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75章 內喀爾喀部請降
  "臣等,見過皇爺。"

  暖閣內密密麻麻擠滿了六部九卿,朝中重臣。

  "起來吧。"

  朱由校微微抬手,喚起了在場的眾人。

  只是還不待他率先開口,禮部尚書孫慎行臉上就閃過一抹急切,一把從懷中掏出了一封文書。

  "皇爺,就在剛才,內喀爾喀部剛剛派人送來的請降文書,內喀爾喀部請在宣府互市。"

  聽到這里,原本還有些嘈雜的暖閣內為之一肅。

  朱由校的目光也有些寒冷,好像真的被他猜中了。

  "皇爺,此乃大喜。我大明如今國勢鼎盛,威服四海。周邊蠻夷,皆臣服于我大明。正是皇爺的功績啊。"

  少許的沉默過后,一名中年官員便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微微躬身向著朱由校說道。

  聽到此話,朱由校有些無語的看了這人一眼。他很好奇,這種人是怎么爬到這個位置的?

  等了片刻,沒有任何人回應他,那名官員臉上出現了些許尷尬之色。悻悻的一笑,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皇爺,內喀爾喀部在這個關頭跳出來,應該慎之又慎。"

  剛剛從遼東回來的左光斗站了出來,向朱由校躬身說道。

  朝堂之上還是有一些干臣的,并不是都如剛才那中年官員一般的酒囊飯袋之輩。

  "皇爺,內喀爾喀部狼子野心,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朝廷絕不能妥協。"

  吏部天官周嘉謨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沒有人關心內喀爾喀部提出的條件是什么,大家都清楚內喀爾喀部絕對另有圖謀,這個時間點選的實在是太敏感了一些。

  "皇爺,我大明乃天朝上國,若是不做出回應,倒是有些許的不體面,只要傳旨大同,宣府等地嚴加管理就是了。"

  內閣閣臣何宗彥站了出來,向著朱由校說道。

  他之前掌管禮部十余年,對待這些涉及到外交的事情最為敏感與認真。

  "閣老說的是,朕會認真考慮。"

  朱由校雖然對何宗彥的話不屑一顧,但是也不好駁斥他。畢竟這位老臣也是出于為大明考慮。

  "皇爺,這內喀爾喀部定然有別的圖謀,不是真心歸附我大明。"

  禮部尚書孫慎行走了出來,發表了他的看法。這內喀爾喀部的降表他仔細看過,有許多不合制度的地方,分明就是趕制而成。

  毫無疑問,孫慎行這是在用自己的行動,從側面反駁了內閣閣臣何宗彥的觀點。

  何宗彥聽到孫慎行的話后,有些蒼老的臉上青筋頓起,胸口不住的起伏,顯然是被孫慎行的話給氣了個夠嗆。

  "閣老不必動怒。"

  朱由校自然察覺到了何宗彥的異樣,連忙安撫了一下何宗彥,同時用眼色示意孫慎行先不要說了,免得氣壞了這位閣老。

  孫慎行感受到了朱由校發來的信號,略微一遲疑就閉上了自己的嘴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陛下,臣請派宣大總督,提督大同,宣府等地軍務。"

  孫承宗的觀點還是和昨天一樣,無論朝廷是否同意與內喀爾喀部開通互市,他都認為應該派遣大臣,提督兩地軍務。

  如今大同邊鎮經過朝廷的治理以后,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宣府也應當需要強而有力的改革,方才不負宣府乃九邊重鎮之首的名頭。

  聽到這里,朱由校也是微微點頭。他想重整邊鎮許久了,一直沒有好的借口。這次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聽到這里,內閣首輔劉一燝等人的臉上又流露出不滿。宣大總督是那么好設立的?那可都是錢。

  "夠了。"

  眼看紛爭又起,朱由校連忙叫停。

  "戶部,國庫中糧草可充足。"

  整頓地方軍備,糧草充足是必不可少的條件。

  聽到朱由校的話,劉一燝等人的臉上閃過一抹異色。他們都清楚,皇爺這是要對邊鎮下手了。

  但是如今邊鎮糜爛,關外正有韃子虎視眈眈,他們的確找不到勸阻朱由校的理由。

  只要不設立宣大總督,一切就都依皇爺就是了。

  "陛下,戶部如今倒是有些許糧草。蜀王府的存糧也正源源不斷押解進京。"

  提到此事,畢自嚴的臉上就有著些許底氣。蜀王府實在是太富有了些...

  “盡數調撥給宣府吧。另外禮部給內喀爾喀部人回函,準其請降。”

  "陛下,不可。"

  "陛下,內喀爾喀部狼子野心,朝廷不可不防。"

  同一時間,有數道聲音在暖閣內響起。

  朱由校看了一眼,幾乎全是兵部的人。

  "諸卿莫急,朕的話還沒有說完。"

  "之前首輔說的有道理,大同,宣府乃京師門戶,不可不防。"

  "便擢升宣府總兵為宣大總兵吧,提督宣府,大同兩地軍鎮兵馬吧。"

  朱由校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充滿了不可置疑性。

  "陛下,不知以何人為宣大總兵,地方形勢嚴峻,不宜從中央調任。"

  劉一燝聽出了朱由校話里的堅決,知道不可能勸得動朱由校了。但是對于宣大總兵的人選,他必須要過問一下。

  倘若陛下還要以京營中的人為宣大總兵,那他就是今天棄了這首輔之位不要,也要力勸朱由校收回成命。

  陛下的威勢已經夠重了,倘若連地方上都是皇爺的人了,那要他們這些人還干什么...

  朱由校也聽出了劉一燝話里話外的意思,心底冷笑。

  "宣府總兵楊肇基曾任大同總兵,對于宣大兩地頗為熟悉,朕欲以楊肇基為宣大總兵,坐鎮宣府。"

  對于朱由校的這項提議,劉一燝只是略微的思考,便點了點頭。只要不是京營中的將領就好。

  "皇爺高瞻遠矚。"

  看到劉一燝點頭,朱由校的臉上升起了一抹笑容。

  "那就依首輔的意思。"

  "擢升宣府總兵楊肇基為宣大總兵,五軍都督府都督僉事。"

  "京營出兵五萬,坐鎮宣府,大同兩地。"

  聽到朱由校的話后,劉一燝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不過最后還是微微一嘆。

  "皇爺將那楊肇基召來京中一見吧。"

  "不必了,他早就到了。"

  朱由校的話音剛落,一道魁梧的身影,便自暖閣角落走出,跪倒在暖閣中間。

  "臣,楊肇基遵旨。"

  望著朱由校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以及跪倒在暖閣中間的楊肇基,劉一燝的心中突然流出一絲后悔,他突然覺得中了皇爺的圈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