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03章 兩家長輩見面的前兆
  傅澤言似是承諾的話語響起,桑知語臉色發生微小的變化,但淺淺的笑意仍是維持住了,仿佛在期待兩家長輩見面,不讓傅老爺子看出破綻。

  孫子沒具體說哪天,傅老爺子依然是笑得見牙不見眼:“行行行,改天挑個好日子,你好好安排我和知語養母見面,切記,不可怠慢知語養母。”

  “爺爺,您放一百個心。”

  安撫好自己爺爺,傅澤言指尖有意碰了碰桑知語的手背。

  手背突然被碰,桑知語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有傅老爺子在,傅澤言并未開口說話,若有所指地看了看傅老爺子,希望桑知語明白他眼神的含義。

  霎時,桑知語大概猜得到傅澤言想表達什么。

  他應該是叫她別慌亂,任何事都有他兜著。

  桑知語回應般地也碰了碰傅澤言的手背。

  然而,兩人不知,他們此時的舉動,在傅老爺子的眼中看來,是小情侶的甜蜜互動。

  傅老爺子看破不說破,佯裝無事發生。

  ***

  工作實在過于忙碌,沈辭設想中的一周不回桑知語租住的房子的預期,被工作纏繞得延期。

  縱然沒時間和桑知語一起居住,他給她發的消息和打她的電話都沒停過。

  大好的周末,收到前夫問她是不是在家宅著的消息,桑知語頓感晦氣。

  但又不得不回復前夫,她隨便發了個表情包敷衍過去。

  而后,桑知語想到一件事。

  傅老爺子一旦從療養院離開,傅澤言是不是就得安排傅老爺子和她養母見面?她要不要提前跟養母打聲招呼?

  同時有個問題,演戲至于演到這程度嗎?

  拜蔣霆有心之下的大喇叭所賜,沈辭現在不相信她和傅澤言‘談戀愛’,可她養母見了傅老爺子,這事被沈辭發現,保準扭轉沈辭的認知。

  思來想去,她覺得養母和傅老爺子別見面為好。

  糾結了一會,桑知語撥通傅澤言的電話。

  “知語,中午好。”

  自己還沒說話,電話另一邊傳來傅澤言充斥驚喜的語氣,她下意識地笑了笑。

  “我就是想跟你說,關于上上周,你跟你爺爺提到的長輩見面,這……”

  沒說完,桑知語有點猶豫地停止往下說。

  “那是我哄我爺爺的,我不會安排他和你養母見面。”傅澤言知道桑知語的顧慮,“你不必擔心。”

  “好。”桑知語挑了挑眉。

  “哪怕真的安排見面,也不該是在我請你扮演我女朋友的時候。”傅澤言唇角微揚,暗示性較強地道。

  傅澤言這句話隱藏的含義,簡單好懂,桑知語一下子聽明白了。

  她不自然地咳了咳:“不打擾你了,拜拜。”

  迅速掛斷電話,桑知語轉動身體,重新躺在床上。

  不安排養母和傅老爺子見面,可是想一想,她也有一段時間沒見過養母了。

  上一次見養母,還是沈辭來跟她說,養母生病了。

  如今,養母的身體怎么樣了呢?

  養母到底對她有養育之恩,她做不到完全漠視養母。

  桑知語在通訊錄翻找了一會,找到養母的號碼,按下撥號鍵。

  忽地接到養女的電話,沈凝月頗為意外地道:“難得一見,你主動打我電話。”

  養母沒有責怪,僅有意外,單純好奇自己主動打她電話,桑知語直接進入主題:“阿姨,你身體怎么樣了?”

  “早好了。”

  “那就行。”

  “你打我電話就問一句我身體怎么樣?”沈凝月預判養女這會是想掛電話了,立馬阻止養女地道,“我正好有事也想問你。”

  “什么事?”

  “你第二春找著了?”

  “……”桑知語頓感不適地皺眉,“阿姨,你聽誰說胡說八道?”

  “我倒也不是聽誰胡說八道,是別人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沈凝月前些天從別人口中得知養女交男朋友了,“據聞你男朋友是傅家的人?傅老爺子的孫子?”

  養母沒直說傅澤言的名字,這個形容除了傅澤言也沒別人,桑知語不由揉了揉皺緊的眉頭:“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說。”

  “怎么跟我說,不要緊。”沈凝月生出一絲和以前相同的懼怕,“你回答我,是不是確有其事?”

  “阿姨,我跟你說實話,我沒交男朋友,外面傳的我男朋友是傅澤言,是一個美麗的謊言。”桑知語頓了頓,“傅老爺子前段時間病重,催傅澤言趕緊找女朋友,我收了傅澤言的錢,扮演他的女朋友。”

  “……怎么什么錢你都賺?”沈凝月一開始還以為養女開竅了,知道趁著年輕找好的再婚對象,沒料到養女是奔著賺錢去的。

  “傅澤言給的錢多啊,我不跟錢過不去。”桑知語突然有些困倦,打個小哈欠,“這事你別告訴沈辭,我怕他鬧起來,場面難看,沒法收拾。”

  “你不說,我差點忘記了。”沈凝月神色變得嚴肅,“沈辭找你復婚,你堅持底線,不要一時頭腦不清醒就答應,記得睜大眼睛篩選再婚對象,絕對不能找個和沈辭相似的男人。”

  養女剛才的言語,正面表述她和沈辭當前仍在像藕斷絲連。

  經歷過侄子的手段,沈凝月是一點不贊成養女跟侄子復婚的,生怕二次遭侄子的‘毒手’,養女最好趁早找到優質的再婚對象,順順利利再婚。

  桑知語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搭在眼睛上,遮擋住光線,讓自己陷入黑暗中。

  黑暗很適合她的現狀。

  養母說得輕松,不知自己的處境,她也懶得長篇大論地說出來:干脆說:“阿姨,我心里有數,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我打聽過傅老爺子的孫子的資料,他那個人看起來還行,你別整天傻乎乎的,就知道賺錢,要記住自己幾歲了。”沈凝月叮囑道,“女人的青春容易逝去。”

  “阿姨,我才二十五歲,不是七老八十。”桑知語覺得自己十分年輕,不想聽養母這類言語,“我清楚我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養女隱隱透露不耐煩了,沈凝月估計再多說幾句,養女鐵定不高興,于是不說了,就簡短地道:“別只是打電話來關心我,有時間回老宅一趟,我們當面見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