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18章 讓她二選一的選擇
  次日早上。

  桑知語一覺醒來,面臨兩個問題。

  一:昨晚她喝得有點多,后遺癥顯現,頭昏腦漲,提不起精神。

  二:昨晚她被酒精控制,一時沖動致電傅澤言,搞得兩人當時都挺尷尬的。

  因此,兩個問題重疊成一個問題,便是:她今天要不要去上班?

  思來想去,桑知語傾向不去上班。

  讓自己的身體休息,也讓她和傅澤言之間的那股尷尬勁緩解,再到公司,是比較合適的做法。

  一想好,她立馬給傅澤言發消息。

  【傅總,我身體不舒服,工作不了,今天請假。】

  剛按下消息發送鍵,房門突然被打開,討人嫌的前夫出現,桑知語面無表情,冷眼注視前夫。

  “這一大早的,你來干嘛?”

  說好的回他房子住一周嗎?

  合著所謂的住一周,是他晚上下樓睡覺,其余時間想來她這就來她這?

  迎上女孩毫不掩飾厭惡的目光,沈辭道:“我想看看你睡醒了沒,身體有沒不舒服,不是故意打擾你睡覺的,畢竟,你昨晚酒氣很重。”

  縱然女孩昨晚沒到喝醉的程度,但有的人對酒精不耐受,過了一夜,酒精都不能完全被分解,會影響到身體,桑知語像是這類人群。

  他今早本意不想來這的,出于擔心,還是來了。

  關閉屏幕,桑知語將手機塞回到枕頭下,而后閉上眼睛,肢體語言透露‘我懶得理你,你最好趕緊滾的’的濃濃氣息。

  “老婆,你還沒回答我。”沈辭沒到床邊站著,是站在不遠處,做不到非常近距離地觀察女孩。

  “看見你就不舒服。”桑知語雙手揪住被子,往上一拉,蒙住自己的腦袋,“我不用你管,我會管好我自己,你去忙你的吧。”

  “好,你哪里不舒服,或是有什么需要,記得打我電話和吩咐傭人做事。”

  昨晚自己到這房間來,把女孩嚇到的畫面,歷歷在目,一囑咐女孩完畢,沈辭即刻出去,以免女孩原先不是生自己的氣,最后變成生自己的氣。

  前夫前腳離開,桑知語后腳聽到來電鈴聲。

  來電人會是傅澤言嗎?

  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她拿起手機一看,挑了挑眉。

  手機剛開機,就收到桑知語的請假消息,傅澤言心口發悶,語氣不同于昨晚的冷淡,是夾雜些質問地問:“桑助理,你今天的身體不舒服,真假?”

  他不想懷疑桑知語的請假,是想躲開自己。

  然而,他和她昨晚那通雙方都稱不上愉快的電話,給了他這般的猜想。

  撲面而來的懷疑,桑知語頓時腳趾扣地。

  自己是真的身體不舒服,傅澤言在懷疑她什么?

  她輕咳一聲:“傅總,我是真的不舒服,沒騙你。”

  “你哪不舒服?”傅澤言皺了皺眉,“你昨晚說我們今天公司見,你忘記了?”

  “呃……”桑知語一時不好意思說出原因,喉嚨像被異物堵住,發不出聲音,造成長久的卡頓。

  傅澤言沒催她講話,耐心十足得猶如想聽她編造謊言。

  桑知語干脆實話實說:“我昨晚喝酒了,有些過量,頭昏腦漲的。”

  “……”

  “你不信,我可以拍照給你看,我昨晚喝了多少。”

  “不必拍照,我相信你。”傅澤言阻止桑知語想要做的行為,心口的悶意逐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醋意,“對了,你前夫不是跟你住一起嗎?這種情況下,你喝酒……”

  傅澤言說著說著,就不繼續說了,桑知語聽得懂他具體的表達。

  他在委婉表達,她和前夫同一屋檐下,還敢喝那么多,不怕自己醉酒后,會上演不可控的畫面,自己為什么不對前夫設防?

  她大概猜得到自己在傅澤言心中的形象了,和滿口謊言、意圖腳踏兩條船的渣女差不多,他百分百是拒絕和自己發展下去的。

  傅澤言及時止損了,她也不要……

  把傅澤言視作自己開啟新生活后可以談戀愛的第一個選擇了。

  桑知語調整了一下情緒,道:“傅總,我明天會回去公司,以后盡量不請假。”

  聽了她的回答,傅澤言陷入沉默中。

  這次的沉默,比昨晚的沉默,更顯糟糕。

  不能用尷尬來形容,而是像有什么無形的東西被斬斷了。

  桑知語沒等傅澤言回應自己,接著說:“傅總,我休息了。”

  話音未落,她立馬將手機從耳邊放下,準備掛電話。

  就在這時,手機傳出傅澤言的聲音。

  “知語。”

  不是語氣冷淡地叫她‘桑助理’,是叫她的名字,桑知語有一瞬間的猶豫,指尖離開通話結束鍵,將手機放回到耳邊。

  “你知道你昨晚打我電話,我在期待什么嗎?”到底是不喜歡這種等不來期待的回答的難受,傅澤言直白地道,“我期待你告訴我,你前夫從你家里搬出去了。”

  “!!!”桑知語眼睛睜大了些。

  意想不到傅澤言在等自己告訴他,沈辭從她家里搬出去,剎那間,她腦子隱隱發白。

  “你我沒建立契約關系,我沒資格要求你什么,但我坦白跟你說,在你和你前夫沒完全斷絕來往,我要是和你繼續,相當于是不清不楚,日后,肯定也是稀里糊涂地結束。”

  傅澤言語氣平穩有力,桑知語聽得十分尷尬,還感覺對不起他。

  不確定他說完沒有,她緊抿著紅唇,不開聲。

  “我、不、接、受、這、種、關、系。”傅澤言一字一頓地道。

  霎時,桑知語的耳邊像有什么東西炸開了一樣,更加尷尬了,想要瘋狂挖個洞,鉆進去。

  傅澤言沒直說她是個渣女,可他表達的意思很清晰明確。

  她又咳了一聲:“傅總,您……”

  “你先聽我說完。”傅總打斷她。

  “好的。”桑知語馬上閉著嘴巴,聽傅澤言往下說。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明明白白地告訴你,如果你和你前夫分開住了,我們……”

  說到這,傅澤言本來還想說些什么的,驀地覺得說夠了,對于喜歡的女孩,他最大的讓步只能到這里,剩下的看桑知語如何選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