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當前,消息也很快在京城百姓中傳開,安民皇榜一貼出,人們都議論紛紛,但百姓都聽從皇帝的旨意,沒事不要外出,盡量少聚集。

一旦發現有相關癥狀的左鄰右舍,都統一上報。各街道里長負責到各家各戶。

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

晚上,全家人吃過飯,坐一起商量接下來的安排。

鳳元浩隨二皇子做欽差副手。這事早朝上就已經定下。

一千禁衛軍護送物資,這差事落在鳳元瀚身上,這也是鳳祖文的安排的,去了那么遠的地方,兩兄弟一起,相互有個照應。

疫病是人類的災難。

鳳天星一直記著師父說過的話,如果她多救人對她修煉有莫大的好處。

而且熾焰國是爹爹,爹爹的爹爹忠誠守護一輩子的國家。

她也不希望它受到重創。

她在鳳家生活了四年,這四年來每個人對她都非常友好。

她愛這個家,也就愛上了這個國。

有國才有家。

而她作為有能力改變這一切的人,所以這次她肯定要跟去。

但問題是她怎么個跟法。直接跟在隊伍里嗎?還是她單獨行動?

“爹,要不就讓妹妹跟在我身邊吧?”鳳元浩提議道。

“還是跟在我身邊比較好。大哥是副使,責任重大,事情也多。”鳳元瀚有異議。

“你們先去,我跟在太子哥哥后面。你們反正會想辦法換人。等太子哥哥出發時我再跟上,我去,明王哥哥肯定也會一起去。”鳳天星有自己的想法。

這樣既不麻煩到大哥,也不耽誤二哥。

“嗯,就按閨女的意思吧。明日我再好好交代一下徒弟。”鳳祖文對兩個孩子的安全問題一點不擔心。

現在的明王,已經十二歲,鳳家三個男人一起都不是他的對手。

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學的,太傷鳳家男人的自尊。

就在這時,陳管家領著兩波客人上門。

許欣雨和陳惠珠,袁沂南一家。

陳惠珠一得知鳳元瀚要去疫區,急得不行,非拉著她娘陪她來。

而袁家當然是因為女婿要去疫區,來叮囑幾句。

“親家,你們怎么來了?”宋舒青立刻起身招呼。

相互見禮坐下。

“元浩,你去了一定要做好防范,千萬別染上疫病,巧蘭和孩子在家等著你。我們都等著你回來。”黎梅香最先忍不住,一坐下就開始嘮叨。

“岳母放心,小婿一定全須全尾回來,我的小依萱還那么小,怎么敢讓自己有事。”鳳元浩立刻保證。

鳳依萱,鳳家的長孫女,才半歲多,一家人的開心果,聽著她“哦哦”嬰語,讓人心都要化了。

鳳天星逗著她偶爾叫一聲“嘟嘟”(姑姑)就開心得不得了。其實小嬰兒只是無意識發音而已。

“你心里有數就好,別讓我們擔心。”

“親家放心,閨女一起去的。”宋舒青安慰道。

“什么?”黎梅香驚得張大嘴。

她只知道鳳家閨女才是鳳家的寶,也知道一些她的特殊之處,但詳細她當然不知道。

“放心,我們心里都有數。”宋舒青拍子拍黎梅香的手。

這邊在嚶嚶囑咐,而陳惠珍一來就拉著鳳元瀚來到外面院子里。

“元瀚,帶上我一起去,好不好?”陳惠珠難得的溫柔乞求,現在的她已經十七歲。

兩家已經在計劃準備兩人的婚禮。只因鳳元瀚和她年紀相當,比她還小幾個月,現在成親有點早,所以兩家商量明年才給他們定日子。

“我帶你干嘛?我是出公差,是去護送藥材,又不是去游山玩水。”鳳元瀚莫名其妙。

“你......,我是擔心你。”陳惠珠只差沒喊出來。

鳳元瀚臉一紅,摸了摸鼻子,有點不好意思。

“行了,你在家好好繡嫁妝,別到時候拿不出手,讓人笑話。”鳳元瀚沒好氣地說道。

陳惠珍聽了不但沒生氣,反而心里甜甜的,這可是他難得說出的一句“情話”。

讓她繡嫁妝,說明他心里有她。

陳惠珍雙眼亮晶晶地看著鳳元瀚,看得他眼神閃躲。

“這么看著我干嘛?”

“你好看。”陳惠珠很干脆直接。

“以.....以后隨便你看。”鳳元瀚擠出幾個字,羞得臉更紅了。

“你說的?可不許反悔。”陳惠珍笑得很燦爛。

“好了,我知道你擔心我,放心,我會回來娶你的,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來。”鳳元瀚知道妹妹的本事,這次疫病應該要不了多少時間就能控制。

兩個小情侶自定親以來,最溫情的一次對話。

鳳元瀚終于開竅了。

陳惠珍也不是真要跟他去,只是想引得他多和自己說幾句話而已。

“那我等你回來,你教我的武學招式還等著你檢驗呢。”鳳元瀚考武舉時經常跑陳府,陳惠珠一逮著機會就要和他比武,結果次次都輸,然后就央求鳳元瀚教她。

鳳元瀚還真耐心教了她不少,她的武藝也因此進步很大,去年就能和她二哥打個平手,現在說不定已經能打贏她二哥。

兩人竊竊私語了好一陣。

直到兩家人提出告辭,才依依不舍地隨著陳夫人離開。

許欣雨本就是特意帶她來和鳳元瀚話別的。

次日,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二皇子不能做抗疫欽差了。

因為皇子妃舍不得他去疫區,給二皇子下藥,拉稀拉得快虛脫。

二皇子妃進宮跪在御前,請求責罰。

她還敢做敢當,把一個將軍家的女子形象表現得恰到好處。

讓人哭笑不得,可又在情理之中。

小夫妻才成婚三四個月,又要分開,而且還是去疫區。

“真是婦人誤事。氣死朕了。”云宏霄氣得當場罰她跪在殿外,沒他的允許,不準起來。

事以至此,說再多也沒用。

“父皇,兒臣愿往。”這時,云冉正站出來,一臉堅決。

“你是太子,怎可前去?”云宏霄怎么可能同意讓他的太子去那么危險的地方,太子可是一國之根本。

“父皇,兒臣能保證自己的安全,請父皇放心。而且兒臣去更能安撫百姓。讓百姓相信,疫病可以戰勝。”

他去當然比二皇子更能讓百姓信服,一國太子,等于半個國君。

人們在絕望之時,看到如此高貴身份的人來拯救他們,他們就有了心靈的依靠,求生欲望就會更強烈。因為有太子與他們同存亡。

“皇上,臣以為太子去更合適。”鳳祖文適時出聲,還向云宏霄擠了下眼,傳遞安心的眼神。

云宏霄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鳳家閨女要出手。

太好了,要是有那小娃娃,問題應該就不大。

哎,一國之君,現在依靠一個小娃娃幫他救國,好無能的感覺。

可是大疫當前,他不得不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