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94章 洗手作羹湯的快樂
  和傅澤言單獨約會,伴隨被前夫得知的風險,桑知語想了想,目前對前夫再不滿,也不適宜做風險行為。

  于是,她趁著消息發出去在兩分鐘內,急忙把消息撤回。

  蔣霆這位前車之鑒,讓她有所顧忌,不想‘禍害’傅澤言。

  前夫可不是個好惹的人,一點小事,他都可能會大怒。

  在桑知語撤回消息前,傅澤言有看到消息內容,正在編輯回復。

  豈料,回復還沒編輯完畢,便顯示‘對方已成功撤回一條消息’。

  等了等,也沒看到她發新的消息過來,他眼色微黯。

  撤回了消息,桑知語其實有注意聊天框的頂端提示‘對方正在輸入中’,清楚傅澤言百分百看到她約他看電影。

  但前夫像極是截斷她和傅澤言交匯的一條大河,她無法跨越大河,唯有站在岸邊,定定地看著傅澤言,不敢和傅澤言有逾越的舉動。

  不對,不是逾越。

  她單身,傅澤言也單身,做什么都是他們的人身自由。

  只是……

  他們沒沈辭位高權重,要忌憚沈辭。

  桑知語煩惱地閉了閉眼睛,抗拒殘酷的現實。

  能不能拿根棍子,敲一敲前夫的后腦勺,讓他失憶,忘記和她結過婚?

  那樣,她可以在最快時間內擺脫前夫!

  好幾分鐘后,傅澤言那邊沒了動靜,他似感應到她不想繼續聊天,所以,不發新消息過來,她幾次退出和打開聊天框,最終說:【夜深了,晚安。】

  消息一發送成功,房門被人打開,前夫赫然出現。

  現在和傅澤言聯系,面對著前夫,桑知語產生不了一絲一毫的心虛。

  很簡單,她和前夫離婚都一年了,想跟哪個男人接觸是她的自由,她沒給他戴綠帽子,她干嘛心虛。

  并且,心虛容易引起前夫的關注。

  她掃視一眼前夫,隨即在收藏的表情包里翻找,準備找一個可愛的表情給傅澤言發過去,不忘記嫌棄前夫地說:“你抽什么風,不敲門就開門?”

  “老婆,我餓了,可不可以陪我出去吃點東西,或是我叫人來做,你陪我一起吃?”沈辭沒走到女孩的身旁,定定站在門口地問道。

  “你自己點外賣吃就好了。”桑知語給了前夫建議,指了指門口,表示自己沒耐心跟他廢話,他有多遠滾多遠。

  “算了,我自己下廚。”沈辭上前幾步,停在女孩的不遠處,“老婆,你吃嗎?”

  前夫說他要下廚,桑知語驚訝地抬眼。

  他會做飯?

  記憶里,她不記得他會不會做飯,也沒吃過他做的飯。

  她皺了皺眉:“我不吃。”

  “好吧。”沈辭沒勉強女孩,轉身出去。

  快到自己的睡覺時間,桑知語沒管前夫下不下廚,去了洗漱。

  等她洗漱完畢,前夫神色有些懊惱地進來。

  看到前夫這般,她驀地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前夫一開口,便是大事不妙,她一秒從床上彈起來。

  到了廚房一看,桑知語眼前一黑。

  “不是,大哥,你不會做飯就別做!”她略微煩惱地捋了捋頭發,“你搞得廚房亂七八糟的,是想把廚房炸了嗎?房東要我賠錢的話,你來賠!”

  說完,她覺得不對。

  前夫老早就把房子買下來了,即使他把房子燒了,也是燒自己的東西,沒人讓他賠錢。

  她抿了抿紅唇:“還有,你煮的什么東西,你是想謀殺你自己嗎?”

  沈辭是心血來潮想下廚,隨便煮個面吃。

  沒想到,煮面看著非常容易的東西,他動手起來,那么困難。

  困難到他不知所措,找來桑知語幫忙。

  他擰了擰眉心:“我看了教程,但……”

  總是高高在上的前夫,難得看見他當前如同不自信的小學生一樣,似費解自己已經很努力了,為什么面都煮不好,桑知語嘆口氣,不知道再說他點什么好。

  “說了,讓你點外賣!”她環視四周,確定前夫沒狠狠糟蹋廚房,便即轉身,“你不用收拾了,等傭人明天來收拾,省得你越弄越亂。”

  前夫是典型的十指不沾陽春水,她不指望他收拾得整潔干凈。

  傭人每天都會過來,不如叫前夫別干活,讓傭人收拾。

  沈辭擋住女孩的去路:“老婆,我總算體會到做飯有多難了。”

  “……”桑知語白他一眼,“你知道難,下次就別在這下廚,萬一不小心把房子燒了,看我不揍你。”

  “想一想,我以前真是不識好歹。”

  “???”

  “你給我做飯吃的時候,我哪那么多話。”沈辭以前覺得,自己請得起廚師,有廚師天天在家里做飯,不用桑知語在廚房里轉悠,理解不了她的付出,當自己下廚,才發現她的不容易。

  “然后呢?”桑知語沒get到前夫想表達什么。

  “我不該在你給做飯吃的時候,說那么多。”說著,沈辭雙手慣性地攀上女孩纖細的腰肢,“我是不是應該練一練廚藝,也做飯給你吃?”

  “……”桑知語面色一變,“拉倒吧你,我怕你毒死我。”

  “怎么會?”沈辭信心十足地道,“你廚藝都能從一開始的糟糕,練習到不錯的地步,我也能。”

  “……”桑知語雙手攥起拳頭,想賞前夫幾拳,“我后悔以前沒在我做的飯下毒,把你毒死了,就不用大晚上的聽你在這廢話。”

  “你去睡覺吧,我收拾。”沈辭松開女孩的腰肢,認認真真地收拾殘局。

  桑知語看了又看鍋里不成樣的面條,很是無奈地給前夫點了一份外賣,省得他腦子進水,不死心地二次下廚。

  點完后,她抬頭望著前夫,道:“外賣,我點了,你吃完后,乖乖睡覺,別作妖了。”

  “你給我點了外賣?”沈辭劍眉微揚,眸中充斥點點愉悅的笑意,“我就知道,你心里還是有我的。”

  “……有個屁,我是怕你吵到我睡覺,你不要自戀!”桑知語沒好氣地說完,甩袖離去,懶得看前夫在廚房里收拾。

  目送女孩離開,沈辭似找到一個樂趣。

  那就是親手做飯給她吃,體驗她曾經為愛的人洗手作羹湯的快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