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06章 未婚找離異的世俗眼光
  錯,不是似掌控,是明擺著掌控在前夫的手中。

  自己當前根本找不到反抗的辦法,桑知語心生煩躁。

  極想不管不顧地做自己,光明正大地和傅澤言來往,然后是親密的談戀愛,可惜這只能想一想,不能沖動行事。

  沈辭跟她大鬧,沒關系。

  一旦連累了傅澤言,間接導致傅澤言倒霉,她不止是良心上過意不去,簡直是像什么寶貝東西被沈辭打碎了一樣的難受。

  她不想見到傅澤言倒霉,也不想難受。

  思來想去,她十足像有軟肋掌握在沈辭的手上。

  而軟肋,則是傅澤言。

  從未體驗過這般感覺,桑知語重重嘆氣。

  與此同時,a市另一邊的療養院里。

  住進療養院有好些天,經醫護人員的細心照顧,傅老爺子的身體狀態日漸好轉,快達到去醫院治療前的階段。

  今天孫子獨自來探望自己,看了幾次孫子的身旁和后面,都沒看到桑知語的身影,他直問:“你一個人來?知語那丫頭呢?”

  “她休息呢。”傅澤言將鮮花和營養品放在柜子上,“我沒叫她。”

  “你這就不懂事了!竟然不帶知語那丫頭來陪我老頭子,沒她在,你小子解不了悶,還讓我悶上加悶。”傅老爺子有些嫌棄孫子一個人來療養院,比較喜歡孫子和桑知語一同前來。

  “爺爺,您別嫌棄我了,我改天再把知語帶來。”

  “好吧。”

  “您老人家身體今天感覺如何?”傅澤言也到沙發上坐著,拿起茶幾上的茶具,開始泡起茶來,“有沒有哪里還不舒服的?”

  “人上了年紀,身體不硬朗,小病小痛是正常的。”傅老爺子語重心長地教育道,“你小子要是足夠關心我老頭子,不想讓我老頭子帶著遺憾走,你聽我的,抓緊時間結婚生子。”

  對于孫子結婚生子,傅老爺子的執念較重,盼望孫子盡早結婚。

  “爺爺,我發現您老人家有點不講信用。”傅澤言委婉道,“我沒交女朋友時,您催我交女朋友,說等我有了女朋友就不催我了,可我交了女朋友,您又開始催別的事情。”

  拐杖放在旁邊,聽到孫子這么一說,傅老爺子隨手拿起拐杖,往地上戳了戳,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裝作發怒地道:“你小子不懂我老頭子的心,我是怕你整天忙于工作,耽誤自己的終身大事。”

  傅澤言不反駁,沉默應對。

  見孫子不說話,傅老爺子將拐杖移動方向,碰了碰他的膝蓋。

  “你小子快些完成我的心愿,別讓我等太久,我的身體經不起等。”說著,傅老爺子惆悵地望著天空,“也不知明年的夏天我是否還在人世不。”

  害怕死亡是人類潛意識中的本能,而老人到了一定的年紀,說不準哪天就和人世間告別,傅老爺子不過于害怕死亡,但怕在死亡前,自己的心愿沒得到完成。

  “爺爺,我并非不想完成您的心愿,但為了您的心愿,催知語跟我結婚生子,這對她不夠尊重,也不夠負責。”傅澤言正色道,“可否請您下次別跟知語說催婚催育的話題了?”

  按照先前的習慣,他今天其實想帶桑知語也來這里的。

  但爺爺上次催婚催育,桑知語明面沒說什么,側面表達了她抗拒演戲演到兩家長輩見面,他跟她暗示自己喜歡她沒多久,不想因此把她嚇跑了。

  傅老爺子皺起眉頭:“怎么不尊重她,也不負責了?雖說我覺著她人不錯,當你的妻子沒問題,她終究不和你門當戶對,還是給你打工的員工,她和你結婚,是她高攀了。”

  “爺爺,話不能這樣說。”傅澤言緩緩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傅老爺子,“她和我沒到談婚論嫁的階段。”

  “那你小子拿出男人應有的態度,向她求婚,接著安排我們兩家的長輩見面,去她家求婚等等。”傅老爺子腦子里已有孫子結婚的一整套流程。

  “就算她答應了我的求婚,我和她結婚了,生不生孩子,什么時候生孩子,是看她意愿的事情。”傅澤言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嘗了一口,繼續緩緩道,“您一見她,就催婚催育,嚇跑她,我怎么辦?”

  找桑知語扮演自己的女朋友,來安撫爺爺由于生病帶來的焦躁,是他私心使然。

  在這期間,沒控制住,自己一不小心向桑知語透露了對她的心意,她近期和自己相處不像普通的老板與員工的雇傭關系,如此情形下,爺爺的一些話,勢必造成影響。

  他今天來療養院,是重點跟爺爺說明白這件事的。

  “……”傅老爺子一口氣把杯中的茶喝完,“行了,我老頭子知道你想做什么了,我再心急想看到你結婚生子,抱到重孫子,下次也注意點言辭。”

  孫子都特地跟自己叮囑了,傅老爺子尊重他的意見。

  “爺爺,有些事是不用催的,是水到渠成。”傅澤言往老爺子的杯中添茶,”您老人家安心養身體,活到一百歲,到時不僅看得到我結婚生子,還看得到我孩子成年。“

  傅老爺子眼前浮現孫子說的美好畫面,笑容立馬在臉上形成,道:“我老頭子看出來了,你和知語那丫頭戀愛時間短,但你小子對她是情深義重,舍不得委屈她。”

  傅澤言不接話,也給自己添茶,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

  記住了孫子的叮囑,傅老爺子話鋒一轉:“我還沒具體聽你說過知語那丫頭的家世背景,你現在跟我說說,她家里從事哪個行業的,養母是否工作?”

  “不著急,我以后跟你細說。”傅澤言不急著現在詳細介紹桑知語的家世背景,畢竟,他和桑知語還未真正的戀愛,爺爺不知道桑知語是離過婚的。

  老人家嘛,難免固執,再加上世俗的眼光,會覺得未婚找離異的,不太好。

  等時機差不多了,他再跟爺爺說,而且得先給爺爺打預防針,讓爺爺接受桑知語離過婚。

  “你小子現在就說,我老頭子心里有個數。”傅老爺子催促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