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30章 薦將
  "臣,參加陛下。"

  張維賢原以為朱由校在一散朝后就會召見自己,沒想到耽擱了這么久。

  "陛下,臣等三十余人已經白銀準備好..."

  張維賢行過禮之后,便直接開口。他知道朱由校召見他,定是為了這事。

  哪知笑容滿面的朱由校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

  "國公誤會了,朕不是要問此事。"

  這讓張維賢一愣,朱由校此刻笑容滿面,很明顯的是心情不錯,可倘若不是此事,還有什么事能讓他笑容滿面,還與自己有關呢?張維賢暗自尋思。

  不過很快,朱由校就給出了答案。

  "國公,京城士兵招募的如何了?"

  原來是問此事,張維賢心中稍定。這件事他一直親自盯著,不敢放松,倒也不怕皇帝來問。

  "皇爺,自打您提高了賞格,將軍餉定位以前的雙倍后,一時間報名從軍人數無數,不過老臣按您的要求,嚴格篩選,符合條件者不過四萬余。即便算上之前原有老兵,如今京營也不過五萬余人,距離原有的十萬編制,尚差一半有余。"

  許是怕朱由校責怪他辦事不利,張維賢又連續的開口說道:"京城附近符合條件者且有意從軍者近乎皆入,老臣以為不如在其余幾省招募兵員。"

  朱由校聽了張維賢的話后,暗自點了點頭。對于張維賢的話倒是沒有懷疑。

  "朕稍后會下旨,在臨近幾省招募兵員。"

  "眼下還有一事要與英國公商議,便是選何人練兵。"朱由校主動的對著張維賢說道。

  張維賢聽后,便是苦澀的一笑。硬著頭皮,面對著朱由校那充滿希望的眼神說道:"老臣恐讓陛下失望了,老臣家中卻有世代傳承的兵書,可老臣愚鈍,只學得一絲皮毛,恐讓陛下失望了,難當此大任啊。"

  朱由校對張維賢的話也不意外,他也明白如今大明勛貴們的德行。

  "國公莫自責,朕畢竟年幼,不知兵事,想聽聽國公的意見。"

  聽得朱由校沒有讓自己領兵的意思,張維賢這才輕輕的吐了口氣,開始思索起來。

  "陛下,我大明能征善戰者無數,但若輪戰績,無人能勝戚家軍。"

  突然一個名字從英國公張維賢的口中說了出來,讓朱由校眼前一亮。

  戚家軍的名字,在后世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戚家軍因為主帥戚繼光而成名,盛名的背后是號稱百戰百勝的傲人戰績。

  但是很快朱由校便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戚少保的威名,朕自是知道的,戚家軍更是一等一的強軍,只是這么多年了,戚家軍恐怕早就不復存在了。"

  戚繼光的名字,朱由校客可是太熟悉了,民族英雄,抗倭將領。但是很可惜,在萬歷初年就已經去世了,他的軍隊隨后也逐步被收編,戚家軍也逐步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但是張維賢聽得了朱由校的抱怨后,先是一愣。

  "陛下此言何意,戚家軍雖已不成編制,但軍隊尚存浙江,由戚少保族侄領兵。"

  朱由校一聽,頓時一驚。連忙站起了身。

  "國公所言當真?戚家軍尚存?"

  朱由校的反應倒是把張維賢給嚇了一跳。

  "陛下,戚少保雖去,但仍有子侄在世,微臣之言自然為真啊。"張維賢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朱由校的反應為何如此之大。

  聽了張維賢的解釋后,朱由校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確是有些想當然了。戚繼光雖然是逝世了,但是人家肯定也有子嗣后代啊。

  "來人,即刻傳旨浙江,命戚家軍戚金進京。"朱由校迫不及待的吩咐道。不怪朱由校如此興奮,實在是戚家軍的名頭太大了,百戰百勝,這是個什么概念。尤其是戚繼光自創的鴛鴦陣更是名噪天下。

  見自己的提議被朱由校立刻采納,張維賢也是頗為激動,這代表了皇帝對自己的信任啊。

  "陛下,若論治軍嚴謹,老臣仍想向陛下舉薦一人。"

  "國公盡可說來。"朱由校轉而又把目光投向了張維賢,希望他能帶給自己新的驚喜。

  "臣舉薦遵義副總兵陳策,陳策老成持重,熟知兵事,曾援朝抗倭,曾鎮壓四川楊應龍起義。"

  張維賢說出了一個朱由校沒聽過的名字。這也怪不得他,實在是明朝將領無數,任誰也做不到人盡皆知。

  不過能夠從張維賢的口中提出,想必陳策此人定有他的過人之處,更何況招來京城,自己一看便知。

  "去,傳旨四川,召遵義副總兵,陳策進京。"朱由校又下了一道旨意。

  見朱由校又一次采納了自己的意見,張維賢喜不勝收,這種信任是他從未有過的。

  "陛下,臣等三十余位在京勛貴,均已準備好白銀五萬兩。隨時可充入陛下內怒。"張維賢趁著朱由校高興,連忙又說出了這事。

  果不其然,朱由校聽聞之后,臉上的笑容更勝。光這一項,便可得白銀一百五十余萬輛,在加上王安去接收的福王的一百萬輛,今日內怒便可進賬白銀二百余萬。

  "好,英國公你做得好。從明日起,便通報京城保護費一事,些許青皮,想必各位勛貴的府上的家丁就可以搞定。有冥頑不靈之人,朕讓錦衣衛拿他。還是老國公你來盯著這事,讓惠安伯張慶臻為輔。"

  朱由校點了一個名字,他知道這位勛貴,是原本歷史上少有的以身殉國的勛貴。

  張維賢雖然差異朱由校為何單獨點出惠安伯張慶臻的名字,但也沒有多問,領命之后,又與朱由校寒暄了幾句,躬身退下。

  朱由校現在的確是有些興奮,自打登基以來,他還從來沒有這么高興過。

  這么開心的事,必須得找人分享一下嗎。

  大明紫禁城,乾清宮偏殿。

  "見過陛下"

  一聲嬌滴滴的聲音從朱由校的耳邊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先是一愣,隨后連忙說道。

  "起來吧。"

  "陛下怎么突然來了?臣妾才剛回到寢宮不久呢。"客氏坐下后,一邊為朱由校斟茶,一邊陪笑著問道。

  "哦?莫非客媽媽是不想朕前來嗎?"朱由校聽了之后,淡淡一笑,故意拿話逗她。

  客氏頓時面色一紅,想起了昨晚的荒唐。

  "臣妾哪有,臣妾巴不得皇上日日前來呢..."到最后,客氏的聲音如蚊子叮一般,近乎聽不到。

  "怎么今日沒見王大伴呢?"客氏連忙換了個話題,問起了一向不離朱由校寸步的王安。

  "大伴去為朕做事去了。"朱由校淡淡的說道。隨后突然覺得好像有人在輕輕的踹自己的腿。

  朱由校頓時一怔,正好看到坐在自己對面的客氏正面有春色的看著自己。

  "你們都下去吧。"朱由校淡淡的吩咐道,隨后起身向床榻走去。

  他決定要跟客氏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至于在哪里分享,那不重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