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85章 必須搞定前夫
  “我確實找過他叔叔。”沈辭大方承認道,“施壓了一點壓力,他叔叔把他從新建集團踢出去了,別的我就沒做過了。”

  “……”桑知語看著狀若坦蕩的前夫,深感無語。

  趙心妍先前跟她說,蔣霆從新建集團離職,她沒當一回事。

  搞了半天,蔣霆不是自愿離職,是沈辭動的手腳。

  她忍不住罵道:“你有病吧?我都跟你說,我不喜歡蔣霆,你還搞這些有的沒的。”

  “我知道你不喜歡蔣霆,但蔣霆喜歡你。”沈辭唇角微抿,“我不允許我有人覬覦你,而且他還是我的發小,我更不允許。”

  “神經!”桑知語推開黏著自己的前夫。

  “為什么突然提起蔣霆?你是今天在哪遇到他了嗎?”沈辭跟上女孩的腳步,“他跟你指責我的不是?”

  “原來你清楚你的不是?”桑知語停止腳步,回頭瞪著前夫,“他送我去醫院,你當著我的面,打了他,這事本來就很尷尬了,你還做了更過分的事情。”

  “是他自找的,怪不得我。”

  “……”

  “合著你覺得自己一點錯都沒?”

  “我錯在不應該輕易答應跟你離婚,給了蔣霆可乘之機。”除此之外,沈辭認為在警告蔣霆這方面上,自己沒有丁點錯誤。

  朋友妻不可欺!

  縱然他和桑知語是離婚了,但蔣霆又不是不知道他想復婚的心思。

  這種情形下,蔣霆依然覬覦桑知語,怪不了他一丁點。

  “我都說了,你搞得我很尷尬!”桑知語轉身,正面對著前夫,“不管怎么說,蔣霆好歹幫過我幾次忙,你這樣一做,像我忘恩負義似的。”

  “是不是蔣霆對你說了什么?”沈辭臉色比剛才更沉一些,“既然他還不安分,不死心,別怪我有的是辦法讓他安分和死心。”

  他對蔣霆已經相當手下留情了,僅僅找蔣愷把蔣霆從新建集團踢出去,后續沒再對蔣霆做過什么。

  蔣霆不領情,還對桑知語胡說八道,影響他和她的關系,他可不會再手下留情了,一切全是蔣霆活該的。

  自己本來是隨便問問,前夫反倒比自己起勁,桑知語受不了他。

  她滿臉冷意地道:“你不要找蔣霆麻煩了!聽到沒有?”

  “我聽不到。”

  “姓沈的!”

  “他敢對你胡說八道,我就……”

  “你別找事!”桑知語打斷前夫往下說的話,“人家沒對我胡說八道!你要是再去找他麻煩,我找你的麻煩!”

  “我和他,你站在他那邊?”沈辭回想在醫院時自己挨的那一耳光,桑知語為了蔣霆,從而打了他,臉色瞬間陰沉到底,“你不喜歡蔣霆,你為什么三番五次……”

  “夠了!”桑知語做了個停止的手勢,“改一改你這臭脾氣,別老仗著你位高權重,有恃無恐地針對別人,給別人造成傷害,你不丟人,我丟人。”

  “是蔣霆自找的,我并非無緣無故針對他。”沈辭感覺自己都沒做什么,被蔣霆一說,自己在桑知語那里,仿若成了十惡不赦的壞人,“我們不說他了。”

  不跟桑知語說蔣霆,日后他多的是機會修理蔣霆。

  畢竟是同床共枕過幾年的夫妻,即使離婚了,桑知語也猜得到沈辭在這一刻打的什么主意,他百分百是準備改天找蔣霆麻煩。

  “你別以為你自己做事,我不知道。”她警告道,“你再找蔣霆的麻煩,讓我丟人,我饒不了你。”

  “……”沈辭對蔣霆愈發不滿,“我不找他麻煩。”

  不親自找蔣霆麻煩,間接讓人找蔣霆麻煩,不被桑知語知道,這點本事他還是有的。

  “你這句話,我不信。”桑知語輕戳前夫的心口,“你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

  “我保證我說的是真話。”沈辭舉手,作出發誓的模樣。

  “你不會覺得,我想不到你的操作吧?”桑知語嗤笑一聲,“你不找蔣霆麻煩,但你可以暗示別人,隨便說幾句話,別人替你效勞,不是嗎?”

  關于這種事,前夫心里在想什么,她用腳指頭都想得到。

  她也不知道前夫的心胸為何如此狹隘,狹隘到她丟不起這個人。

  沈辭抿唇不語。

  “如果你真這么做了,那么請你現在滾出我家。”桑知語指了指門口,“我不歡迎你繼續住在我家。”

  “老婆,房子我買下來了。”沈辭提醒道。

  “少跟我扯這些!”桑知語再次戳了戳前夫的心口,“你做人做事,有點分寸,行嗎?心胸寬闊點,也不會死!請你下次別害我丟人了!”

  蔣霆跟她說起前夫卑劣的手段時,她丟人丟得差點無言以對。

  明明事情是前夫做的,丟人的卻是她!

  “好,我答應你,我心胸寬闊點,我不找蔣霆麻煩。”沈辭微微張開雙手,“我聽你的話,你是不是可以給我一點甜頭?”

  女孩強調了好多次丟人,他深刻理解了她的含義,她應該不是站在蔣霆那邊,也不是想替蔣霆主持公道,是他的做法,讓她的臉面上過意不去。

  反正她不喜歡蔣霆,蔣霆掀不起風浪,他暫且放蔣霆一馬,以此換取她的歡心,有何不可。

  “我給你個頭!”桑知語揚起拳頭,這次狠狠地捶在前夫的手臂上,“你害我丟人現眼,我都沒找你算賬!你趕緊找蔣霆叔叔,讓蔣霆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這我辦不了。”沈辭雙手一張,將女孩摟入懷中,“蔣愷把蔣霆踢出去少說也有幾個月時間了,蔣霆有自己的工作,回不回去新建集團,無所謂。”

  上流圈子就那么點大,蔣霆的動態一目了然,他聽過蔣霆忙著打理投資自己的產業去了,不打算回到家族企業,屈居人下。

  猝不及防地落入前夫的懷中,桑知語趁機掐他腰上的肉,不悅道:“蔣霆是被迫離職的,你現在跟我說他無所謂,站著說話不腰疼,我最討厭你這種高人一等的傲慢了。”

  站在蔣霆的角度,他只是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什么錯事都沒做,就被迫離職,不得委屈死了。

  她幫不到蔣霆別的什么,但這一件事上幫一幫他,大約做得到?

  不過,她得先搞定沈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