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49章 恩愛的跡象
  讓前夫別來煩自己,一整晚,桑知語都沒被前夫煩到。

  洗漱完畢,準備入睡前,她眼前浮現了前夫那張俊美立體的臉龐。

  前夫明擺著想和自己一起住主臥,但在她不同意之下,他最后也沒跟自己爭奪主臥的居住權,順從地去客房住下了。

  客房和主臥不是同一邊的區域,是相對不太好的區域,離主臥一小段距離。

  無論距離多遠,總歸是一個屋檐下,她沒一開始發現前夫想賴在這的煩躁。

  現階段,她和前夫有種微妙的平衡。

  前夫不頻繁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動不動地煩她,她能把他當成透明的空氣,還能當自己多了個室友。

  回想今晚兩人的聊天,桑知語感覺隱隱捕捉到,如何讓前夫按照她所期望的那樣去做事的竅門。

  給他畫大餅?

  畫一張只要他聽她的話做事、她用不了多久就點頭答應跟他復婚的大餅?

  前夫似乎愛吃這種大餅?

  可大餅是她無意識中畫出來的,并非刻意去畫的。

  這東西也不能多畫!

  前夫當真了,萬一認為自己充滿希望地可以跟她復婚,她打死不復婚,后果怎樣?一定會招來前夫的報復?

  他九成不放過她!

  算了,這竅門別用了,避免給自己找麻煩。

  ***

  次日。

  桑知語被鬧鐘準時叫醒,奈何拖延癥發作,死活不想起床,迷迷糊糊地賴床。

  直到前夫來敲門,提醒她:“老婆,你再不起床,你要遲到了。”

  “……”她滿臉黑線地皺皺眉。

  剛想發脾氣,轉念一想,將前夫當成人形鬧鐘,她怒火壓下去。

  她不情不愿地起床,順帶朝外面說:“你好煩啊!我有鬧鐘,用不著你來叫我,吵死了!”

  恢復兩人一起住的時間不長,沈辭依然清楚桑知語的生活作息和習慣。

  愛睡覺,愛躺著不動,有時候還不愛工作,拖到賴不了床的時候再起床。

  提醒她起床后,他回到餐桌旁坐著,等待她過來吃早餐。

  加速收拾好自己,桑知語壓根不如前夫所料地去和他共進早餐。

  等到了桑知語出門的時間,不見她過來,沈辭知道她不在家里吃早餐,要到公司的飯堂吃,心中并無不高興。

  比平時出門晚,加上遇到一段路是塞車幾分鐘,桑知語想罵人。

  要遲到了!

  上天沒眷顧她,她到達公司時終究是遲到了。

  不僅如此,她還被傅澤言撞見她匆匆趕來的樣子。

  傅澤言沒說她遲到的事,在微信上問她準備好沒有。

  一看到消息的她,腦子沒反應過來,想準備好什么?

  下一刻,她敲了敲自己的榆木腦袋。

  傅澤言昨晚讓她提前進入她是他女朋友的狀態,她忘記這事了。

  沒提前準備,肯定不好告知老板,以免老板懷疑她能力不行。

  經慎重的思考,她回復:【傅總,您放一百個心,我準備好了。】

  傅澤言沒再來新消息,而是在下午的時候來找她。

  “桑助理,走吧。”

  無需直說,桑知語懂傅澤言帶她去哪里。

  她笑瞇瞇地應聲道:“好的,傅總。”

  本以為上了傅澤言的車,就是直達醫院,桑知語沒料到,途中,傅澤言帶她來一家她以前出入過的高級商場。

  她不解:“傅總,您這是……?”

  “你打扮太職業了,需要換一身生活氣息濃點的衣服。”傅澤言裝若不經意地環視四周的各大品牌店,實則掩飾自己想送禮物的心思,“預防被我爺爺看出點什么。”

  被傅澤言一提醒,桑知語恍然大悟,意識到自身的問題。

  不是小朋友,工作也有快三年了,擔任的崗位是重要崗,不得打扮隨意,得注意形象,體現自己的精明干練,她早已適應自己工作日就作職業打扮。

  傅澤言是帶女朋友去探望爺爺,而非助理!

  她確實該換一身打扮。

  秉承著速戰速決,桑知語不用傅澤言來決定,直接帶他到自己喜歡的品牌店里,挑選了平時喜歡穿的風格的衣服。

  年輕男女,又是男帥女美的組合,店員下意識地將兩人當成情侶。

  見桑知語一陣風地拿了幾套衣服,在鏡子前打量合不合適,店員笑著建議道:“女士,您要是猶豫不決,不妨讓您男朋友幫忙參考?”

  “……”桑知語說尷尬,不尷尬,可完全不尷尬,也有點尷尬。

  好在她和傅澤言不是第一次被誤認為情侶,她很快就不把這當一回事。

  反觀傅澤言,倒非常像進入了她是他女朋友的狀態,跟店員說:“我女朋友看的這幾套都包起來。”

  聞言,桑知語把目光從鏡子中移開,投放在傅澤言的臉上。

  他神色正常,說出的話一點不覺得尷尬。

  老板這般自然,自己若扭扭捏捏,則顯得不敬業和職業素養欠缺。

  她掃了掃衣服吊牌上的價格,如心疼男朋友大出血地道:“這幾套都買,是不是太多了?”

  這家商場沒有奢侈品牌以外的普通品牌,這幾套衣服加起來,至少得花個三五十萬,傅澤言全給她買了,出手不是一般闊綽,是十分闊綽。

  “我不缺錢,我樂意給你買。”傅澤言掏出銀行卡,遞給店員。

  店員嫻熟地接過銀行卡,帶領傅澤言去收銀臺。

  拿著衣服仍站在鏡子前的桑知語,耳邊回蕩傅澤言剛才的那句話,有被取悅到,不由嫣然一笑,不自覺間提高了對傅澤言的總體印象分。

  不管傅澤言是什么身份,但人難以拒絕金錢的誘惑。

  傅澤言拿錢砸她,是讓她扮演好他的女朋友,她定不讓他失望!

  最終,桑知語換上了生活氣息濃的衣服,手上拎著滿滿的袋子,走出了店鋪。

  “我全幫你拿。”傅澤言朝她伸手,“挺重的。”

  “謝謝親愛的。”桑知語沒跟傅澤言客氣,用著女朋友的語氣地道。

  傅澤言剛剛說了,這里離醫院很近,再開車十幾二十分鐘便到了,她不要表現得兩人不像情侶,適當表現出他們恩愛的跡象,

  避免車子停在醫院前了,還得浪費時間讓她進入狀態,防止被旁人察覺端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