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3章 朱由校的買賣
  聽到王安的解釋,朱由校臉上的疑惑更甚。

  "朕的買賣?朕何時開了這家店。"

  還不待王安給朱由校解惑,便自那寶和店中走出了幾名身影,為首之人瞧上去五十多歲,面色陰沉。

  外面的喧囂也驚動了里面。

  地上的那名壯漢一見為首之人,連忙從地上爬起。

  "干爹,就是他們。不但不交稅,還動手打人。"

  那為首之人先是略微不滿的對著中年人說道:"小九啊,瞧瞧你這丟人的樣子。"

  剛剛還囂張無比的中年人,在這個人面前就猶如最聽話的嬰孩一般,唯唯諾諾,不敢反駁。

  朱由校瞧得眼前這一幕,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眼前兩人年齡相差最大不過十歲,這到底是怎么認的干親?

  身后的張嫣等人也聽到了兩人之間的稱呼,不由得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為首之人聽到了張嫣等人的笑容,面沉似水。

  "瞧這樣子,幾位是動手打了我這不成器的兒子?"

  此人聲音沙啞,那雙陰翳的眼眸透露出一絲寒意。

  朱由校聽了以后便是一愣,這個聲音怎么不太對呢。

  "太監?"

  思慮了片刻,朱由校不太確認的說道。此人聲音像女人一般尖細,但并不嫵媚。說話時,又垂著腰背,微微低著頭,倒是有些像宮里的內侍。

  "放肆!"

  "哪來的野小子。"

  朱由校的話剛出口,幾聲呵斥便從剛剛那人身后的幾名長隨身上傳來。

  剛剛的那名囂張男子臉上升起一抹喜色,自己的干爹最忌諱別人叫他太監,這不知道哪來的鄉巴佬怕是要倒大霉了。

  果不其然,朱由校的話音剛落,那為首之人臉上升起一抹怒意。

  "你好大的膽子。"

  "給本公公拿下他。"

  聽到此人吩咐,頓時從那寶和店中又涌出了十數名手持棍棒的小廝,兇神惡煞的盯著朱由校等人。

  "不識好歹的東西。"

  朱由校身后的王安暗罵一聲,徑自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牌子,扔到那人的臉上。

  "瞎了你的狗眼。"

  說話間,王安便是兩個巴掌狠狠的扇在那了那人的臉上。

  聽那聲響,力度可不比駱養性剛才那兩下輕。

  饒是朱由校也略帶驚訝的看了自己的大伴一眼,平素瞧不出來啊,自己這大伴挺有勁啊。

  "公公!"

  "干爹,您沒事吧!"

  那老太監身后的隨從們顯然沒有料到王安突然暴起,紛紛趕到老太監身邊,將其扶了起來,對其噓寒問暖。

  挨了兩巴掌的老太監似乎有些懵,看著自己王安扔到自己臉上的令牌久久說不出來話。

  眾人見老太監如此,紛紛拿起了棍棒就要朝著朱由校而來。

  此時不在干爹面前表現,更待何時。

  只是還不待眾人動手,老太監的聲音便從身后傳來。

  "都別動手..."

  眾人回頭望去,發現自己的干爹不知何時又重新倒在了地上。

  "內宮監李守...給貴人請安。"

  那年老太監渾身顫抖跪在原地,顫顫巍巍的說道。

  局勢瞬間改寫,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手持棍棒的那些隨從們瞧著老太監的模樣,一股寒氣從心底油然而生。

  迫不及待的丟掉手中的棍棒,學著老太監的模樣,跪在原地,以頭伏地。

  "進去說話。"

  朱由校沖著王安說了兩句,便在駱養性的保護下,率先邁進了寶和店。

  一旁的王安在經過那自稱為李守的太監的時候,抬手又是兩巴掌打在了李守的臉上。

  "你也進來。"

  那李守不敢反抗,連忙起身跟著朱由校進了寶和店。

  "說說吧,怎么回事。"

  朱由進了店內,隨意拉了一張椅子坐下,隨口問向身前的王安。

  "爺,這寶和店是您的皇店,乃天子私產。"

  聽到王安的話后,一同進來的老太監李守面如死灰,渾身劇烈顫抖起來。

  "那他是怎么回事?收什么稅?"

  朱由校打量了一下癱在地上,再也不復剛剛囂張模樣的人。

  聽到朱由校的問詢,王安臉上升起一抹苦笑:"爺,這人估摸著是宮內監下面的人,專門負責這家皇店。借著皇店的名頭,對往來的客商,收取一些商稅,充入內帑。"

  王安話說的很委婉,沒有太難聽。但是朱由校卻聽懂了王安的意思。

  "收取商稅?恐怕是強取豪奪吧。"

  朱由校冷哼了一聲,但是他也理解了剛剛那中年男子為何如此囂張,居然敢當街收取商稅,甚至妄言去見順天府尹。

  他之前還感嘆這寶和店好大的后臺,沒想到后臺居然是他自己。

  "這些年,在外面巧取豪奪,恐怕撈了不少銀子吧?"

  朱由校眉頭一皺,沖著那李守說道。

  "皇爺恕罪,皇爺饒命。"那李守也不敢反駁,只是磕頭如搗蒜,一味的求饒。

  "朕其余的皇店,也是這些人在管著嗎?"

  朱由校沒有理會這人的求饒,轉頭向身旁的王安問道。

  王安聽后露出了一絲猶豫,隨后還是點了點頭。

  "皇爺,您的各大皇店平素都是由內宮監派出人去,只需每年向內帑繳納一定的銀兩即可,平素倒是沒有人去管他們。"

  朱由校一聽便明白了,怪不得這些人如此囂張。打著給皇帝收稅的名頭,可不囂張,難怪不怕鬧到衙門里去。

  "朕在這京中,有多少皇店?"

  "皇爺,具體數目老奴也不清楚,不過估摸來算,二十家皇店,總是有的。"

  王安給朱由校匯報了一個讓其有些心驚肉跳的數字。

  他雖然缺錢,但是也不至于讓手底下的太監沿街勒索。

  何況這些人敲詐得來的錢財,恐怕大半都落入了自己的口袋中。

  "將原來的內宮監掌印給朕拿了,擢升魏忠賢為內宮監掌印,告訴魏忠賢,先給朕將京中的這些皇店,悉數處理了。然后讓這些人全都去給先皇守陵。"

  那李守聽得自己可能不用死了,頓時沖著朱由校大哭起來:"奴才多謝皇爺恩典。"

  朱由校被這李守哭的有些心煩,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自有在一旁的錦衣衛將其拖了下去。

  瞧得外面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朱由校有些心煩,好不容易出宮一趟,竟好端端的遇上這事,這飯自然是吃不成了。

  "去看看有沒有后門,回宮罷。"

  朱由校又打量了一下這處皇店,沖著駱養性吩咐了一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