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44章 狠狠羞辱前夫
  沒料到,女孩以迅雷掩耳不及之勢地把門關上了,沈辭望著隔絕自己和女孩接觸的門,不由失笑一聲。

  “好,我聽你的。”

  睡不成主臥,只要是能住在這套房子里,他無所謂睡哪。

  前夫的笑聲傳入耳中,桑知語聽得一陣來氣。

  這人簡直是臉皮厚到堪比防彈衣了,已經開始有反客為主的姿態。

  等他身體徹底好了,她一定要把他掃地出門!

  將自己以前丟失過的顏面,一并還給他!

  她惱怒瞪一眼門,到床上躺著。

  可能是她心理作用,或是前夫留下的氣味太持久了,她感覺床上用品全都沾滿前夫的氣味,聞不到自己的氣味,這讓她煩躁。

  奪回自己的房間,前夫卻以另一種形式地存在。

  無奈之下,她把床上用品全部換了。

  這下子,再也聞不到前夫的氣味,她舒適地閉上眼睛、睡覺。

  而在客房的沈辭,相比桑知語,適應良好。

  ***

  轉眼,來到了周末。

  不用白天工作,晚上回來對著討厭的前夫,雙重的勞累。

  現在是一整天都得面對前夫,桑知語一刻都忍不下去了,吩咐前夫找來的傭人:“把沈辭的東西都收一收。”

  “是,太太。”傭人利落地應聲道。

  見傭人毫無疑義地執行,顯然不理解自己話語真正的含義,桑知語擔心傭人白忙一場,耽誤趕走前夫的時間,解釋道:“我的收不是簡單的收拾,是要把他東西當成行李地收拾。”

  “太太,您這是……?”傭人不解。

  “按我的去做,不要問為什么。”桑知語擺擺手,示意傭人抓緊時間完成。

  “好的。”

  有錢人家的房子多的是,傭人下意識以為桑知語和沈辭準備換地方居住,因此需要收拾私人物品。

  看傭人行動起來了,桑知語眼前浮現出昔日的場景。

  等下,把前夫連帶行李地趕出去時,她必須親自檢查前夫的行李,看他有沒有‘偷’她東西,狠狠羞辱前夫一番,為自己報仇雪恨。

  傭人手腳極其麻利,沒多久就來向桑知語匯報:“太太,我都弄好了。”

  “行,沒你的事了,你下班吧。”

  打發走傭人,桑知語覺得自己比前夫仁慈幾分。

  至少她羞辱他,不當著別人的面。

  這造成沈辭午覺醒來時,看見女孩神色冷酷地站在門口。

  他條件反射地問:“怎么了?”

  “你,帶著你的行李,滾出我家!”桑知語指著大門口,十足冷傲的命令態度,“以后你不準再踏進半步。”

  “……”沈辭沉默地看了看大門口。

  “快點!”前夫的紋絲不動,桑知語不耐煩地催促。

  “老婆,你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沈辭微抿薄唇。

  “你管我有沒有搞錯,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抱歉,我聾了,我聽不到你說什么。”

  “……”桑知語氣得雙手叉腰,“姓沈的,你跟我裝傻?說好的,我只照顧你幾天,你現在病都好了,你還賴在我家?”

  “用‘賴’來形容是不貼切的,我是憑實力住下的。”沈辭頓了頓,改掉說辭,“我付錢了,五千萬不應該只夠住短短幾天。”

  “少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

  “我是跟你講道理。”

  “好好溝通,你不聽?非逼我動手,是吧?”桑知語不跟前夫客氣了,抓住前夫的手,就拽著他往大門口走去。

  沈辭順從地跟著女孩的步伐,直至走到大門口的邊上,而后不動了。

  在前夫身上,桑知語領教過許多次男女之間的力氣懸殊。

  但她以前真沒發現,前夫故意不想動的情況下,自己用盡全身的力氣,都不能讓前夫移動半分。

  一通用力后,注意到前夫猶如觀賞馬戲團的猴子在表演的神情,充滿了玩味,她松開了他的手,一拳精準地打在他的肩膀上:“你、出、去!”

  撓癢癢般的疼痛,沈辭不看在眼內。

  不過,他看見了擺放在一旁的行李箱。

  “誰的行李箱?你又要出差嗎?”沈辭不自覺地問,“去哪個城市,多久回來?”

  “這他大爺里面裝著你的行李!”桑知語沒好氣地罵道,“你煩不煩?我讓你在我家住了幾天,已經算很不錯了,趕緊滾!”

  “老婆,看來,我還要提醒你一件事。”

  前夫在這種時刻張嘴準沒好話,桑知語猜測得到他想說什么,警告他把話咽回去,不然,她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除非我想走,否則你趕不走我。”

  前夫氣定神閑地說這句話,直接把桑知語的怒氣值飆升到最高。

  “和我住,有什么好的?”她完全不理解前夫死活跟自己住的行為,“你整天在我眼前晃悠,刷存在感,以為這樣我就答應跟你復婚了?”

  “想和愛的人呆在一起,是本能。”沈辭不抗拒本能,并且熱衷做到現實和本能希望的那樣,“跟你以前老想黏著我一樣。”

  “……”桑知語怒目圓瞪。

  不提以前,前夫就會死嗎?

  他死皮賴臉的行為,還用愛她來包裝!

  無語至極!

  他哪門子愛她了?

  學了點情話,便到處亂用?

  她鄙夷地將前夫從頭到腳掃視一遍:“你好油膩!油膩得像把廚房里放著的油全部喝光了,導致你油嘴滑舌的,連人都變丑了。”

  “我哪里油膩、油嘴滑舌了?”沈辭正色道,“你快修正你的錯覺。”

  “不對,你都二十八歲了,男人的花季過了,難怪整個人變得又油又丑。”無法將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復制讓前夫感受,桑知語決定采取別的羞辱手段。

  “……請注意,我二十八歲的生日還沒到,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是二十七歲。”

  沈辭向來不介意別人如何說他的外形,他外形怎樣是有目共睹的,但愛的人開口說他和別人不一樣,他很是介意。

  “反正你就是又油又丑,倒我的胃口!”桑知語佯裝嫌棄地拍了拍前夫的胸膛,“現在把你上衣脫了,我估計看到的不是胸肌和腹肌,是油膩膩的肥肉!你與其在這跟我沒意義的糾纏,不如好好鍛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