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87章 一絲隱藏的驚喜
  女孩剛才是替蔣霆打抱不平,轉眼間,變成不悅地叫他跟蔣霆過,沈辭眸色微變,急忙解釋:“你和蔣霆不同,你……”

  “閉嘴!”桑知語冷呵一聲,“有什么不同?不都是人嗎?不對,我和他的區別在于,在你的眼中,我身后沒人,蔣霆身后有蔣家,是嗎?”

  因為她無權無勢,她養母不一定向著她,所以沈辭愛怎么對待她就怎么對待。

  遇上有人撐腰的蔣霆,沈辭不看憎面也要佛面,手下留情了?

  “你不喜歡蔣霆,這就是我不用費盡心思針對他的原因。”沈辭唇角抿了抿,“要是你喜歡他,那可說不準了。”

  他對蔣霆手下留情了,是由于桑知語明確說她不喜歡蔣霆,行為上也沒喜歡蔣霆的跡象,蔣霆還算識趣,之后沒死追著桑知語不放。

  若換了另一種情況,他定不對蔣霆手下留情。

  “拉倒吧你!”桑知語轉身,邁步出去,“見人下菜的死渣男。”

  “老婆,突然提起蔣霆的是你,生氣的也是你,敢情我做什么都是錯的?”沈辭沒立刻追上女孩的腳步,略感無奈地朝著她的背影說話。

  “我說過了,你的存在就是個錯誤。”桑知語頭也不回,順手大力關上書房的門,發出的劇烈震動聲表達了她的嚴重不滿。

  沈辭不言語,默默當做自己沒問過問題。

  他并非第一天認識桑知語,十分清楚,在個別時候,她壓根不能是講道理的脾氣,完全隨著心情來變換臉色。

  他也不需要跟她講道理,只需她氣順了,自己別在她生氣時不識趣地湊上去。

  將前夫甩在書房,桑知語到自己房間躺著。

  今天起得太早,她困了,想睡個午覺。

  迷迷糊糊,將要入睡之際,外面傳開敲門聲,她煩躁地罵道:“姓沈的,你干嘛呢?有沒點眼力勁,我在睡午覺。”

  沈辭推門進去:“你老板打你電話。”

  說著,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機。

  女孩早上出門前,說今天得加班。

  她是傅澤言助理,職位相當于高管,拿著傅澤言給的高薪,不能和普通員工那樣,休息日不工作,看見傅澤言打她電話,他干脆把手機從客廳拿來給她。

  防止她漏接傅澤言的電話,耽誤了工作。

  和她一起住的這陣子,他看出來了,她對她目前這份工作滿意至極,至少想干個三五年,作為遲早要跟她復婚成功的他,做好‘賢內助’的本分,得提醒她接電話。

  聽見前夫的話語,桑知語有點后怕。

  幸好前夫還有點禮貌,不隨便接她的電話。

  若前夫幫她接了電話,傅澤言問她,為什么接電話的人是她前夫,她該如何解釋?

  解釋倒還是小事!

  萬一傅澤言誤以為她謊話連篇,故意拿不復婚來欺騙他?

  她的臉面,丟了個干凈!

  桑知語面上若無其事,接過前夫遞來的手機,眼神示意前夫出去,別在這礙她的眼。

  怎料,前夫看不懂她眼色,坐了到床上。

  有前夫在,桑知語表情微僵:“微,傅總。”

  “你到家了嗎?”傅澤言柔聲問道。

  “剛到家。”桑知語邊說,邊推了推身旁的前夫。

  然而,前夫好似不是想和她一起午睡,搗鼓床頭柜,要拿什么東西。

  一拿好東西,沈辭對女孩笑了笑,隨即走出主臥。

  盯著前夫的身影直至消失,桑知語松了口氣。

  蔣霆今天發現了她‘男朋友’是傅澤言,這事不知道他會不會大喇叭地到處講,多少天的時間傳入沈辭的耳中,到時自己的遭遇還不好說。

  搞得她現在當著前夫的面,聽傅澤言的電話,莫名的心虛和沒底氣。

  “抱歉,今天的局,我事先沒問白佳凡,他都請了誰,弄得你有點不高興。”傅澤言糾結了好一會,才打的這通電話。

  “沒事,你不必道歉。”桑知語不覺得這算事,用不著傅澤言特地來電道歉。

  就算覺得自己算事,傅澤言也沒有過錯。

  他一個給自己支付了高額酬勞的甲方,自己拿錢辦事的乙方,豈能對工作上遇到的人進行挑三揀四。

  況且,傅澤言事先不知道蔣霆也在,整件事情他都談不上有問題。

  “今天玩得不高興,改天我們自己出去玩?”傅澤言耳根有一點點紅,自己是首次單獨約桑知語,不帶任何的工作邀約,他在緊張期待桑知語的回答。

  桑知語微微一怔。

  我們自己?

  是指她和傅澤言兩個人嗎?

  純粹的玩,沒有工作性質嗎?

  驀地,她思緒有些亂:“傅總,我沒聽明白你的意思。”

  對此,傅澤言沒升起失落。

  自己之前約桑知語出去,都借用了工作的名義。

  一時之間,桑知語沒反應過來,或是感到怪異,是人之常情。

  他詳細道:“就我和你出去玩。”

  “!!!”桑知語眼睛瞬間睜到最大。

  傅澤言約她出去玩?

  就她和他玩?

  這……

  怎么聽著他像以男人的身份,邀請她出去玩?

  習慣了傅澤言是用老板身份,來規劃自己跟他出去,霎時,她腦細胞不太夠用,思考較為遲緩。

  她一沉默,傅澤言聽不到她的聲音,變得比剛才還要緊張期待。

  似許久過去后,他問:“你是不方便嗎?”

  “倒也沒不方便,只是……”桑知語轉動幾次眼珠子,“傅總,我是你的助理,助理跟著老板出去玩,是不是……”

  傅澤言喜歡她的預感,在成真的邊緣,她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說了嗎,工作時間我是你老板,業余時間我們平等相處,你不要總強調我和你的雇傭關系。”傅澤言緩緩道,“我想,我單獨約你出去,你大礙能明白我的邀約下藏著什么含義。”

  成年人之間,許多時候,說話往往不用過于直白,含蓄地表達,對方也能聰明地理解。

  此刻,桑知語明白了傅澤言邀約的含義。

  她沒想錯的話,傅澤言的確喜歡她,是想追她?

  天哪!

  一剎那,她猶如被茫然無措包圍,還有一絲隱藏的驚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