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01章 懷疑她出軌
  想象歸想象,現實還是要接受的。

  桑知語嘆了口氣,認認真真地開車。

  到了公司,她發現辦公桌上多了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誰拿來的?

  桑知語環掃四周,想確定誰給她送的。

  但放眼望去,下級們都在工作,模樣不像給她送了東西。

  開始一天的工作前,她終于想起今天還沒看過的手機,于是打開手機。

  她昨晚臨睡前給傅澤言發的消息,傅澤言今早回復了。

  【抱歉,我昨晚這個時候睡著了。】

  【昨晚的大雨吵到你睡覺嗎?】

  【我猜你今天應該踩點,來不及去飯堂吃早餐,幫你拿了一份。】

  看清第三條消息的內容,桑知語注意力一下子轉移到桌上的紙袋。

  剛才她沒看袋子里是什么東西,隨手放到一邊去了。

  放下手機,她伸手到袋子里,扒拉了兩下。

  傅澤言給她送的早餐?

  確定袋子里裝著的東西是食物,桑知語一大早被前夫惹煩的心情得到變化,一抹明艷的笑容在臉上璀璨綻放。

  這刻,專注眼前的她,并未察覺離她不遠的下級正在悄悄偷看她。

  傅總一來公司,就往桑助理桌上放了東西。

  現在桑助理在弄那些東西,還笑得很開心。

  傅總是送了桑助理什么東西?

  下級好奇地想著。

  沒過一會,桑知語將東西從袋子里拿出,隨后把袋子扔到垃圾桶。

  下級定睛一看,看到一盒牛奶和三明治。

  傅總就給桑助理送這點東西?

  下級本想不當一回事,準備收回目光時,驀地想到別的事情。

  公司有飯堂,桑助理沒吃早餐的話,可以到飯堂吃,傅總何必大費周章地親自給桑助理拿早餐上來?

  這事放在別的同事和領導上,或許是合理的。

  但傅總是有望成為集團接班人的,不是一般人。

  而且桑助理懶得下樓去食堂,想吃早餐,在總裁辦隨便找個人幫她拿早餐也是可以的,偏偏傅總是幫桑助理拿早餐的那個人。

  其中,隱隱散發怪異。

  長時間被一道視線盯著,桑知語有了感應。

  她條件反射地抬頭,想看誰在盯著她。

  然而,她一抬頭,注意四周,下級立馬若無其事地繼續工作。

  看來看去,貌似沒人盯著她?

  是她多心了嗎?

  桑知語端起牛奶,淺喝幾口。

  明明是奶味濃郁和帶點腥味的鮮牛奶,可她喝出了一絲甜味。

  大概,這就是心情好的魅力?

  享用完早餐,桑知語在微信上找傅澤言。

  【謝謝傅總今天幫我拿的早餐,很好吃。】

  按下發送鍵,她便把手機放回桌上,開啟工作。

  目前,她和傅澤言有了超越雇傭關系的接觸,但在工作時間,她需要做好本分工作,不能經常跟傅澤言閑聊,也不要期待傅澤言秒回她。

  因為她秒回不了他,工作挺多的。

  一轉眼,中午時分來臨。

  桑知語疲憊地揉揉雙眼,思考午飯吃什么。

  選擇太多,她將要犯糾結之際,傅澤言出現在她的眼前。

  “桑助理。”

  傅澤言輕聲叫她,她馬上站了起來。

  “傅總。”

  話落,她等待傅澤言的吩咐。

  怎知,傅澤言沒吩咐,指了指她的手機。

  顯然,傅澤言暗示他發了消息給她,她沒看。

  做完暗示性的動作,傅澤言便即轉身離去。

  桑知語趕緊打開手機,傅澤言的確發了好幾條消息給她,是讓她下午陪他一起接他爺爺出院,把他爺爺送到位于好山好水地段的療養院。

  回復完傅澤言,她不禁挑了挑眉。

  跟傅澤言有工作以外的接觸,怎么有種偷偷摸摸的感覺?

  不是說這種接觸不好,是偶然間讓人覺得像在做賊心虛。

  她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她和傅澤言能夠光明正大地接觸。

  下午三點多,桑知語跟隨傅澤言去醫院。

  大抵是傅澤言抽離了工作狀態,來到她工位找她時,極其自然地幫她拿著小挎包,然后跟她坐電梯下樓。

  殊不知,傅澤言的行為被總裁辦全部人看到了。

  老板幫員工拎包?

  霎時,全部人腦海中升起疑問。

  膽子大的不敢嘴巴上說出來,已經在文字交流了。

  【我沒看錯吧,剛才傅總拿著的挎包,是桑助理的?】

  【你沒看錯,包是桑助理的!】

  【按理說,男人幫女人拿包,不會有奇怪的地方,可傅總是我們的老板,桑助理應該幫傅總拿包才對的!!!】

  【是我把人想的太陰暗了嗎?我怎么覺著,傅總和桑助理不對勁。】

  話題到這,適可而止地終結了。

  沒辦法,聊八卦得有腦子和有底線的。

  老板和他們領導無意透露兩人有非同尋常的接觸,他們都知道領導是已婚身份,老板是未婚身份,再說下去,擺明是給對方留下不利于自己升職加薪的把柄。

  畢竟,已婚人士和未婚人士的接觸超越普通男女關系,這八卦聊多了,即使不明確指出,也有暗指兩人有一腿的意思。

  懷疑領導出軌老板的聊天記錄一旦傳出去,被領導或老板抓到,別說升職加薪沒門,下場鐵定是卷鋪蓋走人。

  公司里的人如何想的,桑知語和傅澤言都猜不到。

  兩人到了醫院后,桑知語照常笑瞇瞇地討傅老爺子關心。

  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治療,傅老爺子的身體比以前好多了,人也精神了許多。

  傅老爺子目光幾次掠過桑知語的小腹,終是忍不住地說:“澤言,你抓緊時間和知語生個孩子,我怕我老頭子時日無多,看不到你結婚生子。”

  如若在沒確定傅澤言喜歡自己前,聽到傅老爺子這種話,桑知語一定接話,專挑傅老爺子喜歡的話來說。

  但確定了傅澤言喜歡自己,傅澤言也跟自己說過類似承諾的話語,自己又在跟傅澤言貌似有點曖昧地來往,她心底藏著一絲不被旁人所知的羞澀,不好意思接傅老爺子的話。

  相比桑知語這次的羞澀,傅澤言表現得相當自然,含笑道:“爺爺,生孩子是大事,這事我做不了主,得尊重知語的意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