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15章 酒壯慫人膽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桑知語示意下級回到工位上,繼續工作。

  得不到解惑,下級表面上不敢露出好奇的蛛絲馬跡,一溜煙地跑掉。

  等看到桑知語極度專注地處理事務,下級方敢悄悄打量她。

  桑助理和傅總是否有一腿,成了總裁辦的懸疑之案。

  大家心照不宣地認為兩人的關系不一般,但沒有人開口直說這件事。

  傅總今天的舉動,難免讓人好奇他跟桑助理怎么了?

  莫非兩人鬧別扭了?

  八卦地想了一會后,下級注意力轉移。

  飯碗比八卦重要,八卦得適可而止!

  不關注下級,自然觀察不到下級在亂七八糟地想些什么,桑知語專注工作的程度,已經屏蔽了周圍的一切。

  這一忙便是一整個下午,直至有人忽地說:“傅總。”

  聽到‘傅總’,本來沒去注意周圍的桑知語,一下子從全心投入工作的狀態出來,不禁抬起頭,注視前方。

  只見,傅澤言目不斜視地徑直走過。

  她并未期待傅澤言的腳步停留,看自己一眼,或者是來到自己的面前,但望著傅澤言的身影漸漸走遠,乃至他頭也不回地進入他的辦公室,心中泛起熟悉的惆悵。

  不可否認,傅澤言和其他異性相比,他對她是有那么一些特殊的。

  他現在忽略自己,她略感不適。

  不過,她都想好,給雙方多一點時間,來消化一下難消化的事情,目前就別自尋煩惱,和傅澤言保持距離,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即可。

  她試圖努力過了,剩下就交給上天來安排。

  盡人事,聽天命

  ***

  “老婆。”

  沈辭一回來,瞥見女孩沒呆在主臥,而是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頗為驚訝。

  前夫叫她,桑知語沒興趣回應他,但還是條件反射地扭頭掃視他一眼。

  “你果然是工作累了,這幾天下班比我早很多。”沈辭并非瞎說桑知語下班早,是根據她身上的睡衣和愜意的躺姿來判斷的。

  如果她不早下班,或者是剛回來,她不應該是這般模樣。

  聽前夫的話語,桑知語不置可否。

  這幾天,她和傅澤言沒有任何的接觸,像回到傅澤言不滿意她,想把她開除的那段時間,無論他有什么工作交代給她,他都是找人向她轉述,猶如跟她劃清界限。

  沒對傅澤言產生濃郁的感情,頂多是萌生了些許的好感,傅澤言這些行為對她的心情造不成影響,但公司里的人似嗅到異常,不知是否她的錯覺,總有人悄悄地打量她。

  延長在公司的時間,莫名中有點不舒服,她干脆準時下班。

  “心情還是不好?”沈辭坐到女孩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目光短暫地在她白皙修長的小腿上停留數秒,隨即定格在她明顯情緒不高的臉上。

  “本來心情好了點,看見你就不好了。”桑知語指了指大門口,“你能不能搬出去,讓我清靜一陣子?”

  縱然深知前夫的德行,她仍是慣性提到叫他搬出去。

  “是不是我在,你心情就好不了?”沈辭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桑知語被工作累到了,遷怒于他,“倘若我搬出去,你心情立馬能好起來?”

  “你說呢?”桑知語側身,換了個舒服的躺姿,“我白天忙忙碌碌,回來還得對著死皮賴臉的你,心情好得了才怪。”

  “……行吧。”沈辭決定作出妥協,以免桑知語將心情不好的原因全部歸于他,對他愈發沒好臉色,“我回樓下住幾天,等你心情好了,我再上來。”

  前夫剛出口幾個字時,桑知語差點就喜笑顏開。

  聽完他說的話,她撤回了笑容,同時扭轉腦袋,不去看他。

  “住幾天哪行啊?沈總天天在我這住,也不怕委屈了自己。”桑知語涼涼嘲諷道,“沈總應當回你獨棟的房子住,被管家傭人等等伺候著。”

  離婚后,沈辭了解的東西多了一項。

  每當桑知語稱呼自己為‘沈總’,一定是嘲諷自己。

  他像聽不出她的嘲諷,道:“我在這,不委屈,也有人伺候我。”

  “懶得跟你說話。”

  桑知語定定地注視窗外的天空,把前夫當做空氣般無視。

  夏季的夜晚來得晚,此刻的天空遍布五彩晚霞,驚艷璀璨。

  與其和前夫說一些有的沒的,不如好好欣賞美麗的景物。

  “好,我下去了。”沈辭起身,輕拍女孩的肩膀,“我過幾……不對,是過一周后回來這里住。”

  一周的時間,桑知語心情差不多該好些了吧?

  “隨便你。”桑知語一動不動,情緒也毫無波動。

  前夫離開她家一周,等于沒離開過,畢竟,他和她是樓上樓下的鄰居。

  他不住她家,他照樣能到她家見她,而且是防不勝防的那種。

  “我走了,再見。”

  女孩視線硬是不肯往自己身上移,沈辭不勉強她,邁步離開。

  踏出了門口,關門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有些倒霉。

  自己什么都沒做,就被桑知語遷怒了。

  轉念一想,她心情不好,自己不必往她眼前湊,給予她獨立的空間,說不定她心情好得快點。

  不然,她心情越來越不好,對自己不理不睬,難受的還是自己。

  前夫一走,桑知語立刻坐直身體。

  自己當前的困境,是前夫造成的,前夫不在自己面前晃悠了,她得不到多少輕松。

  一想到因為前夫強行住進來,自己誠實地告訴傅澤言,搞得她和傅澤言的接觸戛然而止,像被硬生生地中斷,她心口悶悶的,想喝點酒,通過酒精來發泄。

  然而,家里沒有一滴酒。

  無奈之下,桑知語唯有點外賣。

  幾瓶酒一被送上門,她到落地窗旁的椅子坐下,邊看著落日,夜幕的快速降臨,世界變成漆黑一片,邊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心情可以改造嗅覺,再好吃的東西,一旦心情不怎么樣的時刻,都變得沒滋沒味,桑知語喝了多杯酒后,品不出酒的味道和好不好喝。

  漸漸的,她臉頰浮現緋紅。

  俗話說得好,酒壯慫人膽,都這么多天了,傅澤言也該給她一個答案了,受到紊亂思緒的催動,桑知語拿起手機,找到傅澤言的號碼,按下了撥號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