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68章 前夫持續引誘她
  沈母叮囑自己一句,便走了。

  桑知語看著沈母漸漸遠去的背影,略感尷尬。

  都怪前夫!

  這種時候,她不好找管家,給自己安排別的房間。

  免得明天一早起來,沈母問她和沈辭怎么了。

  迫于無奈,桑知語回到房間里。

  女孩說要到別的房間睡覺,結果回來了,沈辭意外地揚起劍眉:“老婆,你改變主意了?”

  “是,我改變主意了。”桑知語狠狠地磨磨牙。

  “那是……?”沈辭可不認為女孩是回來跟他做男女之事的,她表情明顯看起來是想找他算賬的,至于算什么賬,他并不清楚。

  “還用問嗎?”桑知語走到前夫的身邊,拿起枕頭便揮舞起來。

  連續揍了前夫幾下,她不解氣地命令道:“你,下去!”

  女孩拿枕頭打自己,沈辭沒什么感覺。

  面對女孩的命令,他不禁擰起劍眉:“我下去做什么?”

  “我不管!”桑知語瞥了瞥地板和沙發,“床只有一張,我睡!你要么滾去別的房間,要么在這隨便挑個地睡。”

  “……”沈辭沉默了。

  “快點!”桑知語催促道。

  “抱歉,這個我恐怕不能聽你的。”沈辭坐著不動,打定主意不挪地。

  “你不聽我的,明天就從我家滾出去。”桑知語大腦飛速轉動,幾乎是絞盡腦汁地想,如何讓前夫爬出她家,自己不再被迫和他住一起。

  想了一通,根本沒有合適的辦法,她有點沮喪。

  “滾不了。”沈辭實話實說,“我是人,是用腳走路,不會滾。”

  “……”桑知語黑臉,“少跟我講冷笑話。”

  “睡吧,再不睡,你等會該說我打擾你睡覺了。”沈辭起身,“我進浴室。”

  “干嘛非得用這里的浴室,你去別的房間,不行嗎?”桑知語不滿地道。

  她想趁著前夫走出去的那瞬間,趕緊把房門反鎖,隔絕他進來。

  雖然知道完全隔絕不了前夫,前夫隨時找得到人進行暴力開鎖,但她相信前夫基本分寸是有的。

  畢竟這是他母親家里,他那么做,肯定引起他母親的關注,把場面弄得丟人。

  “你又不讓我伺候你,我只能自己解決。”沈辭收回邁起的步伐,與女孩正面相對,“還是說,我不自己解決,你用……”

  前夫話沒說完,桑知語便猜預判他完整的話語是什么。

  她不爽地打斷他:“用你個頭!信不信我刀了你,讓你變太監?”

  她不再是前夫招之則來、呼之則去的床上用品,傻乎乎地滿足他的一切要求,包括他不合理的要求,譬如,會未委屈到自己的低姿態。

  前夫敢把她用手等部位幫他解決的方式實行,她一定敢閹了他。

  “我不信。”沈辭確實不信女孩會說到做到。

  “我告訴你,你再不消失在我的眼前,激起我的叛逆心,這太監我讓你當定了!”桑知語冷冷威脅道,“趕緊滾。”

  沈辭不說話了,轉身走進浴室。

  憋著不好受,他需要舒緩舒緩。

  若非怕引起女孩的嚴重反感,他本來想在床上解決的。

  趕走了前夫,桑知語哼一聲,回到床上躺著。

  怎料,沒過多久,前夫就從浴室里出來。

  出來就出來吧,前夫沒好好穿衣服!

  不對,他是根本沒穿!

  縱然一起做過無數次男女之事,但他們現在不是夫妻,撐死就是有名義上的表兄妹關系,前夫這般模樣,擺明是挑戰她的底線。

  “姓、沈、的!”桑知語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道。

  沈辭明白女孩在生什么氣,解釋道:“我衣服弄濕了,里面也沒有浴巾,我只好這樣出來。”

  “你煩死了!”桑知語移開視線,“辣眼睛!”

  “我哪里辣眼睛了?”沈辭問道。

  “從頭到腳都辣眼睛!”

  “老婆,我可記得你說過許多次,你喜歡我的身材。”

  “……閉嘴!”桑知語絲毫不想聽前夫說起往事,只想讓用膠布把他的嘴巴給封住,讓他一天天的沒事干,時不時來一句她不愛聽的話。

  “老婆,你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嗎?”

  “像你個頭!”

  “像口是心非,穿上褲子就不認人的無情。”以前經常聽到女孩對自己身材的夸贊,沈辭知道她很滿意自己的長相和身材。

  “誰口是心非,誰無情了?”桑知語氣得騰地坐起來,“你別站在這跟我說話了,去衣帽間拿衣服穿上!”

  “當然是你口是心非,你無情。”沈辭不去衣帽間,改道走向大床。

  前夫忽地走了過來,清晰地把前夫的全身上下一覽無遺,尤其他的要害部位有抬頭的跡象,桑知語太陽穴隱隱作痛:“你敢強迫我,害我又得吃避孕藥,你就死定了。”

  一年里,緊急避孕藥吃個三四次,就算得上極其頻繁,副作用很大。

  如今離她上次吃緊急避孕藥不久,短時間內她吃第二次,身體不一定受得住,她不想被副作用折磨。

  “老婆,你想什么呢?”沈辭自認自己沒太多的定力當柳下惠,但自己今晚百分百不強迫女孩,“哪怕我強迫你,我也會做安全措施的,柜子里還有避孕套。”

  “……”桑知語臉色微變,“你嘴上說著不強迫我,那你干嘛不穿衣服,還特意說柜子里有避孕套?”

  這房間放有避孕套,她是不奇怪的。

  可能是她和沈辭沒離婚的那會,來這里過夜的時候,沒用完,剩下了。

  問題在于這事從前夫口中說出來,變味了。

  “是你強調說我辣你眼睛,我要證明我不辣你眼睛。”沈辭余光掃了掃床頭柜,重新躺在床上,靠近女孩。

  “你干嘛?離我遠點!”一看到前夫的靠近,桑知語恨不得一腳踹飛他,以免他想方設法地跟她做男女之事。

  沈辭抓住女孩的手往自己的腹肌按,滿臉認真地道:“我哪里辣你眼睛?我記得你曾經對我的腹肌愛不釋手。”

  猝不及防地碰觸到前夫的腹肌,桑知語無語又無奈。

  她隨便說了一句辣眼睛,前夫用得著如此證明嗎?

  不過,有一說一,腹肌的手感容易讓人上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