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78章 平衡好兩條船
  不對,偷什么情?

  她腦子進水了,出現這般侮辱自己和傅澤言的感覺。

  桑知語晃了晃腦袋,讓自己變成‘正常人’。

  女孩突然搖頭晃腦,引起傅澤言的好奇,不禁問:“你怎么了?”

  聽見傅澤言問她,桑知語牽強地揚起笑容:“我怎么,就是酒喝多了,需要醒醒神。”

  “你……沒醉吧?”傅澤言回想女孩今晚喝過多少酒,“或者是微醺了?要不要我扶你到家門口?”

  什么叫分寸感,這便是!

  看看傅澤言的紳士風度,對比一下家里那個死皮賴臉的前夫,桑知語唰地提升了對傅澤言的觀感。

  她笑著拒絕道:“謝謝關心,但我不至于那種程度。”

  女孩的委婉拒絕,傅澤言并未強求。

  下了傅澤言的車,桑知語一步步走進小區內部。

  不過,背后猶如有一道視線一直盯著她。

  她忍了好久,才回頭。

  只見,傅澤言站在夜色下,定定不動地目送她。

  一時之間,面對這一幕,桑知語說不清內心是什么感受。

  可她以前習慣了自己和沈辭之間,自己向來是追逐的那個人,又或許她站在原地,看著沈辭頭也不回地離開,將自己遠遠甩在身后,當有人這樣不讓自己追趕,陌生而……

  使人怦然心動?

  念頭一冒起,桑知語快速壓下。

  不要瞎想一些有的沒的!

  傅澤言不一定是她前不久想象的那樣。

  自己仍處于封心鎖愛的階段,她愛不上其他男人。

  再說了,解決不了前夫,她哪敢談什么戀愛。

  戀愛等于她和她男朋友都得倒霉!

  桑知語加快步伐,回到家中。

  夜色已深,沈辭還沒睡。

  看到等待的人終于回來了,他迎上前:“老婆。”

  話音未落,沈辭嗅到隱隱約約的酒氣,劍眉頓時微擰:“你身上有酒味?你不是加班嗎?加班哪里來的酒味?”

  “我不止加班,還跟同事玩了啊。”桑知語邊臉不紅心不跳地撒謊,邊走過前夫,“你以為我是你,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在公司里誰的臉色都不用看,不必跟人打交道嗎。”

  老板和員工確實不同,加上桑知語跟自己報備過,大概幾點回來,沈辭劍眉舒緩,跟上她的腳步。

  “我都說了,你幫別人打工,不自由。”此次是個機會,他再度試圖說服女孩進入他的庇護下,“我給你……”

  “打住!”桑知語停下腳步,扭頭望向前夫,“我也說過好多遍,我討厭依附你而活的日子,我不想被人拿捏,日后方便你搓圓捏扁我。”

  “行,我以后不提了,尊重你的選擇。”沈辭保證地道。

  既然女孩不喜歡他說這些,他得牢牢記住,以后不可提。

  因為女孩非常在意自己‘不尊重’她。

  他擔心自己再在她底線邊緣游走,她一定生很大的氣,不肯搭理自己。

  “難得你說了回人話。”桑知語沒力氣跟前夫說太多話,進入房間。

  到點睡覺了,她比平常洗漱的速度要快。

  躺床上時,桑知語慣性地看會手機。

  傅澤言發了她微信消息。

  【今晚占用了你的私人時間,不好意思。】

  【明天上午我放你假,你在家好好休息,下午再來公司。】

  好體貼的老板!

  哪像……

  桑知語心底還沒稱贊完傅澤言,見到前夫靠了過來,飛速關機,順帶作出嫌棄前夫的神色,不悅道:“一天不像八爪魚成精,你會死,是嗎?”

  說這話,她其實有點心虛。

  怕前夫發覺她的異常,也發覺她和傅澤言不是普通的雇傭關系。

  注意力在抱著女孩睡覺上的沈辭,沒去關注女孩剛才拿手機看了什么,覺得她寧愿看手機,也不愿看自己的行為,極其正常。

  他閉上眼眸,手搭在女孩的肩膀上,催促:“老婆,睡覺吧,再不睡,你明天起不來。”

  “……”桑知語無言以對。

  自從前夫住了進來,她仿若多了個人形鬧鐘,不讓她賴床。

  隨手放好手機,她順帶關了臺燈,睡覺前,還推了一把前夫,希望他離自己遠點。

  然而,前夫堪比效果最強的膠水,死活黏在自己的身上,壓根推不動。

  她擺爛地放棄掙扎,將就入睡。

  將要睡著,桑知語記起一件事,急忙開燈,重新打開手機。

  沈辭被女孩幅度大的動作微微嚇到:“老婆,你做什么?”

  “你管我。”桑知語不耐煩地說了句,隨即把手機的鬧鐘關閉,并把放在床頭柜上的鬧鐘都關閉,而后安心睡覺。

  沈辭迷惑:“你是關鬧鐘嗎?”

  為了堵上前夫的嘴巴,桑知語回應:“是,我明天早上請假了,不去公司。”

  黑暗中,沈辭轉動腦袋,下顎精準找到女孩的臉頰,貼在女孩的臉頰上。

  女孩皮膚細膩,宛若初生嬰兒的皮膚,令人愛不釋手,他下顎有一下沒一下地摩挲,順便問:“你明天早上有事?”

  “累了,不想上班,歇會。”事實說不得,桑知語糊弄道。

  “原來如此。”沈辭相信了女孩的說辭。

  女孩言行舉止沒有讓人奇怪的地方,她還愿意和自己同床共枕,他還有什么可懷疑的?不管她白天做什么去,只要她晚上回來便好。

  聽著前夫的聲音,桑知語心虛依舊。

  大概是沒熟練跟前夫撒謊,自己瞞著他做的副業,是不能讓他知道的事。

  片刻后,她給自己加油打氣。

  她干嘛心虛?

  即使她和傅澤言是真的談戀愛,那也是名正言順的,她沒對不起誰!

  女孩在自己懷中轉動幾次,似尋找舒適的睡姿,沈辭判斷她應該沒那么快睡著,找話題跟她聊天。

  桑知語一句話都不想跟前夫說,回應了幾次前夫,就嚴肅道:“別說話了,我好困,你再說話,打擾我睡覺,小心我一腳踹你下床。”

  “可……我們沒離婚前,你不是說你很喜歡睡前閑聊,有助于夫妻感情嗎?”

  前夫又提起往事,她本想罵他的,但仔細一聽,前夫語氣略微哀怨,這是怎么回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