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48章 秦湘兒給的驚喜
  朱由校一聽這聲音便是眉頭一皺。

  "滾進來說話。"

  門外的魏忠賢躬著身子進來撲騰了兩步,跪在了朱由校和劉太妃面前。

  劉太妃看著魏忠賢,輕輕皺眉,沒有說話。

  "朕和太妃議事,你都敢出聲打擾,你最好給朕一個合理的解釋。"朱由校語氣森冷的說話。

  這時,魏忠賢才發現殿中居然只有朱由校和劉太妃,以及一個在側面充當啞巴人的王安,心中暗道不妙,自己好像打擾了皇爺的大事。

  魏忠賢不顧其他,以頭伏地,顫顫巍巍的說道:"皇爺,奴婢剛安頓完秦娘娘,便遇到了東廠的番子,他們找不見王公公,便來尋我。說是外朝的大臣們,不知怎的,突然知道了秦娘娘的事情,更知道了小敏姑娘的存在,正打算明日上書彈劾陛下您。"

  聽了此話后,朱由校又驚又怒。他才剛把秦湘兒接進宮中,外朝便得到了消息。這紫禁城,究竟還有沒有秘密。

  "放肆,他們好大的膽子。"朱由校還沒說話,倒是一直和藹可親的劉太妃發了火。

  "后宮的事,什么時候輪得到他們指手畫腳了?"

  "王安,你這司禮監太監到底是怎么做的?皇帝的事,就這么快傳出去了?"劉太妃將怒火同樣宣泄在了王安的身上。

  王安也是不清楚為何走漏了風聲,但也只能跪在地上:"太妃息怒,奴婢有罪。"

  倒是一旁的朱由校琢磨出些許不對,他才剛剛進宮,那幫大臣們怎么會那么快得到消息,并且同時約好上書彈劾。除非是早就知曉,并且早有預謀。

  知曉內幕并且有能力做到這一切的只有一個人,成國公朱純臣。

  雖然不明白朱純臣為什么會一直給自己使絆子,但是這不代表朱由校會一直任由朱純臣給自己上眼藥水,真以為自己沒脾氣。

  "傳旨,令馬祥麟帶兵進城,宮外等候。魏忠賢,你即刻帶領錦衣衛,把之前鬧騰最歡的那幾個人給朕拿了。若有不服,皆入昭獄。"

  "傳旨,將成國公剔除黑社會,他的那份交給秦良玉。"

  朱由校殺氣騰騰的下了兩道圣旨,他真的打算殺人了。

  從他繼位以來,這幫大臣對于國事沒有提出過什么看法,反而是對他的家事指手畫腳起來。

  這一次他才剛把秦湘兒領進宮,外面居然就已經在準備上述彈劾了。

  "皇帝,遇事莫要沖動,不要誤了國事。"這邊的劉太妃見得朱由校殺氣騰騰的樣子,反而轉過來勸誡道。生怕這位年輕的皇帝一怒之下,做出什么沖動事。

  她雖然在深宮之中,可也聽說了朱由校的手段。朱由校登基不過月余,便將京營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這份本事,可是朱由校的爺爺,萬歷皇帝當年都沒有的。

  "太妃放心,朕心里有數。"朱由校強壓怒火,對劉太妃說道。

  "罷了,你讓人將那母女二人帶來,讓老身瞧瞧,老身或許有些辦法。"劉太妃摩挲著手中的佛珠,突然對朱由校說道。

  朱由校有些不明所以,但看著劉太妃一臉慈祥的笑容看著自己,還是隨口吩咐道:"沒聽見太妃吩咐嗎。還不快去將湘兒帶過來。"

  魏忠賢連忙領命而去。

  沒等一會,魏忠賢便帶著一臉驚色的秦湘兒走進了慈寧宮,身后的秦敏兒反而是沒有絲毫怯場,一臉好奇的打量著殿內的一切。

  "臣..臣妾見過皇上,見過太妃。"來的路上,秦湘兒已經被魏忠賢告知了此行的目的,也明白了自己要見什么人,也知道自己要改口了。

  瞧得秦湘兒近乎于有些笨拙的禮儀,劉太妃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她記得幾十年前,她剛入宮的那天,好像也是這般的手忙腳亂。

  "好一個天仙似的美人,難怪皇帝心動了。快起來吧,不然一會皇帝都心疼了。"

  劉太妃似乎心情頗好,開始打趣了起來。

  朱由校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太妃贖罪。"

  劉太妃不以為意的擺擺手,同時將目光投向了秦湘兒身后的那個小人。

  感受到劉太妃的目光后,秦湘兒身體有些不易察覺的顫抖,向朱由校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朱由校雖不知道劉太妃的用意,但想來也不會為難她們母女,向秦湘兒微微點頭,示意其放心。

  "這便是那孩子嗎?果然生的可愛伶俐。孩子,到這邊來。"

  劉太妃一臉慈祥的看向秦敏兒,她久居深宮之中,已經許久沒有見到這般可愛的孩子了。

  宮里其他的孩子們都早早被宮中的禮儀束縛住了,見到她都是規規矩矩的行禮,全然失去了一個孩子應有的靈氣。

  秦敏兒聽得是在叫自己,也不怕生,嘿嘿的笑著,向面前這個慈祥的老奶奶走去。

  在她的心中,根本不知道她身處何地,也不知道在場的眾人都是什么身份,她只覺得面前的這位老人生的面容慈祥,讓她想要親切。

  劉太妃一把抱住了秦敏兒,好生打量了一番,隨后突然又瞧了瞧秦湘兒,面色有些不對。召來自己的宮中女官。

  "知音,你帶這孩子出去玩一會。老身有話要和皇帝講。"

  很快便有一位同樣瞧上去有些上了歲數的老婦人走了進來,將秦敏兒帶了出去。同時魏忠賢也一同躬身退了下去。

  朱由校瞧了一眼,從她的年紀上看,估摸是伺候了劉太妃一輩子的老人了。

  待得殿內只剩下了他們幾人后,劉太妃這才不慌不忙的看向秦湘兒:"秦氏,老身雖然歲數大了,可這眼睛還是清楚的。那秦敏兒面容五官,眉眼之間與你沒有一絲相同,你們到底是什么關系?"

  聽得此話,朱由校頓時長大了嘴巴,沒想到劉太妃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秦湘兒聽得此話后,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愣在地上許久,方才帶有哭腔的說道:"太妃贖罪,小敏兒的確非臣妾親生,是臣妾從一牙人手中購得。臣妾瞧其可憐,實不忍心,便買了下來。幾年下來視為親生。"

  劉太妃臉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隨后又追問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對皇帝說實話?"

  秦湘兒轉向朱由校梨花帶雨的哭道:"皇爺見諒,臣妾不是有意欺君。臣妾當日不知公子身份,本想入得府后,在告知公子。可沒想到那日公子告知臣妾,公子乃宗室親王,臣妾怕王府規矩大,王爺得知小敏并非臣妾親生后,礙于臉面,將其遺棄。方才隱瞞了下來。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機會告之。"

  朱由校聽了秦湘兒的話后哭笑不得,"你是說,小敏兒不是你親生的?"

  這時他才反應過來,難怪秦敏兒跟了秦湘兒的姓。

  秦湘兒聽了朱由校的話后,面色嬌羞的啜泣道:"臣妾的確曾有過婚約,可未曾等到洞房當天,他便被征召,前往遼東。在聽到他的消息,便是半年后傳來了他陣亡的消息。臣妾未曾人倫,更未曾生育.."

  說到最后,秦湘兒面色滴紅,聲音小的近乎于聽不見。

  此時,朱由校才恍然大悟,喃喃自語道:"難怪剛剛朕覺得那般阻塞艱難,不似當日客氏一般順滑。"

  "咳咳。"劉太妃不動聲響的輕咳兩聲。

  朱由校這才反應過來,身旁還有劉太妃在。頓時住嘴,"太妃見諒,朕孟浪了。"

  "可有落紅?"劉太妃此時已經聽懂了來龍去脈,她剛剛瞧著秦湘兒行禮的時候,那笨拙且不靈活的樣子就有些奇怪。

  "有。請太妃明鑒。"秦湘兒面色更紅,小心翼翼的從自己懷中掏出了一個手帕。

  劉太妃只是略微瞧了那么一眼,便是徹底相信。

  "來人,速召左都督劉岱入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