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394章 出其不意
  次日清晨,寅時剛過。

  時辰尚早,天色尚未大亮,整個大藤峽均是籠罩在茫茫夜色之中,唯有東方的天際線上涌現了一抹肚白。

  此地已是位于大藤峽腹地,白桿軍主帥秦邦屏正領著幾名親兵,立于一處緩坡,借著頭頂朦朧的月光,努力的眺望著遠處若隱若現的皇帝殿。

  "將主,依著瑤人百姓的說法,此地距離皇帝殿已是不遠矣。"

  興許是覺得連日以來的"操勞"即將獲得回報,正在低聲回報的崗哨聲音微微激動,臉上滿是亢奮之色,全然瞧不出連日以來的奔波與疲憊。

  周遭的親兵們聞言皆是呼吸急促,胸口微微起伏,死死盯著面前的將主,只等一聲令下,便要趁著尚未大亮的天色,夜襲皇帝殿。

  相比較周邊心神激蕩的親兵們,秦邦屏則是面色平靜,眼神毫無波瀾,只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雖然眼下已是能夠隱隱約約的觀瞧到屹立在山巔的"皇帝殿",但料想至少還要用上一個多時辰的功夫,只是這進展未免有些太順利了。

  依著兩廣總督胡應臺的說法,前幾日官兵進山"圍剿"的時候,還未等深入腹地,便遭遇了山中亂匪的伏擊,十數名官兵還不待有所反應,便是化作一灘肉泥。

  但昨日他們卻是沒有遭遇半點埋伏,甚至唯一的"突變"就是遭遇了幾頭餓昏了頭的餓虎,造成了些許騷亂。

  除此之外,大藤峽再也沒有半點動靜。

  "老漢兒,是不是山上出了些許意外?"

  稍作沉吟過后,與秦邦屏并肩而立的秦翼明便是緩緩隱去了臉上的淡笑,轉而吧唧了一下嘴,若有所思的問道。

  畢竟他們白桿軍在明,那些山賊亂匪在暗,他們的一舉一動定然瞞不過那些人的眼睛。

  "或許吧.."

  沉默半晌,秦邦屏有些沉重的點了點頭,眼眸深處的驚疑之色更甚,饒是他從軍多年,此時在猜不出這些山賊亂匪的真實意圖。

  抬頭瞧了瞧愈發明亮的天色,秦邦屏不由得揮了揮右手,在周遭士卒興奮的眼神中朗聲下令:"夜不收于前方探路,大軍開拔!"

  這大藤峽中的"義軍"雖說人數過萬,但擁有戰斗力的山賊亂匪滿打滿算不過千余人,此地距離"皇帝殿"所處的山巔至多不過十里,只要他們的動作足夠快,說不定便能趕在天色完全大亮之前,出其不意的出現在這群山賊亂匪面前。

  已然已是打定主意,秦邦屏也沒有半點猶豫,當機立斷的便是朝著緩坡后方而去,而一聲聲沉悶的低吼也是在軍陣中響起。

  前后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早已蓄勢待發的官兵們便是紛紛自簡易的營帳中鉆出,手中緊握著兵刃,臉上一片興奮。

  ...

  約莫一個時辰過后,本是萬籟俱寂的大藤峽愈發朦朧,東方天際線上的肚白也是愈發清晰。

  瞧這架勢,用不了半個時辰的功夫,天色便會完全大亮。

  原本若隱若現的"皇帝殿"已是清晰可見,秦邦屏及其麾下雖是喘著粗氣,但眉眼之間卻是充斥著溢于言表的驚喜及不解。

  高聳的皇帝殿近在咫尺,但想象中的"埋伏"仍是遲遲未至,如若不是負責探路的"夜不收"倒是也發現了幾名正在睡夢之中的"山賊"的話,秦邦屏幾乎會認為這些山賊亂匪早已逃之夭夭。

  看著不遠處的高聳建筑,隱藏在一處密林中的秦邦屏不由得心生鄙夷,終究是些上不得臺面的山賊亂匪,這也太過于麻痹大意了些。

  難不成真以為坐擁"浪灘"這鬼斧神工的天塹便可高枕無憂,此等想法與昔年自以為有長江為屏障的陳后主有何區別?

  眼瞅著天色即將大亮,而皇帝殿又是近在咫尺,秦邦屏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動的心情,重重的揮了揮手,率先沿著山間小路的盡頭跑去,高聲喊道:"殺賊!"

  見狀,等待多時的秦翼明也是猛地一瞪眼,揮了揮右手,緊緊跟在自己的父親身后,一眾士卒也是凜然而立,不自覺的將手中的兵刃再度握緊了幾分。

  "殺賊!"

  驟然響起的嘶吼聲于沉悶的腳步聲打破了黎明的寂靜,也驚起了幾只飛鳥。

  直至此時,山路盡頭方才響起了若有若無的驚呼聲,睡眼惺忪的山賊亂匪們呆立半晌之后,方才后知后覺的嚷嚷道:"官兵來了,官兵來了!"

  依著首領的說法,昨日進山的官兵們最快也要今日傍晚才能抵達山巔,為何眼下竟是從天而降?

  心神激蕩之下,本就只會逞兇斗狠的山賊亂匪們紛紛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盯著越來越近的官兵。

  唯有少數機靈的快速反應了過來,一邊轉身朝著身后的皇帝殿跑去,一邊高聲嚷嚷著。

  待到山路盡頭的山賊亂匪們終是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搬運著身前的巨石滾木,想要阻攔官兵們去路的時候,白桿軍主帥秦邦屏已是一人當先,行至山賊近前。

  望著眼前大驚失色的山賊亂匪,他也不顧身后的親兵有沒有跟上,下意識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兵刃,朝著身前亂匪的要害之處刺去。

  噗!

  沒有絲毫的意外,伴隨著金屬刺入肉體的沉悶聲音,一股血霧升騰而起,刺鼻的血腥味則是映入眾人的鼻腔之中。

  經此變故,好不容易方才恢復了些許神志的山賊亂匪們再也堅持不住,胡亂將手中的巨石滾木一丟,便是鬼哭狼嚎的朝著身后逃竄。

  還有腳下發軟的,自覺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氣力,便是哆哆嗦嗦的跪倒在地,臉上滿是驚慌之色。

  眼見得周遭十數名山賊輕而易舉的便被自己嚇退,秦邦屏先是喘了口粗氣,隨后便是哈哈大笑,扭頭朝著身后的親兵們呼喚道:"兒郎們,殺賊!"

  "將主為主!"

  "弟兄們,立功的時候到了!"

  "大明威武!"

  各式各樣的呼喊聲中,源源不斷的白桿軍士卒猶如一道紅色的洋流,順著蜿蜒崎嶇的山間小路,終是沖上了山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