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05章 命運被前夫掌控
  將前夫從頭到腳掃視好幾遍,從他臉上發覺不了什么,桑知語半信半疑,不由陷入思考。

  女孩不言語,看了看自己后,隨即進入似是發呆的狀態,沈辭難以判斷她生的氣有多大,語氣比剛才柔和地道:“對不起,我不該隨便問。”

  前夫一下子表現得對她的行程一無所知,也不像著重強調,像誠懇地向自己道歉,桑知語猶豫片刻,最終選擇相信前夫。

  她佯裝無語地移開視線:“檢討檢討你自己,別什么話都隨便說。”

  “嗯。”沈辭頷首,“那你別生我氣了?”

  “你說呢?”

  桑知語重新邁起步伐,扭頭進入房間。

  隨后,她以極快的速度關上門,將門反鎖好,斷絕前夫闖進來的可能。

  背對著門,望著前方的一切,包括落地窗外的景物,桑知語再度陷入思考。

  前夫沒資格管她的事情,更沒資格管她交不交男朋友,她和傅澤言是正當來往,偏偏前夫猶如一座大山,擋在她和傅澤言的中間。

  前夫能不能快點放棄復婚?

  這種仿佛做錯了事情,自己得把傅澤言藏著掖著,不被前夫發現的日子,她一天都不想過了。

  到底如何才能把前夫從家里一腳踹出去?

  實在不行,她搬回到老宅住?

  她和養母一起住,前夫總不好意思跟過來住吧?

  可老宅的產權屬于前夫的,前夫有權隨時收回她們的居住權,而且做得出趕走養母的行為。

  只要被前夫纏著,她貌似都置身在死局中,找不到破解的辦法。

  想了一通后,桑知語頭痛欲裂地扶額。

  在門邊上站了好一會,她注意到自己沒聽到前夫離開的腳步聲。

  大半個月不見,前夫大概不會撬她房門吧?

  出于擔心,桑知語打開了門。

  門外,并無前夫的身影。

  他不知道去哪了。

  看來,她以后有必要延長自己在外面的時間,盡量少在家呆著,以此減少和前夫相處的時間。

  就在她準備二次關門之際,前夫出現了。

  沈辭略顯疑惑地望向女孩。

  “老婆,你怎么開門了?”

  女孩把門關上后,他沒在她房間前停留,去了書房。

  發現忘記把帶回來的筆記本電腦,拿進書房了,他一從書房走出,見到女孩像環視四周,尋找些什么,難免產生疑惑。

  “別說我。”桑知語懶得回答無關緊要的問題,“你這樣子,是要出去嗎?”

  若問現在能讓她非常高興的事情是什么,必定是前夫不在她家呆著。

  因此,一看到前夫似要外出,她剛才被些許陰霾蒙上的眼睛散發愉悅的光芒。

  “不,我去客廳拿東西。”沈辭如實道。

  “……哦。”

  話音未落,桑知語毫不留戀地又把門關上。

  關門聲不大,沈辭可以通過此聲音來判斷女孩的怒氣值。

  稍作分析,他感覺她不生氣了,比較像期待他出去。

  走到客廳,沈辭余光依然掃掠女孩的房門。

  自從離婚后,桑知語極少主動聯系和搭理他,而他骨子里早已習慣她的陪伴,最近加班加點,才提前完成工作,得以回來這里和她同一屋檐下,他是不會搬出去的。

  雖然他和她似走入了僵局,他絲毫沒打動她,讓她答應復婚,但……

  還是有進度的。

  至少他每天一回來,基本上都能看見她,也清楚她兩點一線地生活著,身邊沒有對他造成威脅的男人,這使他感到安心,睡眠質量比先前好了不少。

  想到自己隨便問她的問題,她當場表現得很生氣,他太陽穴有些發脹。

  現在的她工作和錢以外的東西,都不感興趣。

  明明他有的是錢!

  為什么她不能像在自己住進來這時,自己給她一筆錢,她就勉強同意他住下的那樣?他把賬戶和密碼給她,隨她任由轉錢到她的賬戶上,讓復婚的進度有點變化?

  思及此,沈辭先不把筆記本電腦拿回書房,去敲了敲主臥的門。

  不擔心前夫撬門,可前夫敲門了,桑知語躺在床上不動彈,稍微提高音量地問:“姓沈的,你干嘛?”

  “老婆,我之前給你的錢,你花光了嗎?”

  “!!!”

  聽到前夫的問題,她內心頓時升起不詳的預感。

  收前夫的錢時,便做好了前夫把錢要回去的準備,但錢都在自己手里了,正進行錢生錢的理財操作,沒賺很多錢,前夫猝不及防地把錢要回去,或多或少都使人不爽。

  然而,前夫的德行,她是了解的。

  不等前夫叫自己還錢,桑知語直接把錢從理財產品里拿回來,轉入到前夫的賬戶,而后說:“沒花,剛全部轉回給你了,別煩我了。”

  “……”沈辭劍眉微擰,“我不是叫你把錢給回我。”

  “是不是都隨便,你不要跟我說話了。”桑知語才不管前夫想不想把錢要回去,手里拿著前夫的錢,終究是不自在的,給回前夫,也算為日后省下麻煩事。

  “我是想再給你一筆錢。”沈辭又敲了敲門,示意女孩開門,兩人面對面地溝通,“我感覺你挺缺錢的。”

  再有錢的人,都不嫌錢多。

  桑知語是喜歡錢,想多賺錢,可誰的錢她都能喜歡,唯獨喜歡不得前夫的錢。

  “我睡覺了,你別說話吵我。”她強行結束錢財的話題,隨意找個理由打發前夫,“再吵,我要罵你、打你。”

  沈辭豈會聽不出房間里的女孩在說謊,眉眼間浮現一絲懊惱。

  想再給桑知語一筆錢,換取她對自己態度好些,不那么厭惡和不耐煩,結果弄巧反拙了。

  不得不說,她對自己的防備心依然非常重,他在她那破碎的信任,得花很長時間方能建立好基礎。

  怕回來的第一天就弄得桑知語很不高興,沈辭沒再敲門,打擾她的清靜。

  前夫在自己的房門前走沒走,桑知語不予理會,無奈又無聊地發呆。

  如今和前夫呆在一個空間里,她有種人生特別沒意思的沮喪和悲觀。

  因為她的命運似掌控在前夫的手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