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51章 毫無誠意的前夫
  車門不必手動關,桑知語說完前夫,便揚長而去。

  坐在車里的沈辭,望著女孩逐漸遠去的身影,唇角翹起的弧度不變。

  使用一次苦肉計,即擁有了和桑知語一起住的機會,現在還順利獲得送她上下班的機會,不得不說,苦肉計縱然使他的身體難受了幾天,但回報率相當喜人。

  他有點后悔了。

  后悔不早些使用苦肉計,近段時間才頓悟。

  進入公司的大門,桑知語都沒回頭看過前夫一眼。

  她原先不怎么好的臉色,在遇見也是這時候來公司的傅澤言,馬上發生變化。

  “傅總,早。”她柔和地淺笑道,眉眼沒有一絲一毫面對前夫的不耐煩。

  “早,桑助理。”傅澤言回應道。

  按了電梯上樓的按鍵,桑知語和傅澤言一同踏進電梯。

  大抵是昨晚扮演過情侶的原因,她對傅澤言有了濾鏡。

  這種心地善良、出手闊綽、和善溫柔的老板,簡直是帥得無與倫比,讓人忍俊不禁。

  不過,她產生了一點點好奇。

  傅澤言為什么是單著的?

  按理說,以他的條件,想找女朋友,非常容易的一件事。

  好奇歸好奇,可她分得清老板與員工的雇傭關系。

  員工可以在背后八卦一下老板的感情生活,當面表現出好奇,是不禮貌又作死的行為,她調整自己的神態,避免被傅澤言看出點什么。

  兩人置身狹小的密封空間,傅澤言僅需稍微低頭,便將女孩的面容看得十分清晰。

  將她似在思考的表情收入眼中,他不由問:“桑助理想什么?”

  “想,我何德何能遇上您這么一位好老板。”桑知語不假思索地拍馬屁,同時臉上綻放璀璨真誠的笑容。

  傅澤言是她老板,沒錯。

  但他給她的錢,能用‘財神爺’來稱呼他。

  對待財神爺,要有敬畏之心,以此下次收到翻倍的錢。

  傅澤言眼神微變,意有所指地道:“以前沒發現,桑助理的嘴巴原來可以這么甜。”

  彩虹屁是職場人少不了的技能,桑知語以前不屑學這類討好人的東西,但前夫給她挖坑帶來巨大的影響,使她深刻認識到什么叫一分錢也能逼死人。

  老板發她錢,她說幾句好聽的話討好老板,是理所應當的。

  畢竟,她收到的錢不是很小的錢。

  沉浸于拍老板馬屁的思維的她,沒聽出傅澤言的意有所指,笑容濃郁些地道:“傅總說笑了,我嘴巴向來挺甜的。”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其實不難。

  難的是,能不能擺正心態,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愿意為此付出多少。

  有的東西想得到,就得說好聽的話,她這算是被生活所迫。

  傅澤言目光不動聲色地落在女孩殷紅誘人的唇上,體內那股熟悉的生理沖動涌現,腦海在想,什么時候他能嘗嘗她的紅唇是什么滋味。

  是不是很甜?

  又是哪種口感呢?

  頂樓已到,桑知語注意力全放在自己馬上要開始的工作上,壓根發現不了身旁的老板在想什么,也不覺和老板肩并肩走路,有哪里不對勁。

  坐在工位上,她進行一天的忙碌。

  下午四點,前夫來電話了。

  “老婆,你今天準點下班,還是加班?”

  前夫非得來接自己下班,桑知語也是服了他。

  他到底是有多閑?

  明知道她有車,而且現代交通發達,公共交通工具很方便,她用不著他接她。

  她揉額:“要我說幾遍,你能不能找點正經事做,別老纏著我。”

  “找你是正經事之一。”沈辭認真道。

  “……神經,無聊!”桑知語聲音壓得很低。

  本想直接掛電話,依照前夫的行事作風,擔心他一來這,會進來辦公室找她,到時自己和昔日在巨象集團的那般,弄得眾所周知她是盛元集團的前老板娘。

  無所謂別人說自己的閑話,可有人毫無眼力勁,舞到她的面前,也挺煩人的。

  話音未落,她道:“我今天準點下班。”

  “好,我準點來接你。”沈辭笑著掛斷電話。

  聽著斷線聲,桑知語煩躁地皺眉。

  前夫越來越纏人了!

  偏偏她拿前夫沒辦法。

  曾經愛上誰不好,愛上位高權重的前夫,把她弄得處處受前夫干擾。

  時光倒流不了,難以改變現狀,她無聲地深嘆一口氣。

  告訴了前夫,自己是準點下班的,因此,一到點,桑知語立即收拾東西,打算下班,下級這時有工作來問她,她不好不理睬。

  耽擱了點時間,搞得前夫要等她,她毫不內疚。

  一見女孩從寫字樓里面出來,沈辭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未等自己一上車,桑知語聽見前夫問:“老婆,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嗎?”

  她條件反射地想了想。

  不放假的工作日,即便是傳統的節日,那也是不重要的日子。

  她余光掃了掃前夫:“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不用鋪墊,我沒耐心。”

  “明天是520。”沈辭提醒道。

  “……哦。”桑知語臉上滿滿的敷衍。

  520是商家炒作出來的節日,給男女關系玩‘我愛你’諧音梗來用作紀念和慶祝的,她一離異人士,又沒戀愛可談,這節日沒有必要過。

  前夫主動提及520,千萬別跟她說,他想過520。

  沒說前夫腦殘,已屬她客氣。

  “我臨時有急事,明天得飛b市解決,不能在家陪你過520,我們今天提前過,可以嗎?”沈辭記得,桑知語以前最愛過大大小小的節日,520是頗受她重視的日子。

  如今,他想和她過大大小小的節日。

  “……”桑知語感覺前夫無聊至極,“我和你離婚了,嚴格意義上來講,離婚后我們沒有任何關系,跟你過520,我還沒神經。”

  女孩嫌棄自己的濃濃之意,言溢于表。

  沈辭覺得她就差沒直白說:你不配和我過520。

  但這不要緊,他想和她過就行。

  等女孩系好安全帶,他邊發動車子,邊問:“我選了一家你喜歡的餐廳,我們今晚去吃燭光晚餐?”

  “……”桑知語克制不翻白眼,“有時候,無論我怎樣看你,你都是很不尊重人的。請問,無時無刻不尊重我的你,有丁點復婚的誠意嗎?我從你身上硬是捕捉不了一絲一毫的誠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