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40章 前夫無賴住下
  傭人沒敢進去房間內,只敢站在門口,不輕不重地敲了幾下門,隨后說:“沈總,請您用餐!”

  說了幾遍,遲早沒見到里面有人出來,傭人弱弱地回到桑知語的面前。

  “太太,沈總沒反應。”

  一聽前夫沒反應,桑知語就來火。

  前夫把自己當皇上了,指定讓她伺候,必須她叫,才有反應?

  看著傭人,她不好對露出怒火,示意道:“沒你的事了,你回去吧。”

  “好的,太太。”可以收工,傭人沒馬上快樂地走人,“那些碗碟,您和沈總不想收拾的話,等我晚上來收拾。”

  桑知語隨便點了點頭,起身走去房間。

  不愿意伺候前夫的暴躁情緒,使她粗魯地捶了捶前夫的心口,耐心欠缺地質問:“你搞什么?傭人都做好飯菜了,你還不起來吃?”

  心口被捶,沈辭醒了過來。

  他從平躺變成半躺,虛弱地望向女孩:“我沒力氣。”

  “……”桑知語深呼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別生氣了,“你別跟我講,你希望我把飯菜端進來,一口一口喂你吃?”

  “我想,但你不會答應的。”

  “那你想什么?你愛起不起來吃飯,反正餓死的是你。”

  “我再躺會。”沈辭確實沒力氣,不是故意耍賴。

  “懶得理你!”丟下這句話,桑知語轉身出去。

  在客廳呆久了,她也煩躁。

  原本屬于自己的主臥,變成是前夫的地盤,她忽地有種寄人籬下的錯覺。

  明明是她花錢租的房子!

  越想越不爽,她返回房間:“你錢包呢?”

  女孩突然問自己要錢包,沈辭不解地問:“做什么?”

  “你說的給我報酬,現在給!”桑知語不管前夫以后問不問自己要回錢,至少錢到手,她拿去買理財產品或放在銀行賬戶上是能產生收益的。

  只要數額足夠大,收益便足夠可觀。

  她賺點收益也好,省得房子被前夫白白住了,自己還被他氣個半死

  “錢包沒拿過來。”沈辭將手機遞給女孩,“你可以用手機操作,密碼你都知道,你想轉多少錢出去都行。”

  手機一到手,桑知語沒跟前夫客氣。

  一通操作,她打算將五千萬轉入自己的賬戶里。

  沈辭一動不動,靜靜地看著女孩坐在旁邊操作。

  女孩難得沒對自己橫眉冷眼、神色柔和,有幾分像她仍愛著自己的模樣,他唇角不禁微微勾起,此刻的心中得到一絲滿足。

  操作完畢,桑知語見好就收地把手機還給前夫。

  “你還不起來吃飯?等下,飯菜徹底涼了,你可別嚷嚷著不好吃,叫我給你熱飯!”她嫌棄十足地朝前夫說完,恨不得一腳踢前夫下床,讓他占據她的床。

  “我起,我起!”沈辭聽話起床。

  望著前夫從走出房間,桑知語即刻去反鎖,躺回屬于自己的床。

  傭人做的是病人餐,飯菜清淡可口,但沈辭沒多少食欲。

  勉強吃了一些,他想回到房間里。

  結果,房間的門怎么也打不開。

  他敲了敲門:“老婆,開門!”

  “不開,滾!”桑知語狠心地拒絕道。

  前夫高燒已退,整個人看起來無大礙,他趕快回他的房子,別在她家賴著,給她添堵了,她是不會開門讓他進她的房間!

  “我去客房。”

  隨著前夫的話音落下,微弱的腳步聲響起,桑知語徹底無語了。

  不在她房間呆著,就去客房呆著,這人她是趕不走了嗎?

  算了,不管他了。

  忘記前夫的存在,她打開投影儀,閑得無聊地看電影。

  這一看,就到了傍晚。

  又到點吃飯了,她不準備和前夫碰面,悄悄點了外賣,打算再悄悄下樓拿,完全避開前夫,以免前夫一進她的房間,死活不肯出去。

  可惜她低估了前夫,她一打開房門,便看見前夫倚在客廳的沙發上。

  一聽到動靜,前夫向她望來:“你去哪?”

  “要你管!”說著,桑知語快步離開。

  沈辭瞥了瞥時間:“你又吃外賣?”

  桑知語充耳不聞,不回答前夫的問題。

  當拿著外賣回來,發現前夫躺在了她的床上,她已經不是多么憤怒了,是百般無奈的氣笑。

  “你喜歡在我房間呆著,房間就讓給你。”

  舍得花錢給自己好的居住環境,時刻都能體現好處的,她租的這套房子一共有四個房間,主臥被前夫占了,還剩下三個房間任由她挑選。

  話一說完,桑知語到餐廳呆著。

  由于自己在房間呆了一下午,她并未清楚傭人有沒有再來過,看餐桌上干干凈凈的,廚房也是像沒人用過的樣子,推測傭人應該來過。

  那前夫吃過晚飯了嗎?

  念頭一掠而過之際,她鄙視自己的善心。

  前夫沒燒成傻子,他餓了,會知道找吃的!

  她管他吃不吃飯,干嘛呢?

  怕他餓死?

  雖是這么想,但她吃完晚飯后,仍去問前夫:“你身體怎么樣了?吃過晚飯沒?”

  女孩罕見的關心,沈辭原本就不舒服,這會裝出更加不舒服的模樣,有氣無力地道:“難受,沒吃。”

  “……”桑知語皺眉,“發個高燒,都一天一夜了,還有完沒完。”

  前夫說難受說了一整天,別今晚又給她燒起來。

  她不耐煩地走近他,手直接放在他的額頭上,再放在自己的額頭上。

  與自己正常的體溫相比,前夫的體溫不異常。

  她將前夫上下掃量一遍:“你不要給我裝難受,我不是醫生,而且你沒必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你要是真難受就去醫院或者叫醫生過來。”

  “我不想去醫院。”沈辭咳嗽幾聲,“人是吃五谷雜糧的,哪能沒點小病小痛,我挺幾天就沒事了。”

  “那你回你家挺,賴在我家是怎么回事?”桑知語拿起一旁的抱枕,發泄般地扔在前夫的懷中,“我懶得戳穿你的小心思了。”

  前夫看樣子不止是想讓她照顧生病的他,他還有借著生病的理由死賴在這住下,別以為她沒注意到,客廳擺放著她下午反鎖門前沒有的物品。

  這擺明是前夫去他的房子拿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