今年來接連取得的兩次大勝,京城中的百姓們如今對朝廷信心十足,沒有絲毫擔憂,緊張之感。

  尤其是皇爺登基以來,都是發內怒充任軍餉,再未征過什么稅,所以這些百姓們全然不像前些年那樣一聽說朝廷要打仗了,便提心吊膽。

  "眼看著要入冬了,估摸遼東那些韃子又不安分了,朝廷這是派兵鎮壓,這是好事。"

  北京城中一處頗為熱鬧的茶肆內,一名衣著富貴,體型偏瘦的中年人品了一口茶,臉上帶著些許笑意,向眾人分享著他的觀點。

  茶肆中的眾人稍一思考,紛紛覺得有理,便對其吹捧起來。的確是快要入冬了,得早做準備。

  "李員外,此言差矣,我可聽說朝廷此次是為了朝鮮而去。"

  很快便有一道不同的聲音在這處茶肆中響起,眾人聞言紛紛尋找著聲音的主人。

  "李員外,你也知道老夫家中有些關系,聽說建奴那二貝勒代善再度率兵壓境松花江,朝鮮因此向我大明求援。"

  不遠處的一桌,一名體型有些肥碩的中年人臉上帶著笑,沖著眾人一拱手,高聲說著他的觀點。

  前不久,建州女真二貝勒代善率軍壓境松花江,只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又突然撤軍了。

  這等消息有些機密,不過有些門路的人自然也清楚此事為真,做不得假。

  聽到此人消息,茶肆中的眾人舍棄了最開始出聲的那名李員外,開始吹捧起這位胖胖的中年人,希望他多道出些內情。

  一開始出聲的李員外臉上也沒有絲毫惱意,反而豎起耳朵想要傾聽一下這位胖員外的內幕消息。

  見得茶肆中的眾人目光都到了自己的身上,這胖員外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臉上帶著笑,咳嗽一聲,剛要說些什么,就被大街上傳來的一道聲音給打斷了。

  "朝廷有令:宣府總兵楊肇基升任宣大總兵,率京營出京,坐鎮宣大兩地。"

  "朝廷有令:宣府總兵楊肇基升任宣大總兵,率京營出京,坐鎮宣大兩地。"

  大街上有著一名小廝揮舞著手中的邸報在高聲叫賣。

  早在漢朝,就有邸報的雛形,到了明朝的時候,邸報已經擁有了一套完整、且詳盡的發行與傳遞制度。

  明朝的邸報便是政府的官報,由中央朝廷負責統一編寫與刊行,并面向全國發行。

  民間自有一種盈利機構被稱為抄報房,他們從官員的手上獲取邸報,并抄寫印刷賣向民間,賺取錢財。

  聽到此處,那胖胖的員外有些尷尬的閉上了嘴巴,在眾人殷切的眼神中,朝著大街中的那名小廝喚道:"給我來一份邸報。"

  ...

  "大人,我們該如何分兵?"

  黃得功騎在馬上,落后楊肇基半個身位,向前方的楊肇基問道。

  他也是京營中的將領,跟隨魯欽平叛歸來,同樣升了官,如今再度受命跟隨楊肇基出京。

  聽到這黃得功的話后,楊肇基只是略做思考,便扭頭向一旁的黃得功說道:"如今宣府的狀況最為緊急,不若派遣四萬將士隨我坐鎮宣府,另派一萬將士,前往大同。"

  大同經過朱由校的一番整頓,情況已經大大改善,更何況那里有代王府坐鎮,形勢更好一些。

  "一切都憑大人做主。"

  聽到黃得功的話后,楊肇基微微點頭。他也不傻,雖然他被任命為宣大總兵,名義上在軍務一事上擁有絕對的權利,但是平素也要尊重一下這些京營將領的意見。

  畢竟京營乃天子親軍,這些將領都是天子心腹中的心腹,他也要謹慎對待。尤其是身邊這"黃闖子"剛剛得勝歸來,說不準便是皇爺故意放在自己身邊,令其隨他出征的。畢竟從今天起,他楊肇基也算是皇爺口中的"自己人"了。

  看著身后一眼望不到頭的大軍,楊肇基突然有些感慨。

  兩日之前,他還是默默無聞的邊鎮總兵,望著日漸廢弛的軍鎮而有心無力,整天渾渾噩噩。

  兩日之后,他是年僅三十九歲便官至正二品的都督僉事,宣大總兵。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楊肇基心底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這句古詩,恐怕這是他此刻心情最好的寫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