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76章 親愛的男朋友
  和前夫同一屋檐下,住的時間久了,桑知語忍無可忍,覺得自己需要換個地方暫住,透透氣。

  可是,去哪里呢?

  仿若一道難題擺在了眼前,她思來想去,都沒什么好地方。

  恰逢周五下午時,傅澤言外派任務,她主動攬下。

  坐在主位的傅澤言,望向十分主動的女孩,眼神微微一變。

  “這個調研工作到外地出差大半個月,不適合你。”他沒想任務安排給桑知語,便直白道,“你是我的助理,我不出差,你出什么差。”

  “……”桑知語猶如被哽住。

  她缺少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不回家。

  即使出差很累,但比起在家對著煩人的前夫,她更愿意工作。

  片刻后,她義正言辭地道:“傅總,正因為我是您的助理,我才適合做調研,我……”

  “你不適合。”傅澤言打斷她。

  傅總和他的助理貌似起了爭執,其他人紛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避免傅總動氣怒來,遷怒于別人。

  不過,其他人也好奇,桑知語為什么很想出差的樣子。

  “我……”桑知語試圖說服傅澤言。

  怎料,傅澤言拿起手機,好像敲打鍵盤,給誰發送消息。

  隨后,傅澤言給眼中藏有暗示地看著她。

  桑知語秒懂傅澤言是讓她看手機,立刻打開手機。

  【桑助理,請你記住,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

  【你人到外地,我帶誰去看探望爺爺?】

  瀏覽完畢傅澤言的消息,桑知語尷尬地捋了捋頭發。

  差點忘記自己扮演傅澤言的女朋友了。

  她掩飾一笑:“是,傅總您說的對,我不適合出差。”

  兩人情況突然峰回路轉,其他人都捕捉到兩人剛才一致的動作。

  傅總和桑助理都看手機,兩人是悄悄網上交流了嗎?

  奇怪,有什么是不能當著他們的面說的?

  好奇歸好奇,其他人不表露出來。

  也許傅總和桑助理在交流不能被他們知道的機密。

  開完會,桑知語跟著傅澤言的步伐出去。

  “桑助理,你來我辦公室。”

  傅澤言驀地吩咐自己,桑知語點頭應道:“好的,傅總。”

  進了傅澤言的辦公室,她一秒不等地道歉:“傅總,剛剛不好意思。”

  傅澤言含笑望向她:“沒事。”

  老板不介意自己忘記他安排的‘任務’,但桑知語仍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剛剛表現得像拿錢不辦事……

  “我有件事想問你。”傅澤言在沙發落座,順帶示意桑知語坐對面。

  “什么事呢?”

  “你很喜歡出差?”

  “一……”桑知語想了想,最終選擇說實話,“一般吧。”

  同樣是工作,出差比在辦公室坐著要累許多,她不是受虐狂,自然對出差一般,可現在家里不是有個討人嫌的前夫嘛,她想跑路到外地透透氣。

  “既然一般,你那么主動?”傅澤言不理解。

  在傅澤言疑惑的注視下,桑知語隱藏真實心思,作出忠誠員工的模樣,認真道:“我想幫傅總解愁分憂。”

  “我們都這么熟了,類似的場面話不用說。”傅澤言看得出女孩是說場面話,假得容易讓人一眼看穿,忍不住提醒她下次別講同風格的話。

  桑知語眼睛睜大些。

  這么熟?

  她和傅澤言沒多熟,就普通的雇傭關系罷了。

  不好跟老板唱反調,她順著他的話說:“好的,我以后不說了。”

  “今晚有個局,我要帶女伴,你提前準備準備。”傅澤言慣例地吩咐道,“梳妝打扮產生的花費,我私人給你報銷。”

  桑知語不懂就問:“是私人局嗎?”

  正常來講,出于工作的話,絕對不是傅澤言私人給她報銷,是公司給她報銷。

  她基本能判斷傅澤言去的是私人局,但得確認一下。

  “對。”傅澤言目光短暫在桑知語那張明艷精致的臉停留,“不要打扮得太職業化,生活氣息濃些。”

  傅澤言非第一次叮囑她了,桑知語明白地點點頭。

  她上班時就喜歡穿得職業化,一方面彰顯自己的精明干練,另一方面是省事,既然老板有要求,又肯報銷,她肯定順著老板的審美來。

  于是,到了傍晚時分,傅澤言看見仿佛大學剛畢業的女孩,略微驚訝。

  若非在公司,桑知語想轉個圈展示給傅澤言看。

  看她打扮得生活氣息濃不濃。

  傅澤言勾唇淺笑:“清水出芙蓉。”

  “謝謝傅總的贊美。”桑知語笑道。

  “走吧。”

  “好。”

  坐上傅澤言的車,桑知語瞥了瞥親自開車的老板,不由問:“傅總,您這次的局都有哪些人,我要注意哪方面的東西?”

  “記得你是我女朋友就行。”

  傅澤言說這話時,目光依然專注看前方的道路情況,沒看桑知語一眼。

  聽了這話的桑知語,頗為訝異地盯著傅澤言線條完美無瑕的側臉,接著問:“那傅總怎么沒提前給我酬勞?”

  傅澤言向來喜歡提前給她酬勞的,今天居然沒有提前給。

  “……”經提醒,傅澤言不自然地輕咳一聲,“抱歉,等會給你轉賬。”

  “不要緊,您慢慢轉也行。”桑知語擺擺手。

  “你的關注點……”傅澤言挑了挑眉,“跟我出去,關注點可以留意下別的東西,另外,我不會少你一分錢的。”

  無論在桑知語身上花多少錢,他都是心甘情愿,只要她開心即可。

  老板強調不會少給自己酬勞,桑知語意識到自己鉆進錢眼里。

  一在工作狀態,她想的只有錢。

  都怪沈辭!

  明明她以前對金錢不如此渴望和在意的!

  如今,偶爾開口閉口都是錢,弄得自己庸俗。

  她可不想在老板面前,塑造成自己僅有庸俗的形象。

  不利于她升職加薪!

  桑知語做了個嘴巴拉上拉鏈的動作:“謝謝傅總。”

  “我不說過了嗎?在公司以外的地方,我不喜歡生活和工作混淆,你不必叫我傅總。”傅澤言頗具深意的余光掠過副駕駛位置,“你前不久還叫我親愛的男朋友來著。”

  桑知語尷尬得想鉆洞。

  那是她一時腦子進水,閑得沒事調侃傅澤言的。

  事后回想起來,她腳趾扣地。

  現在傅澤言拿出來說,她決定管好自己的嘴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