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92章 國子監的盧象升
  "皇爺,咱們去歇息片刻吧。"

  陪著朱由校走了大半個時辰的王安,瞅準了機會,在朱由校身邊小聲的說道。

  經王安這么一說,朱由校還真感覺到一絲疲憊。

  再轉頭瞧了瞧一旁的夏雨和秋香,兩人依舊興致盎然,臉上沒有絲毫的疲態,不由得苦笑一聲,女人愛逛街看來真的是天性。

  朱由校輕咳一聲,朝著二女說道:"朕有些累了,咱們找個地方歇歇吧。"

  聽到朱由校如此說,二女臉上一紅,連聲答應。

  隨后又走了幾步,朱由校發現前面有一座比較大的茶樓,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走吧,就去那里。"朱由校隨手一指眼前的茶樓。

  明代的茶樓大概是自嘉靖年間,開始在經濟發達的江南地區復興,此后茶樓迅速的從江南地區蔓延開來,并且輻射到各個地區。成為了晚明城市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呦,這位公子,您里邊請。"

  茶樓門口的小廝瞧著朱由校幾人向茶樓走來,連忙快走了幾步招呼道。

  這些跑堂的小廝眼光最是毒辣,迎來送往,一眼便能瞧出你的消費能力。

  像朱由校這種衣著華麗的貴公子,若是伺候的好了,隨便一個打賞便抵得上他一個月的工錢。

  朱由校帶著幾人闊步進了茶樓大堂,大堂一樓里面擺了十幾張桌子,中間的位置坐著一個說書的中年人,正在激昂慷慨的說著什么。

  "爺,您請二樓吧。"

  茶樓的小廝,跑到了朱由校的面前,躬著身子,對著朱由校說道。

  一樓雖然熱鬧,但的確有些嘈雜。

  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在小廝的指引下,一步一步邁著樓梯,上了二樓。

  "將你們這最好的茶沏來,然后便不用你伺候了。"王安攔住了想要進包間伺候的小廝,并隨手掏出了些散碎銀兩,交到了小廝的手上。

  小廝見狀眉開眼笑。這么一點碎銀子,便抵得上他兩月工錢了。

  "謝公子爺賞。"

  茶樓大堂,說書的中年人還在激昂慷慨中。

  "那晉商范永斗正猶豫間,便見一個牌子扔到了自己的臉上,隨后便是一道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傳來:范永斗你的事犯了...."

  說書人明顯很能調動情緒,說到此處便故意頓住了話題,引來眾人叫好。

  朱由校一樂,沒想到錦衣衛擒拿晉商一事也能被此人說的如此津津有味。朱由校不由得扭頭看向一旁的駱思恭,這位當事人。

  卻發現駱思恭面上帶笑,不住的點頭,好似頗為認同。

  "真的這么威風嗎?"朱由校帶著笑,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當時沒太大感覺啊,讓他這么一說,好像是有點意思啊..."

  駱思恭聽到有人詢問,下意識的回答道。只是眼睛還在盯著大堂中間說書的中年人,打定主意,一會定要多給他些賞賜。

  只不過話音剛落,駱思恭便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皇爺恕罪,臣失言了。"

  "起來起來,那么緊張干什么。"朱由校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將駱思恭喚起。

  動不動就下跪,累不累啊。

  "謝皇爺。"駱思恭輕輕拭去額頭上的冷汗,同時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今日竟在皇爺面前失態了。

  這個時候,大堂內的說書先生抿了一口茶,臉上帶笑,并沒有因為眾人的催促而繼續說下去。

  茶樓內的茶博士,則是捧著一個器物,走了出來。

  朱由校一看便明白了,這是開始討賞了,一時間大堂內聲音更加嘈雜,紛紛指責起說出先生來,竟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

  突然,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在眾多雜亂的聲音中脫穎而出。

  "說的好。我盧象升只恨不能手刃此等狼心狗肺,叛國通敵之輩。"

  朱由校聞言,臉色一肅,連忙朝著一樓看去,發現是一個膚色白皙,有些瘦弱的年輕人。從穿著上看,似乎是一個書生。很難想象,一個瘦弱的文人,居然會說出手刃別人的這種話。

  王安察覺到了朱由校的注視,在他的身邊小聲的說道:"爺,是國子監的學生。"

  從那書生的服飾上,一眼便知是國子監的學生。

  只是朱由校并不是因為剛剛書生的那等言論而感興趣,只是單純的因為那個學生自稱為盧象升。

  曾經有人這么評價過盧象升:明之亡,始于孫高陽之退休,成于盧忠烈之死敗。

  孫高陽指的是帝師孫承宗,盧忠烈便是指的盧象升。

  盧象升作戰勇敢,每次戰斗都身先士卒,他靠自己的言傳身教訓練出了一支精銳部隊—天雄軍,成為明末朝廷最為倚仗的作戰力量之一。盧象升治軍嚴明,能夠與普通士兵同甘共苦,每次大戰前都慷慨激昂的鼓舞軍隊的士氣,因而屢戰屢勝,官職也越升越高。在他的領導下,肆虐的農民軍紛紛被其鎮壓。

  但是就這樣的一位大臣,卻因為受到朝廷高層的猜忌和排擠,最后在與后金的戰爭中,故意不去救援,導致其兵敗殉國。

  所以當這個年輕人自稱為盧象升的時候,他頓時引起了朱由校的注意,朱由校萬萬沒想到會在一個茶樓里遇見盧象升。

  至于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歷史上那位著名的天雄軍主帥,朱由校其實是有些肯定的。因為他知道盧象升的的確確是一個地道的文臣出身,而眼前的這位年輕人也是國子監監生的打扮,好似一切都能對得上。

  國子監便是中國古代最高學府和教育管理機構。

  朱由校沒有想到今日出宮居然有這么大的一個收獲。

  "明日將此監生帶來見朕。"朱由校指了指一樓的那名年輕人,轉頭對著王安和駱思恭說道。

  二人聽后皆是一愣,又仔細的瞧了幾眼那名其貌不揚的監生,不明白他是哪里引起了皇爺的注意。

  憑借二人之前的經驗來看,凡是皇爺親自點名要面見之人,全被皇爺許以了重任。比如四川石柱秦良玉,比如徐光啟,也比如商丘縣令孫傳庭,眼下看來又要加上這位名叫盧象升的監生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