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91章 令她溫暖的喜歡
  女孩話說一半,不說一半,不妨礙傅澤言聽懂她的意思。

  “你顧忌你前夫,暫時不考慮開啟新的感情嗎?”他直白地問。

  “是的。”桑知語覺得沒什么好隱瞞的。

  “沒事,我可以等到你解決你的前夫。”傅澤言不著急和桑知語談戀愛。

  只要桑知語沒復婚的心思,他有的是耐心等候桑知語和沈辭徹底沒了復婚的可能,沈辭不再把目光聚集在桑知語的身上。

  傅澤言這番話,桑知語特別尷尬。

  她解決不了沈辭!

  沈辭那個人,根本不是她能解決的。

  他好像會上天遁地,她去哪,他都找得到。

  而且他身份地位高于她太多,倘若他動用他的權勢來針對她,她沒多少還手之力,幾乎是任他宰割的魚肉。

  想改變現狀,唯一的辦法大概是他放棄復婚。

  然而,他目前毫無放棄的樣子,貌似越戰越勇了。

  桑知語扶額:“說實話,我解決不了他,等他放棄還差不多。”

  “可……不是他對不起你嗎?他為什么好意思找你復婚?”傅澤言對桑知語和沈辭離婚的過往有了解,難以理解沈辭堅持找桑知語復婚的舉動。

  “這怎么說呢?”桑知語輕嘆一聲,“他想做什么,別人阻止不了。”

  霎時,傅澤言也像陷入困境。

  他本以為自己喜歡桑知語,她不跟沈辭復婚,自己放心地追求她,便可獲得圓滿,卻沒料到沈辭是個棘手的大麻煩。

  手機里沒傳來傅澤言的聲音,耳邊靜悄悄的,桑知語不禁將手機放下,看了看屏幕。

  確定通話是正常的,她想,傅澤言應該是想不出說點什么吧。

  畢竟,沈辭的名頭是響當當的。

  喜歡她,會被沈辭針對,腦子但凡正常點的都知道如何選擇。

  經過權衡利弊,傅澤言果斷收回對她的喜歡,沒有稀奇的地方。

  在傅澤言說話前,她心思百回千轉,最終停留在略微的惆悵上。

  “我比你前夫強大,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是嗎?”

  傅澤言沉默一會后,說出的這句話,桑知語怔了怔。

  他不是第一個這么跟她說的人,趙心妍曾經也說過,但她當時聽完就算了。

  比沈辭條件好的男人,世界上沒幾個。

  即便那幾個都是她能喜歡上的,人家未必喜歡她。

  因此,她不白日做夢。

  桑知語抿了抿紅唇:“算是吧。”

  不清楚傅澤言為何那樣說,可傅澤言想比沈辭強大,難度有點高。

  “好,我會努力的,或者我會等到你前夫不堅持找你復婚。”在今天之前,傅澤言的目標是拿下家族企業的繼承權,而在今天之后,他有了新的宏大目標。

  “!!!”桑知語驚訝地睜大眼睛,“你說什么?”

  傅澤言重復了一遍話語,語氣稍微不同。

  聽了兩遍的話語,桑知語深刻捕捉到傅澤言的真心。

  他是說真話,不是哄著她玩玩的假話!

  她和他八字還沒一撇,他就愿意為了她而去努力得比沈辭更強大嗎?

  剎那間,她有些羞愧。

  傅澤言只是她喜歡的老板,她還沒對他有男女之間的喜歡,他卻能做到令人動容的份上,用實際行動去進行巨大的付出。

  “謝謝你。”桑知語揚起真誠的笑容,“傅澤言。”

  “不用謝,也不要感動,我現在還沒去做,是口頭上這樣說。”傅澤言收回掃看窗外的目光,望向桌上的辦公文件,“等我做到了,你還是不用感動和謝謝我。”

  喜歡桑知語,愿意為此努力,是他應該做的事情的范圍,并非拿來當成工具地脅迫她,讓她看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不論她喜不喜歡自己,都得答應做自己的女朋友。

  “為什么?”桑知語不明所以。

  “等你明天來公司,我詳細跟你說。”

  “好吧。”

  “你休息,我們明天見。”

  “明天見。”

  掛斷電話,傅澤言垂目注視手機,久久沒把手機放好。

  和傅澤言聊了一通后,桑知語感覺自己心底積壓的負面情緒好多了。

  自己不想丟了工作,也不想被傅澤言認為自己腳踏兩條船,把自己所處的狀況都跟他說了,他非但沒有唯恐避她不及,還說了很溫暖的話。

  相比之下,沈辭就沒給過她這樣的感覺。

  他和她,以前是她飛蛾撲火地奔向他,如今是他死纏著她不放,少有尊重她的時候,絕大多數時候是他隨著他的心意來,想怎樣就怎樣。

  可以說,他們從一開始的相處方式就是錯誤的,產生不了正面的東西。

  如果自己在遇到沈辭前,先遇到了傅澤言,她會不會被傅澤言吸引?

  然后,對沈辭沒有一丁點的喜歡?

  沈辭最多就是當她名義上的表哥?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沈辭是她前夫的這件事,無法更改。

  他是阻礙她人身自由的定時炸彈!

  哪怕他沒發現傅澤言喜歡她,她扮演傅澤言女朋友,說不準哪天就傳到他的耳中,他搞不好哪天就爆炸了,到時瘋狂跟自己大鬧,自己怎么招架得住?

  煩躁之下,桑知語用被子蒙住腦袋。

  這時,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習慣性地認為除開前夫,沒別人來敲門了,她腦袋從被子里伸出來,沒好氣道:“姓沈的,你出差就出差,干嘛敲我的門,打擾我睡覺?”

  結果,門外回應她的人不是前夫,是傭人跟她說:“太太,沈總半個多小時前就出發去機場了,他交代我,您若不準時起床,我來提醒您再不起床,該遲到了。”

  “……”桑知語翻了個白眼。

  前夫的存在感在她家極其強烈!

  他平常來叫她起床,提醒她快遲到,也就算了。

  他出差去了,還不忘記讓傭人代替他干的活。

  她皺了皺眉:“我今天不上班,不用提醒我。”

  “啊?太太,您為什么不上班?”傭人猶豫要不要告訴沈辭,以免沈辭知道桑知語不上班,覺得自己失職了。

  “不想上就不上啊,哪有那么多為什么。”對待傭人,桑知語比對待前夫的態度要好,語氣比較緩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