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82章 周日的約會
  面對下級們的異樣舉動,桑知語猜不出個所以來。

  也可能并非下級們舉動奇怪,是她多心使然。

  調整了一下狀態,她全心全意投入工作。

  忽地,傅澤言微信上找她。

  【明天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嗎?】

  桑知語第一反應,周末只想在家躺著。

  但傅澤言這么問她,顯然是有事情讓她做。

  她沒直接回答,而是問:【有事需要我做嗎?】

  傅澤言秒回:【倒也談不上有事,只是想確定你周末有沒安排,我再作安排。】

  桑知語不介意傅澤言的安排。

  老板讓她做格外的工作,都是另付酬勞的。

  她不嫌錢多,隨便傅澤言怎么安排。

  于是,她回答:【周末沒安排】

  這次,傅澤言沒再秒回。

  直到她參加了一個會議,有位高管一直演講他做的ppt,高管的演講能力不怎樣,聽得人昏昏欲睡,傅澤言罕見地走神了,微信上回復她。

  【我有朋友新買了個莊園,邀請我周末去玩,你有沒興趣?】

  上次跟傅澤言去參加他和他朋友們的局還沒幾天,這么快又有局,桑知語不太想去的,奈何扛不住金錢的魅力,答應了傅澤言。

  兩人一來二去地聊了幾句后,她瀏覽傅澤言給她發的莊園照片。

  突然,高管望向她:“桑助理,麻煩你幫我弄一下電腦。”

  冷不丁地被cue,沒聽清高管說什么的她,茫然地抬頭注視高管。

  高管的ppt頁面卡頓了,需要在電腦上弄一弄,桑知語離高管的電腦最近,高管叫她幫忙,于情于理都過得去。

  然而,眾人萬萬沒料到,坐在主位上的傅澤言發話了。

  “這點小事,你自己弄。”

  此話,看似輕描淡寫的,實則蘊含一絲不悅。

  在場沒一個是愚蠢的,幾乎都是人精。

  畢竟,這是中層以上的管理會議,能混到這級別地位的人,腦子不可以蠢,至少得會揣摩清楚上面的意思。

  高管僅是請桑知語幫個小忙,沒想到傅澤言讓自己弄,霎時,不禁尷尬地笑了笑,略微諂媚道:“是,傅總。”

  傅澤言幫自己解圍,桑知語面上不動聲色,微信上跟傅澤言說:【傅總,會議結束后,我再看您發的照片。】

  雖說這場會議的重要程度不高,老板走神了,不會尷尬,但她走神就會很尷尬,幸好剛才高管不是叫自己發表意見什么的,否則,她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隨著高管把ppt上的內容講完,按照原定規劃,會議還得持續半個多小時,傅澤言不讓會議繼續,直接宣布散會。

  會議結束得猝不及防,桑知語急忙拿起東西,跟上傅澤言的步伐。

  傅澤言似有心等待她,步伐緩慢。

  兩人本來是一前一后的,現在是肩并肩。

  “你認為是周六好,還是周日好?”

  傅澤言問的這話,桑知語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詢問她想出行的時間。

  她思考幾秒:“周日吧。”

  跟傅澤言去他朋友的莊園玩,性質和工作差不多。

  她希望周六在家躺著,周日再出門工作。

  “好。”傅澤言頓了頓,“用不用我去接你?”

  老板親自接送自己,桑知語有些不好意思。

  主要是她有車,不必讓傅澤言接送。

  而且,傅澤言接送她的次數多了,莫名有種曖昧的感覺。

  她搖搖頭:“謝謝傅總的好意,但不用麻煩您接我,我自己開車。”

  兩人身后是有人的,距離隔著不遠。

  后面的人,一聽到他們聊天內容,下意識和同事對視。

  傅總和桑助理周末是要到哪工作嗎?

  大家都沒有往兩人其實是出去玩的方向聯想,覺得他們周末見面,一定是因為工作的緣故。

  ***

  周日。

  桑知語起了個大早。

  傅澤言說了,莊園早上比較好玩。

  她一踏出主臥,前夫就滿懷疑惑地走過來。

  “八點,休息日,老婆,你起這么早,做什么?”沈辭對女孩的生活作息了如指掌,她一旦早早起床,他就覺得不對勁。

  “我起多早,跟你有什么關系?”桑知語白前夫一眼,“浪費口舌的廢話,你是逮著機會就問!能不能問點有營養的問題?”

  “這不是廢話。”沈辭瞥了瞥主臥內部。

  不好把女孩逼得太緊,擔心適得其反后,他沒強行住主臥,和女孩同床共枕,不清楚她昨晚幾點睡的,但她休息日起得如此之早,有點蹊蹺。

  “我加班。”桑知語佯裝生無可戀地道,“本來就煩了,你還要問那么多,更煩人。”

  某種意義上來講,她不是撒謊,是確有其事的加班。

  “這樣?”沈辭從女孩的臉上捕捉到厭倦,“那你早點完成工作,早點回來。”

  如今,他不敢再提她換工作之類的話語。

  都知道她討厭他總是說那些,他得克制克制自己。

  “要你說,我又不傻。”桑知語疲憊般地捂住嘴巴,打了個小哈欠,“走了。”

  “我送你下去。”

  沈辭走在女孩的前面,把大門打開,順手把女孩的挎包拎住,一路送她到地下停車場。

  桑知語隨前夫這般做,只要他不找人調查她的行蹤,不死皮賴臉地陪同她,她無所謂他做些什么。

  目送女孩開車離開后,沈辭手機響了。

  是公司股東打來的電話。

  他最近工作也很忙,若非想辦法住進了桑知語租的房子里,他能擠出來找她的時間相當有限。

  車子駛出地下停車場,桑知語神色一下子變得輕松愉悅。

  不在家對著前夫,去和喜歡的老板呆在一起,認真來說,不能完全算是和工作差不多,算……

  算什么呢?

  一時半會,她也說不上來。

  只知道自己寧愿對著傅澤言,也不愿意對著前夫。

  前夫討她的嫌,傅澤言可不會。

  如果把傅澤言和前夫做個比較,傅澤言是處處討她的喜愛。

  想到傅澤言在她出門前打給她的電話,桑知語紅唇一抿,綻放燦爛笑容。

  帶著好心情的她,準時到達傅澤言給的地址。

  結果,她想不到,車還沒下,就看見一個不是很想看到的身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