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42章 前夫多了助攻
  “知語,下班回來了。”沈母熱情道,“坐。”

  沈母示意她坐的位置,是沈母和沈辭的中間,桑知語不想跟前夫挨著坐,佯裝沒看見沈母的示意,選擇坐到兩人的對面上。

  桑知語表現不刻意,但沈母依然一眼看穿桑知語,是嫌棄跟兒子坐一起。

  “沈辭生病,多得你照顧,我還沒跟你說聲謝謝呢。”

  沈母并不介意桑知語對兒子的嫌棄,宛若沒看穿她的心思。

  畢竟,桑知語和兒子已離婚許久,兒子不顧她的意愿,住進她家里,兒子遭到她的嫌棄,是應該的。

  “林阿姨客氣了。”桑知語想說自己沒怎么照顧前夫,自己現在想把他掃地出門,得虧教養控制她,不然她立刻行動。

  “唉。”沈母輕嘆一口氣,摸了摸兒子的額頭,“我還是放心不下,接下來幾天,繼續麻煩你了。”

  “……”桑知語一個激靈。

  前婆婆是什么意思?

  拜托她多照顧幾天前夫?

  好說歹說,前婆婆對她不薄,不能當著前婆婆的面瞪前夫,她控制自己不瞪人,擠出一抹略微牽強的笑容:“林阿姨,我工作事情比較多,恐怕照顧不了沈辭。”

  “沒事,他臭小子身體素養算壯實的,你盯著他準時吃藥就行。”沈母望了望自己陪兒子去醫院拿回來的藥,“就這些藥。”

  “……”桑知語有苦說不出。

  前夫不是個智障,他懂得準時吃藥的。

  不用她盯著他!

  但無論如何都得顧及前婆婆曾經對她的好,她不好把煩躁情緒外露得太明顯,得保持大方自然的笑容。

  “林阿姨,要不,您把沈辭帶回家靜養幾天?”她建議道,“我這地方小,我白天出去上班了,下班時間也晚,沒個人專門伺候沈辭。”

  “我倒想,他不肯。”說著,沈母像來氣了地重重一拍,拍在兒子的手背上,“這臭小子和他早死的犟種父親一樣,一旦犟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桑知語明面上不接話,心底無聲地罵前夫。

  何止是犟,分明是厚顏無恥!

  “知語,辛苦你了。”沈母真誠地道,“我就這一個孩子,我怕他有什么閃失。”

  桑知語能體諒為人母親的心情,可她體諒了沈母,誰來體諒她?

  她不禁扶額。

  下一刻,意識到這時候作出扶額的動作,是極其失禮的。

  她急忙放下扶額的手,佯裝無事地道:“行,林阿姨您放心,這幾天我一定好好照顧他,直到他安然無恙。”

  “相信你,我放心了。”沈母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

  桑知語望向從她進門到現在沒說過話的前夫,前夫眉眼間蘊含著的笑意格外顯眼,有種奸計得逞的樣子,十分欠揍。

  驀地,她記起自己買來送給沈母的生日禮物。

  “林阿姨,你坐一會,我拿個東西。”

  她起身,路過前夫之際,狀若不小心地狠狠踩了一腳前夫的腳。

  什么叫窩囊?

  她這會就叫窩囊,拒絕不得沈母,唯有把煩躁情緒向前夫身上發泄。

  被踩一腳,沈辭不當回事。

  主因女孩的那點力氣,看似用力,實則對他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

  兒子和前兒媳的腳剛才重疊,沈母看得真真切切。

  看得出桑知語是故意踩的,她不拆穿。

  小年輕,肝火旺盛,生氣了,踩一踩人,相當正常。

  被踩的是兒子,又不是她,隨便桑知語踩。

  將禮物拿了過來,桑知語笑著遞給沈母:“林阿姨,沈辭都病成這樣了,下周我恐怕沒時間去你家給你祝賀,提前把生日禮物給你。”

  “有心了。”沈母掃看兒子,“看看知語,再看看你,一點不貼心。”

  沈辭不言語,靜靜地看著母親‘表演’。

  母親知道他成功入住桑知語的房子,正在為他住下來找名正言順的理由。

  說完兒子,沈母重新望著桑知語,感嘆道:“我當初就不應該只生一個孩子,生了這臭小子,三天兩頭氣我。如果我多生一個孩子,二胎是個女兒,該多好啊。”

  聽著聽著,桑知語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么像一人唱紅臉一人唱白臉,沈母是唱紅臉的那位。

  她安慰道:“林阿姨,你別傷心,等沈辭再婚了,叫他努力給你生個孫女。”

  “他生什么?”沈母輕嘖一聲,“這臭小子,我以前喊他早點生個孩子,他知道他如何跟我說的嗎?他說,他是男人,他生不了孩子,讓我跟你說。”

  “……”桑知語無話可說。

  難怪沈母嘖一聲,這確實是前夫的說話風格。

  生來就處于高高在上的云端,前夫估計這輩子都極難學會站別人的角度,去感受別人聽到難聽的話的情緒,從而改一改說話風格。

  “依我看,這臭小子絕后算了。”沈母忽地嚴肅地道。

  “……”桑知語猶豫自己要不要進房間呆著,說實話,她不愛聽母親教育孩子,尤其被教育的是前夫,這對母子倆的話題和自己相關。

  “離過一次婚了,長點教訓,還要長點腦子!”沈母戳了戳兒子的太陽穴,“學著做讓妻子喜歡的好丈夫,也要做讓孩子尊敬愛戴的好父親,別好的不學,挑壞的學,你……”

  話沒說完,見桑知語突然站起來,沈母停止往下說。

  桑知語微笑道:“你們聊,我去洗漱。”

  “好,你去吧。”沈母露出些許友善慈愛的笑容。

  桑知語頭也不回地進入主臥。

  雖然主臥被前夫住了,但她私人物品基本都在主臥。

  桑知語一走,沈母收回戳兒子的手,面上顯現嫌棄。

  “媽,你該剪指甲了。”被母親戳的那幾下,沈辭仿佛被針扎了,有刺痛感。

  “剪什么指甲?”沈母冷眼掃向兒子,“給我做出認錯挨打的模樣。”

  “知語不在,演給誰看?”沈辭壓低聲音。

  “……沒點演戲的職業精神!”沈母恨鐵不成鋼地收回目光,“你說說,你以前放著好日子不過,不聽我的話,把知語作跑了,難為我一把年紀,還要幫你跟她復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