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37章 和前夫同床共枕了
  只要前夫不嘎在她床上,他生什么病都行。

  不過,早上出門的那會,她看到的前夫好好的。

  短短一白天,他怎么就要死不活了?

  桑知語邊詢問前夫,邊不像剛才那么粗魯地搖晃他的肩膀。

  終于,經她的一番努力下,前夫睜開了眼眸。

  他的眼眸不聚焦,帶有人生病時脆弱的疲憊光芒。

  “老婆,我難受。”

  前夫又叫自己老婆,還是在自己討厭他的情況下叫的,若非看在他生病的份上,桑知語握緊的拳頭,高低砸在他的臉上,讓他體驗到生病帶來的難受外的痛感。

  “你難受,跟我說,有什么用?我不是醫生,你該去醫院。”她望了望門口,“趕緊叫你的人過來,把你弄醫院去。”

  “我好難受。”

  未等她話音落下,前夫坐了起來,抓住想離去的她的手。

  男女之間的力氣懸殊,不是隨便說說的。

  即使男人生病了,他力氣照樣碾壓她。

  掙不開前夫的禁錮,她怒目注視他:“我幫你叫人過來,行了吧?”

  說著,桑知語環視四周,看前夫的手機放哪里。

  他沒改過密碼,她打得開他的手機。

  可惜前夫聽不進去她的話語,死活拽著她的手,還過分地埋首在她的懷中。

  霎時,桑知語猶如炸毛的貓咪,低頭盯著懷中的前夫。

  “姓沈的,你一天天的別鬧事,行嗎?”

  生病了就該去看醫生,賴在她身上,神經病吧?

  “我好像發燒了。”前夫不止埋首,雙手還緊緊地抱住她的腰身。

  他從頭到腳都傳遞出一個信息,他不愿意從她的身上離開,仿佛粘著她,他即可藥到病除,以此不難受了。

  “我數三聲,你給我放開!”桑知語威脅道,“你要是不放開,看我不揍你。”

  “你揍吧,我不還手。”

  “……耍無賴,能不能有個限度?”

  前夫再這樣下去,她真要打人了

  “我難受,你幫我拿點退燒藥給我吃,可以嗎?”沈辭在女孩懷中一動不動,掩飾眼眸中的得逞笑意。

  母親說了,女人最容易心軟。

  他那些所謂的軟硬,對桑知語不起效。

  適當賣慘,將自己放在弱者的地位,說不定對桑知語有效。

  因此在她下班前,他在放滿冰水的浴缸泡了好久,把自己成功泡發燒了,為的就是在她家順理成章地留宿。

  “我家哪有退燒藥?”桑知語根本沒準備藥物。

  “點外賣叫人送過來?或者你叫我的人送過來?”沈辭離開女孩的懷中,重新脆弱地躺床上,面色蒼白得似不盡快吃退燒藥,就要嘎了的前奏。

  怒火沖到天靈蓋了,桑知語忍著不發火。

  “你仗著生病,以為在我這有特權,是嗎?”她用力去扯前夫蓋著的被子,“我才不吃這套,給我起來!”

  “起不來,我沒力氣。”語畢,沈辭閉上眼眸。

  前夫不因生病噶在她的床上,見狀,桑知語都想手刃前夫,主動讓前夫嘎了。

  “姓沈的,你給我記著!”她邊罵,邊拿前夫的手機點了外賣。

  選擇的是加錢緊急派送,十幾分鐘后,桑知語接到外賣員的電話。

  下樓拿了外賣,她嫌棄地拆開藥物,順帶拿了一杯溫水到房間里。

  “起來,吃完退燒藥,給我滾!”

  前夫如果吃完藥,還賴在她家,看她不賞他一巴掌。

  結果前夫不回應她,她生氣地捶了捶他的心口,然后用手測量他額頭的體溫。

  他大爺的!

  怎么這么燙?

  桑知語被前夫身上的高溫嚇到,翻箱倒柜地找體溫計。

  可她家確實沒準備備用藥物和醫療器材,她只得又點外賣。

  外賣員一把她體溫計送來,她急忙把體溫計放在前夫的額頭。

  39.1°!

  這高燒蠻嚴重的!

  前夫似乎燒得昏迷不醒了,她如何處理?

  不能真看著前夫噶在她的床上吧?

  顧不得喂前夫吃退燒藥,桑知語立即致電沈家的家庭醫生,把對方叫了過來。

  經過檢查,家庭醫生道:“沈總可能是著涼了,但也不排除病毒感染。”

  桑知語一直記得前夫的身體素質極好,一年到頭都不見得生個小病的那種。

  “送他去醫院?”她看了看床上沒有過動靜的前夫。

  這一刻,她擔心前夫噶了。

  她是討厭前夫,可沒討厭到讓他去死的地步。

  而且,前夫是沈母的獨子,沈母年輕時喪夫,年老時再白發人送黑發人,過于殘忍。她不為前夫考慮,也得為沈母是一個母親來考慮。

  決定送前夫去醫院,叫了救護車過來,桑知語偏偏沒想到前夫中途醒來,死活不肯去醫院,無比抗拒醫護人員碰觸他。

  她深深無奈了!

  前夫想賴在她家,倒也不用如此賴,拿自己的生命來下賭注。

  家庭醫生弱弱道:“太太,沈總不去醫院,那我們給他打退燒針?”

  “打吧。”桑知語沒眼看前夫,醫護人員愛怎樣讓前夫退燒就怎樣。

  回到家的時間本來就晚,這一番折騰下,她目光無意掃了掃墻上的掛鐘,發現凌晨一點了,眼前不禁發黑。

  目測今晚睡覺的時間不多,明天估計沒精神上班,桑知語不打算為難自己,發請假信息給傅澤言。

  發完信息,家庭醫生跟她說:“太太,這是專門針對高燒的退燒藥,沈總若反復發燒,你算準間隔的事件,給沈總喂下。”

  這時,桑知語反應過來一件事。

  家庭醫生開口閉口稱呼她為‘太太’,她已經不是沈辭的妻子,但今晚特殊情況,就沒糾正家庭醫生。

  等醫護人員走后,望著像安穩睡著、實則昏迷不醒的前夫,桑知語嘆了口氣。

  不僅是個粘人精,還是個煩人精!

  前夫睡她的床,那她睡哪?

  去次臥睡?

  可前夫顯然需要人照顧,預防他一不小心燒成個傻子。

  權衡了利弊,壓下了反胃的惡心感,桑知語不得已地做出選擇。

  便是和前夫同床共枕!

  當洗漱完畢,她躺到床上的那刻,前夫似感應到旁邊有人,側身向她靠近,他是沒貼上來,她依然想說一句:上輩子造孽了,這輩子遇到甩不掉的前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