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47章 她有男朋友了
  老板的操作讓人迷惑!

  桑知語沒為此耗費心神,繼續正常工作。

  這一忙,便不知不覺到了傍晚時分。

  今天得回家里住了!

  她一點不想回家,可不回家又不行。

  難以預測前夫那人會不會不消停,他一旦鬧起來,超級無敵煩人。

  懷著抗拒的情緒,她準備下班。

  不料,內線電話響起,傅澤言找她。

  需要她今晚加班嗎?

  “桑助理,有件事請你幫忙。”傅澤言語氣非常客氣。

  “傅總,您說。”桑知語心想,傅澤言是她老板,作為給她發工資的人,他倒也不用說話如此客氣,弄得她有點毛毛的。

  “你進來我辦公室,我當面跟你說。”

  “好的。”

  電話一掛,桑知語二話不說地前往傅澤言的辦公室。

  見到她進來,不知道是否她的錯覺,傅澤言似隱隱透露靦腆。

  這突如其來的念頭,下一刻,她感覺自己腦子進水了。

  傅澤言怎么可能靦腆?

  他對誰靦腆,都不能對著員工靦腆吧?

  傅澤言站了起來,示意桑知語到沙發那邊坐下,不必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

  老板這么一弄,桑知語不免有些緊張。

  因此,導致她坐在沙發的姿勢格外端正。

  她面上掛著職業化的笑容:“傅總,請問您是有什么事呢?”

  “我有個不情之請。”傅澤言語速較慢,目光微微垂下,沒有直視對面的女孩。

  桑知語不由大膽猜測。

  如果是工作范圍內的事,傅澤言大可不必這樣說,命令她執行就完事了。

  所以,傅澤言是有私事找她幫忙嗎?

  她眼睛微瞇:“傅總,您先說出來,我看能否幫到您。”

  言下之意便是,她答不答應,要看事情的具體內容。

  前夫給她上過的課太多了,她已經學會仔細留心眼,害怕被別人坑。

  “就是……”傅澤言狀若思考,“能否請你假裝扮演我的女朋友。”

  “!!!”桑知語不禁一怔。

  她是給傅澤言當助理的打工人,竟然還要客串演員嗎?

  “這……這……”她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應。

  傅澤言抬目注視對面的女孩:“我知道我的請求過分了,但我實在找不到比你更合適的人選。”

  “傅總是出于什么需求,想找我扮演你的女朋友呢?”桑知語不是不能扮演,是看傅澤言給的錢夠不夠,只要錢給夠,她沒什么不可以的。

  “我爺爺生病住院了,他老人家怕他沒幾年活頭,看不到我結婚生子,帶著遺憾走,催我趕緊找女朋友,我一下子找不到,唯有出此下策,安慰他老人家。”

  傅澤言說的是真話,他爺爺確實生病住院,也確實催促他結婚生子。

  本來,一開始他沒想到找人扮演自己女朋友的,但早上聽了一群人對桑知語的夸獎,加上他原先就對她積累了一定的好感,何必不趁此機會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最后誰分得清?

  桑知語好歹是結過婚的人,知道一些長輩是很難打交道的,因為長輩也許是年紀大了,或是其他因素,往往會變得固執,堅持己見,聽不進去別人說什么。

  而且,老人家喜歡看兒孫成家立業和開枝散葉是很正常的。

  她并未懷疑傅澤言話語的真實性,只是眼珠子轉動,想了幾圈。

  “那個……”傅澤言沒主動提報酬,自己提報酬,她掩飾尷尬地假咳一聲,“傅總,忙我是可以幫的,報酬那塊怎么算呢?”

  人嘛,天生愛錢,她缺錢。

  這事,名義上是幫忙,實則和工作差不多,她收取適當的報酬,理所應當。

  “按次收費?你扮演一次,我給你二十萬?”傅澤言想開價一百萬一次,但價格太多,容易使人產生防備,以為他意圖不軌。

  “二十萬?”桑知語眼前一亮。

  “你是覺得少了?還是多了?”傅澤言試探地問。

  早已不是風光無限的沈太太,從家里搬出來那會,她全副身家就剩三十萬,即使是現在,二十萬對她來說,也稱得上巨款,桑知語燦爛一笑:“不,我覺得剛剛好。”

  “暫時定下二十萬一次,你若表現好的話,我給你漲價。”傅澤言面上不動聲色,其實腦子在想著,追求女孩,不能光靠嘴巴說說,得付出實際行動。

  這些付給桑知語的酬勞,當做是他討她的歡心的付出。

  “謝謝傅總!”桑知語真想雙手合十,感謝上天,給了自己這么一位闊綽的老板,“那傅總您詳細說說扮演您女朋友,要做些什么?”

  看在錢的份上,傅澤言列一百條細致的要求,她都會鞭策自己完成的。

  傅澤言剛想開口,見到女孩拿出手機,打開了備忘錄,仿若認真聽老師講課的學生,生怕自己忘記了重要的知識點,得事無巨細地記錄下來。

  這般的她,比平日嬌俏靈動,可愛極了。

  他壓下內心的喜悅,一一跟她說了她需要做點什么。

  桑知語邊聽邊打字,最后做了總結。

  得出的結論是,傅澤言的要求不多,不復雜,相對簡單。

  她只需在他爺爺住院期間陪他三不五時地探望,作出老人家喜歡的模樣。

  而老人家喜歡的晚輩都比較一致,無非是嘴甜,哄得老人家高興。

  就這活,她對此表示,太簡單了。

  她曾經靠這招搞定過沈母!

  沈母不是她婆婆,和到了是她準婆婆的時候,她都能把沈母拿下。

  傅澤言的爺爺,則不在話下!

  桑知語信心十足地道:“傅總,您放心,我收您的錢,絕對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絕不讓您有機會差評,一定每次都給我五星好評。”

  “那……”傅澤言笑了笑,“你提前進入是我女朋友的角色?今晚回家醞釀醞釀,明天跟我去醫院?”

  “沒問題!”桑知語差點想拍心口來保證。

  “桑助理,我對你給予厚望,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傅澤言意有所指地道。

  “肯定不讓!”

  “好,你下班回家吧,明天見。”

  傅澤言剛才當場微信上給她轉賬了二十萬,備注得明明白白是‘報酬’,把這筆錢變得合法合理,即使傅澤言是個黑心老板,日后想追回給她的錢,法律上也不允許。

  工作還沒做,就收下了報酬,桑知語心情愉悅,語氣歡快地道:“傅總拜拜。”

  傅澤言不語,目送女孩出去,眼中逐漸充斥寵溺的笑意。

  他算是發現了,桑知語對錢特別感興趣。

  多給她一些錢,他即能見到和平時不同的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