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青嫵蕭沉硯 > 第421章 彌顏的賀禮

蕭沉硯想起這段記憶時,莫名想笑。

那時的自己,那時的蒼溟,在得到這個結論時,決定將玄喵喵養在身邊的初衷竟是:她想吃掉我,那我就吃掉她的小寵物。

現在有點小,等養胖一點,再當著她的面吃掉。

蕭沉硯覺得,蒼溟的行事風格,著實狗了點。

但再一深思,若換成是如今的自己……怕是會干同樣的事。

一念至此,他又沉默了。

玄喵喵這小笨蛋可不知道自家主人養自己初期時的險惡用心,也早就忘記了,自己最開始的作死舉動。

它只記得,是主人救了自己。

卻記不住是誰創造了自己。

而蒼溟‘救’它……嗯,純屬誤會。實在是因為某鬼當初捏這小玩意兒出來時,自個兒還太小,手藝也不咋地。

故而,玄喵喵在域外戰場大發喵威后,就萎了。被蒼溟帶回神族后,都快消散了。

打著要將笨貓貓養肥后在它的造物主面前吃掉的壞心思,蒼溟自然要把它救活了。

于是乎,就活了,養著了,養著養著……就養成笨兒子了。

只是,那時的蒼溟也沒想到,這個笨兒子,會在很久之后,又一次救了自己……

蕭沉硯垂眸,摸著玄喵喵肩胛骨的位置,這里少了翅膀。

“焚天之亂的最后,是你救了他……救了我。”

那場焚盡一切的大火,蒼溟想要斬殺蚩尤,想要割舍一切斬斷與天后之間的母子血緣。

他成功了,卻也失敗了。

而最后真正護住他意識的,其實是這只小笨貓。

它犧牲了一切,成了影子,將他保護住。

也是因為它的存在,才有了如今的蕭沉硯,如今的蒼溟。才使得僅余殘魂的他,沒有直接成為蚩尤復生的養料。

而追本溯源,它被她創造。

一切緣起,皆從那一眼開始。

因為有阿羅剎天,有云青嫵,才有如今的蕭沉硯,如今的蒼溟啊……

蕭沉硯垂眸,看到了兩個手腕上的兩條因果絲。

一金一紅,眸中露出柔色。

他愿被她綁縛,愿入她掌中。

而蒼溟,另一個他,從很早很早前其實就已深陷其中了,只是時至今日仍不自覺罷了。

“喵?”玄喵喵拱了拱他的手。

蕭沉硯抱起它,問道:“知道你的翅膀在哪兒嗎?”

玄喵喵一臉茫然。

“笨貓。”

蕭沉硯輕罵,眸底神光流轉,蒼溟這個蠢的,上天一趟也不知道找找阿笨的翅膀。

那可是青嫵的小指骨所化。

“不中用。”

這個時候,人皇陛下倒是把自己和蒼溟分的清清楚楚了。

不過眼下,蕭沉硯的確要閉關幾天,蒼溟那廝把神力都耗干凈了,天帝如今和天后打成狗腦子,未必有功夫再插手人間的事情。

但天帝定會令人下來尋找妙音的蹤跡,他也得趁這段時間恢復力量。

蕭沉硯和蒼溟的想法一致。

妙音,很關鍵。

天后大費周章讓妙音學會禁術,遮掩她的行蹤,讓她下凡,定是有大圖謀!

時間一晃過去一個月。

對于蒼溟的‘閉關幾天’結果‘閉關一個月’還沒出來的‘失信’行為,青嫵本想大棒子伺候,可她狗狗祟祟去靜室一看,好得很嘛,硯臺回來了!

她能怎么辦,只能忍了唄。

這一個月,人間風調雨順。

梨軻成為人間四靈之一,而小玄龜因禍得福體內的玄武血脈復蘇后,自然也進入了四靈之列,被青嫵安排去鎮守一方了。

走的時候,小玄龜帶著自己的龜孫子,遙望花柳巷的方向,久久嘆息,朝青嫵問道:

“姐姐,我可以讓我的龜孫孫們都上岸干活嗎?”

“我覺得那活兒挺好的,每天都有好多糕餅吃,遇到那種白嫖的壞蛋,還能出手教訓一頓,這種壞蛋一打一個準兒,有功德的呢~”

青嫵:“……”

青嫵一袖子就把龜兒子和龜孫子扇飛。

誰家人間四靈的畢生理想是當龜公?真是說出去都丟鬼臉!

送走龜兒后,穆英和霍毅的大婚之日也快到了。

嫁妝什么的,青嫵早就給自己表姐準備好了。

青嫵和蕭沉硯在人間雖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可兩人那婚,不提也罷。

成親成了寂寞。

那會兒她還是躺在棺材里進的門呢。

至于鬼族婚俗……嗯,青嫵后知后覺發現,自己身邊竟都是單身鬼!

唯一一個曾經有過對象的,還是梵幽那老東西。

老東西的結果,有目共睹。

起初青嫵也是好奇人間正經成親是怎么個流程的,等她耐著性子看了半日后,她就頂不住了。

光是穆英被紅蕊綠翹強摁著試了十幾套婚服,青嫵瞧著都害怕。

溜了溜了。

果然,她只適合去鬧洞房。

如今是月初,筆小方又變成了筆小圓。

夜游尋了一圈沒找到青嫵,倒是抓住了偷吃喜餅的筆小圓。

“又偷吃!這可是明兒要散出去的,你偷吃第幾個了?死鬼回來還不把你的筆毛全拔光!”夜游嚇唬筆小圓。

“才不會呢,我吃的都是普通喜餅,那種阿嫵特意賜福過的我可沒有偷吃!”筆小圓舔了舔嘴角的碎屑,很是不滿的反駁。

夜游哼了聲,“死鬼呢?一晃眼鬼就不見了。”

“去祖洲了哦。”

夜游挑眉:“她這時候去祖洲干嘛?表妹夫在閉關,她跑去和癲雀雀私會?”

筆小圓惡劣一笑:“我記下了哦,你造謠阿嫵壞鬼!她回來后收拾你!”

夜游笑而不語,眼里閃過危險的光。

筆小圓縮了縮脖子,道:“是彌顏神君的妖童來傳的信兒,說他給穆英表姐也準備了一份賀禮,讓阿嫵親自去取。”

“那妖童說他人還在天上呢,沒有回祖洲。”

筆小圓說著咬了口糕餅,心里咕噥。

那妖童可怕死的很,生怕遇見了硯臺鍋鍋。

還特意強調了彌顏神君沒有在祖洲。

“癲雀雀還怪有心的嘛,倒是會討好。”夜游笑了聲,眼底卻掠過一抹思索之色。

按理說,以那位癲爺的性子,真是要巴結討好穆英表姐,這場婚事說什么他也要親自露面。

繞這么個彎子把死鬼叫去祖洲,恐怕還藏著深意吧?

會是什么呢?

夜游看著外間的歡聲笑語,心里嘆了口氣。

總覺得這安穩日子又要沒了呢。

……

祖洲。

妖童在前領路,青嫵沒啥耐心,直接問道:“彌顏叫我來這里,到底干嘛?”

妖童小心翼翼道:“神君只說這份賀禮,陛下您會喜歡,您的表姐也會喜歡……”

“咳,不過他也說了,祖洲的花花草草的無辜的,您老動怒可以,燒壞了花花草草他要十倍賠付。”

青嫵的臉色越聽越是微妙,直到,她見到了彌顏送來的這份‘賀禮’。

一剎間,她神情陷入了詭異。

“你……就是彌顏的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