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93章 討人嫌和討喜
  前夫是出差了,但存在感一點沒減弱,她手機每天都有他的消息和電話進來,桑知語不想理睬他,可這樣做不行,只好每次都是敷衍他。

  被敷衍的沈辭,無所謂自己得到這種待遇。

  因為對他來說,可怕的不是被敷衍,而是無視。

  只要桑知語不無視他,她怎樣都行。

  一晃眼,半個多月過去。

  收到前夫告知她,他今天回來的消息,桑知語想當做沒看見。

  幸好前夫沒再得寸進尺,說什么讓她去機場接他的蠢話。

  不過,見到前夫拉著行李箱回來,有些風塵仆仆的模樣,她還是給了回應,淡淡地道:“你忙完了?”

  “工作還沒徹底忙完。”沈辭將行李箱放到一邊去,上前摟住女孩,“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想不想我?”

  明知道女孩不會想自己,可他還是想問一問。

  桑知語面無表情地拿開前夫的雙手。

  她怎么可能想前夫?

  前夫的存在,讓她頭疼至極。

  比定時炸彈還煩人!

  她鄙夷道:“明知故問。”

  女孩的冷漠,沈辭并未傷心。

  “我剛回來,有點累。”他余光掃了掃主臥敞開的門,“我申請今晚和你睡,可以嗎?”

  “你說呢?”桑知語反問道,“心里沒點數?”

  比起前夫的厚顏無恥,傅澤言紳士風度簡直吊打他。

  不知為何,她現在下意識地喜歡拿前夫和傅澤言作比較。

  察覺到這點,她太陽穴隱隱作痛。

  “當我剛才沒說。”沈辭決定不挑戰女孩的底線。

  “懶得理你。”桑知語轉身,回到房間里呆著。

  站在原地的沈辭,定睛注視了好一會女孩的背影。

  依照往常,桑知語的情緒不應該這般淡。

  她今天罕見地沒露出對自己的厭惡和不耐煩,連敷衍自己都懶得敷衍了,若說她無視他吧,她也不是無視,似乎是感到疲倦了。

  她在疲倦什么?

  沈辭習慣性地跟著女孩的步伐,進入她的房間。

  “老婆,你今天不對勁。”

  直覺告訴他,桑知語今天不對勁。

  他想弄清楚原因!

  桑知語躺在床上,眼皮也不抬地道:“我不對勁的地方多了去,你別跟個好奇寶寶一樣,什么都要弄得明明白白。”

  她這哪是不對勁?

  是沮喪!

  一種拿前夫無可奈何的沮喪。

  “工作不順利,還是遇到什么麻煩了?”沈辭沒敢提,讓桑知語換一份工作的事,但桑知語從未表露過對這份工作厭煩,他傾向她的不對勁是后者所致的。

  桑知語不言語,將前夫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

  女孩沉默地打量自己,像無聲說:你就是我遇到的麻煩。

  沈辭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他出門在外半個多月,天天都想早點回來見到她,而她仍是不想見到自己。

  “老婆,我勸你,接受命運的安排。”他是不會搬出去的,哪怕她無比厭惡他,他好不容易住了進來,哪能說搬就搬。

  “笑話。”桑知語說了兩個字,隨即別開臉,專注看墻上的投影儀屏幕。

  人生路漫漫,她就不信在自己足夠堅定的情況下,前夫能和自己耗一輩子。

  反正打死她都不復婚,她就看前夫堅持到什么時候。

  “我先去洗漱,等下來找你。”語畢,沈辭邁步出去。

  前夫說的洗漱,桑知語不以為意。

  直到前夫進她房間洗漱,霸占她的浴室,她頗為無語。

  一天不找存在感,前夫就渾身不自在嗎?

  心煩意亂之下,她看不進去在播放的電影,玩起了手機。

  跟趙心妍吐槽了幾句,傅澤言新發來的微信消息顯示。

  【好巧,我也在看電影。】

  【你看的什么電影?】

  自從傅澤言委婉表達喜歡她,半個多月以來,桑知語感覺自己和傅澤言之間有東西悄悄在發生變化,比如,她和傅澤言的閑聊增加了,互相分享日常。

  回復了傅澤言的消息,她沒那么煩躁了。

  前夫從浴室出來,頭發明顯沒全部吹干,跑到床上來,挨在她的身旁,她手機畫面停留在自己和傅澤言的聊天框,因此,她一邊關閉手機屏幕,一邊嫌棄地推了推前夫。

  女孩手機屏幕關得太快,沈辭沒發覺她在做什么,注意力反而放在電影上。

  “這是什么類型的電影?”

  “不是特別好看的樣子。”

  “換一部?”

  前夫一連說了幾句話,桑知語不耐煩至極。

  前夫真把他當成這的男主人了?

  還是把他當成這的唯一主人?

  同樣是知道她在看電影,傅澤言就不說電影難看,問了她偏愛哪種類型,隨后說有機會一起到電影院觀看,前夫則煩死了,張嘴就是不好看,想換一部他覺得好看的電影。

  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好討厭!

  桑知語冷眼注視旁邊的男人:“說了八百遍,你還是不知道尊重為何物嗎?或者說,你打從心底認為我不需要被你尊重?”

  在說電影,突然話題切換到尊不尊重人,沈辭劍眉微擰。

  “我做錯了什么嗎?”他疑惑地問。

  “我在看我自己喜歡看的電影,而且這是我的房子,你憑什么讓我換一部你喜歡的電影,你哪來的資格叫我遷就你?”桑知語十分討厭前夫沒有寄人籬下的自覺,“心里永遠沒點數。”

  經女孩一說,沈辭立馬意識到自己錯在哪里,道歉:“對不起。”

  “你的對不起,越來越不值錢了。”桑知語輕輕踹一腳前夫,示意他馬上滾出她的視線范圍,“我想安靜地看電影。”

  “可我剛剛看到你在玩手機。”沈辭掃了掃女孩手中握緊的手機。

  “你還頂嘴?”桑知語冷聲道。

  “我出去。”

  沈辭猶如乖寶寶地起床,離開主臥。

  瞥了瞥被前夫關上的房門,桑知語重新打開手機。

  【不用有機會,明天下班就可以去。】

  大抵是被前夫氣到,她想減少在家呆著的時間。

  根據明天的工作安排,是能準點下班的,不早回家,她和傅澤言去看電影好了。

  對著老板,好過對著討人嫌的前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