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400章 同居對象換個人
  如桑知語所想,傅澤言已經跟周公會面。

  第二天一早,他一覺醒來,并未去看手機。

  不緊不慢地洗漱,吃了早餐,坐上車后,傅澤言照常地跟司機吩咐自己去公司,再拿出靜音的手機,看有多少的未讀消息和未接來電。

  這一看,他一眼看到桑知語昨晚給他發的消息。

  他眼神微變,唇角揚起,急忙回復。

  A市另一邊的桑知語,正在賴床中。

  鬧鐘響不停,她就是不想起床。

  眼見再賴床,就面臨遲到的風險,她猶豫要不要起床,前夫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他在提醒她晚出門會遲到。

  桑知語壓制住翻白眼的沖動。

  前夫不當人形鬧鐘,會死嗎?

  她遲到就讓她遲到唄,他管好他自己,不行嗎?

  可又怕前夫因為自己不搭理他,導致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她唯有回應他:“起了,起了,你不用叫我了。”

  打發了前夫,桑知語慢吞吞地起床。

  怎料,她收拾好自己,想要出門之際,前夫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見到她就站了起來,明顯是在等她。

  她疑惑地眨眨眼:“你還沒走啊?”

  沈辭工作不是很忙嗎?

  今天為什么有時間等她?

  他想做什么?

  “我等你。”沈辭走向女孩,“送你去上班。”

  “……”桑知語皺了皺眉,“你鬧的哪出?日理萬機的沈總,怎么抽得出時間送我上班?我自己開車,用不著你浪費時間送我一趟。”

  雖說前夫不是第一次提出送自己上班,但她現在非常抗拒前夫和自己在外面接觸,防止被人誤會她和他藕斷絲連。

  “我工作忙,這段時間沒好好跟你相處過,反正我們的路程有一半是順路的,干脆送你上班。”沈辭想的是,自己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和桑知語相處。

  否則,他接下來幾天不一定有時間回來這,連當面一句話都跟桑知語說不上。

  “……別。”桑知語拒絕道,“我不耽誤你時間,你還是忙工作。”

  “送你上班的時間還是有的。”沈辭望向大門口,“我們走吧。不然,你要遲到了。”

  “不用了。”桑知語堅決拒絕,“你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讓你送我,況且,你有時間送我上班,沒時間接我下班,到時我得打車,麻煩得要死。”

  “我叫司機接你不就好了嗎?”沈辭牽住女孩柔軟的小手,指尖輕輕摩挲她的手背,“走吧。”

  “不要!”桑知語用力掙開前夫討嫌的大手,“我喜歡自己開車上下班,方便快捷,你別給我找事。”

  “可是我今天不送你上班,我之后的一周不一定有時間回來這,見不到你。”沈辭看了自己密集的行程安排,想要加速完成,降低風險,住在公司是最佳的選擇。

  “……一周而已。”桑知語不理解前夫一周見不到自己,就非得今天送自己上班,“又不是多久,你干嘛弄得像我們要生離死別?”

  “有的時候,一周也很漫長。”

  “再長,都是七天的時間。”

  “不管。”沈辭抬起手,攬住女孩的肩膀,“我們下樓。”

  “你煩不煩?”桑知語壓不住脾氣了,怒目圓瞪。

  “我知道我很煩。”

  “……”

  “走吧。”沈辭邁起步伐,“再不走,你百分百遲到。”

  肩膀受力,收條件反射的影響,桑知語也邁起了步伐。

  前夫送她上班,有一定概率被傅澤言看見。

  縱然自己跟傅澤言說清楚,自己談不得戀愛的原因,是還沒擺脫前夫。

  但她和前夫住在一起,這事沒跟傅澤言說過。

  她昨天剛跟傅澤言約會,兩人都很愉快。

  今天就被傅澤言看見,她和前夫似藕斷絲連,仿若欺騙了傅澤言的感情。

  她不想讓自己在傅澤言的眼中,是一個堪比渣女腳踏兩條船的形象。

  拿開前夫毫無分寸感的手,桑知語加快步伐,想把前夫甩在身后。

  只要她先到停車場,開車走人,前夫就奈何不了她。

  無奈她和前夫存在身高差,自己走得再快,前夫憑借腿比她長的優勢,能輕輕松松地追上她,成為她無論如何都甩不掉的狗皮膏藥。

  有點生氣的她,鄙視道:“你貼我身上,得了。”

  “我也想,但你不肯。”看到自己的車,沈辭按了按車鑰匙。

  車子的門被打開,他示意女孩坐上去。

  自己和前夫有幾步的距離,桑知語佯裝沒看見前夫的眼神示意,扭頭就朝其他方向走。

  “一周后見,你這幾天好好工作,多賺點錢。”她邊說,邊說點好聽的話驅趕前夫,以免自己態度過于強硬,引起前夫的叛逆心,弄得他今天必須送她上班。

  “老婆。”沈辭望著女孩的背影,“你真不讓我送你嗎?”

  怕前夫追上來,桑知語停了停腳步,回頭注視他。

  “你都快忙得沒時間回來這,可想而知你工作的緊急程度有多急,你沒必要浪費時間送我,專心工作,好嗎?”她佯裝善解人意,揚起真誠的笑容,“等你忙完了,你有時間,我再考慮讓你送我。”

  沈辭看得出女孩是在說謊話,目的是好甩掉自己。

  但往好里一想,至少她愿意說好聽的謊話,不露出對自己的厭惡和抗拒,他就不堅持送她上班了。

  他抓緊時間忙完手頭上的工作,忙完后,多的是時間和她相處。

  她不換地方住,也不換工作,天天都住在這,他不必擔憂短時間內她跑了。

  “路上小心,我的電話和消息你不能無視。”不送女孩上班,他習慣性地讓她不無視自己。

  “知道了。”

  桑知語敷衍十足地回應,隨即趕緊上車,發送車子,離前夫遠遠的。

  車子駛出小區,來到馬路上,她看了好幾眼后視鏡,看前夫有沒有發神經地開車跟上來。

  確定前夫沒做神經質的事情,她不爽地撇了撇紅唇。

  什么時候,她方能擺脫前夫?

  她快沒耐心了。

  唉,前夫真的礙事,還容易讓她提心吊膽的。

  如果和她住的人是傅澤言就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