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38章 老婆香香軟軟的
  不管情不情愿,都得和前夫睡一張床上,桑知語推開些前夫,盡量讓自己占的空間大一點,躺得舒服。

  奈何她推開,前夫立即又靠了過來。

  反復幾次后,她累了,直接擺爛地閉眼睡覺。

  這一晚,桑知語睡得不安穩。

  沒人會喜歡一覺醒來,受到發現旁邊躺了個死人的驚嚇。

  因此,她時不時地醒來,用手摸一摸前夫的額頭,檢查他體溫是持續滾燙,還是逐漸下降,判斷自己要不要再把家庭醫生叫來,或者給前夫喂退燒藥。

  直到天色快亮了,她扛不住精神和身體的雙重疲勞,沉沉地睡去。

  忘記關閉鬧鐘,鈴聲響起的那一刻,桑知語想死的心都有了。

  被吵醒的她,煩躁地把鬧鐘關閉。

  手機隨手塞到枕頭底下,桑知語打算繼續睡覺。

  不同于鬧鐘鈴聲的音樂響起,有人打她電話。

  她只好重新從枕頭底下拿出手機,看到是傅澤言來電,暫時壓制煩躁,平常語氣地道:“喂,傅總。”

  “這么早,沒吵到你睡覺吧?”傅澤言打開免提,再次瀏覽桑知語凌晨發來的請假消息。

  即使嫌棄老板吵到自己睡覺,也不能說真話啊,員工該有員工的自覺,桑知語搖搖頭:“沒。”

  “我看你說今天請假,是家里有事,恕我冒昧問一句,你家有什么事?”

  傅澤言并非故意詳細問桑知語的請假原因,上次她請假是他帶她去參加商業宴會出了意外,這次他擔心是后遺癥。

  被問及家里有什么事,桑知語下意識地望向睡在床另一邊的前夫。

  前夫沒受外界聲音的影響,仍是睡著的安靜狀態。

  過了一個晚上,他臉上好似恢復了點血色,不像昨晚嚇死人不償命的蒼白。

  前夫生病,賴在自己家,讓自己照顧他,這原因,她是說不出口的。

  她思考片刻:“是我的私事,不方便跟別人說。”

  “行。”傅澤言放下心來,“明天見。”

  “傅總再見。”

  掛斷電話,桑知語再看著熟睡的前夫,頓時心理不平衡。

  她被他折騰得不輕,她都醒了,憑什么他還睡著?

  心里不平衡的驅使下,她捏住前夫的鼻子。

  缺氧使沈辭一下子睜開眼眸,不明所以地望著捏他鼻子的女孩。

  把前夫弄醒了,桑知語迅速用手測量他的體溫,感覺他體溫恢復正常了,立即冷酷無情地道:“從我的床上滾下去,滾回你的房子里!”

  苦肉計生效,得以留宿在她家,還和她同床共枕了,沈辭不像輕易離開。

  他恍若未聞,拿開女孩的手,佯裝剛才睜眼是睡覺時的小動作。

  “姓沈的!你別給我裝睡!”桑知語懶得辨認前夫是不是裝睡,但從她的角度,前夫哪怕是真睡,也像裝睡,“給我下去!”

  沈辭聞言,頓時側身,埋首在女孩的脖頸間,緩聲道:“老婆,我還是難受。”

  前夫死不要臉地貼上來,桑知語想使勁踹飛他。

  怎料,她沒來得及行動,前夫猶如八爪魚,四肢并用地纏住她。

  一時之間,她動彈不得,僅有腦袋可以轉動。

  “你差不多就行了啊!”桑知語快忍無可忍了,“我照顧你了一晚上,累得慌,你再不快點滾,讓我好好睡個覺,我高低挖個坑把你就地埋了。”

  “我沒力氣。”沈辭依舊埋首在女孩的脖頸間,貪戀地嗅著她身上的清新,以及她發間散發的洗頭水香味,“昨晚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以后再也見不到你。”

  “……”桑知語忽略前夫后半句可怕的話語,針對他的前半句話地道,“你在搞笑嗎?沒力氣起床,但有力氣纏著我?你說謊,從來不臉紅,是吧?”

  “我真的不是說謊。”沈辭抬頭,注視近在遲尺的女孩,“我全身乏力和酸痛。”

  “你就是欠揍!”桑知語面無表情地抓住前夫的手,如同處理臟東西地甩開,“趕緊把你的腳拿開,不然,我動手了!”

  “你動,最好打死我。”沈辭說話的同時,把雙腳拿開了。

  前夫的言行不一致,看在他高燒終于退了,還算是一個虛弱的病人的份上,桑知語不跟他計較說了使她厭惡的無賴話語。

  她扯了扯被子,重新蓋好后,眼睛一閉,警告道:“你不滾,你別說話,打擾我睡覺!”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前夫沒再說過話,耳邊靜悄悄的。

  前夫也沒纏上來,不知不覺中,她與周公成功會面。

  其實,愛的人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沈辭是忍不住想把她摟入懷中,甚至做一些親密的舉動,但不好干擾她睡覺,只好作罷。

  不知過去多久,桑知語睡夠了,外面的陽光也異常燦爛。

  中午了?

  她看了看墻壁上的掛鐘,的確是中午十二點多。

  伸個懶腰,她打算起床,發現前夫還在自己的床上,糟心得不得了。

  這人不會是把她家徹底當成他家了吧?

  前夫沒死,對前夫的母親能有交代就行,桑知語不想管前夫的狀況,自顧自地起床,而后去洗漱。

  殊不知,她前腳起床,前夫后腳跟著起床。

  刷牙沒刷幾下,鏡子中忽地多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隨即一雙大手赫然出現在她的小腹上,背后傳來結實的碰觸感,她不禁滿臉黑線。

  前夫站在她后面,抱住了她!

  扭不了頭,桑知語唯有瞪著鏡中的男人:“姓沈的,你有大病嗎?沒看見我在刷牙?煩不煩?你就算想當一輩子的狗皮膏藥,等我刷完牙再來!”

  幸好她情緒不激動,也沒被前夫的神出鬼沒嚇到,否則她指定吞下不少牙膏的泡沫,到時她氣得真的會打人。

  男性和女性的生理構造不同,女性更為柔軟一些,沈辭不是第一次覺得桑知語整個人香香軟軟的。

  大概是失去過后,顯得更為珍貴,以前唾手可得的香軟,不用自己主動獲取,她無時無刻地往自己身上靠,現在重新擁有,他驚覺自己原來十分迷戀她的香軟。

  迷戀得想一輩子都把她禁錮在自己的懷中,讓她永遠離不開自己。

  “老婆,我餓了。”他邊迷戀地吸了吸鼻子,邊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