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32章 前夫學會說情話了
  病得不輕!

  心底無聲地罵前夫,桑知語剛想接著工作。

  座機電話又響了,她第一反應以為來電人又是前夫。

  幸好留了個心眼,掃了一眼屏幕,發現是傅澤言打的內線電話,因此她沒開口就是罵人,而是溫和地笑道:“傅總。”

  “桑助理,來我辦公室。”

  “好的。”

  話筒一放好,桑知語去傅澤言的辦公室。

  可能是她被前夫氣瘋了,以至于她看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除了前夫,都格外順眼,忽地覺得她老板比平時帥氣不少。

  她習慣性地揚起職業化的笑容,走到傅澤言的面前。

  “有出差的工作。”傅澤言將一份文件交到桑知語的手里,“你安排。”

  有過陪同傅澤言出差的經驗,桑知語知道該如何做。

  拿著文件,她回到自己的工位上,開始制定出差的行程。

  一忙,便是到了晚上。

  光線突然被什么東西阻擋,有個影子覆蓋自己,聚精會神的她不由抬頭。

  “桑助理今晚加班嗎?”傅澤言在問她。

  老板問這種問題,桑知語習以為常了,點頭道:“加。”

  “你吃過飯了嗎?”

  “沒。”

  老板象征性地關心員工,她不當一回事。

  接下來,她萬萬沒料到傅澤言說:“一起下去吃飯?”

  桑知語大腦有點反應不過來。

  傅澤言大概是看出她的迷惑,好心解答:“人吃飽了,才有力氣工作。”

  人是鐵,飯是鋼,這道理桑知語是懂的。

  “行。”她暫停工作,跟著傅澤言一起下樓。

  老板也不是天天在辦公室吃飯,有時也會到飯堂。

  桑知語猜測傅澤言是趁著吃飯的時候,順帶檢查下面的人的工作情況。

  但傅澤言還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他拿了食物,就坐在她的對面。

  他和她一張桌子!

  她有個疑問,自己算是傅澤言的嫡系員工了嗎?

  不然,他為什么和她一起吃飯?

  “桑助理沒胃口嗎?”傅澤言動筷前,看眼前的女孩神色變換了幾次,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對飯菜毫無興趣的樣子,略感奇怪。

  “不是。”桑知語笑著否認,自然地吃起飯來。

  幾分鐘后,傅澤言恍然大悟般地問:“桑助理是不習慣和我吃飯?”

  桑知語不禁一怔。

  老板說話很直接,問到重點了。

  對方是給自己發工資的財神爺,說的話得是對方喜歡聽的,她道:“是有點不習慣,更多的是受寵若驚,因為我是第一次跟傅總吃飯。”

  “沒事,以后這樣的機會多著呢。”

  桑知語不接傅澤言這話,望著他面上的笑意,感覺哪里怪怪的。

  從她入職以來,傅澤言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她不同的感覺,其中最強烈的便是他無意中透露想把她開除的信號,現在她看他,有種如沐春風的舒適感。

  這反差大得她懷疑自己是不是換了一個老板。

  懷著不解,桑知語吃完了這頓飯。

  忙碌一天,終于回到家的她,想馬上躺床上。

  怎料,在玄關處準備放好包包和換拖鞋等,她余光隨意一瞥,瞥見前夫在客廳,前夫看到她回來,似有點驚喜。

  “你今天怎么這么晚?”

  前夫邊說話,邊朝她走來。

  剛拿到手的拖鞋,桑知語想砸前夫的臉上。

  “這是我家,不是你家。”

  她言下之意,前夫哪涼快滾哪去,別在她家自由出入。

  “我呆一會就走。”沈辭站在女孩的身旁,目光略微貪婪地注視她,“這幾天都沒見到你的人,我想你了。”

  自從說出那句‘我愛你’后,他像某種封印被打開,不認為勇敢表達自己對桑知語的情意是一件難為情的事情。

  “……”桑知語穿拖鞋的動作一滯,“少惡心我。”

  前夫說想她,和恐怖電影的可怕畫面讓人一樣驚悚。

  “說想你就是惡心你嗎?”沈辭佯裝沉思,“你日后會慢慢習慣的。”

  “……”桑知語張望四周,看哪里有膠布,迫不及待地想把前夫的嘴巴給粘住,用外部壓力使前夫說不了話。

  免得她聽多了類似的話,睡覺時會做噩夢,影響睡眠質量。

  “我來不止是想見你,我可以提一個對你來說是過分的要求嗎?”沈辭眸中浮現些許期待,兩只大手蠢蠢欲動。

  “知道過分,你還提?欠罵,還是欠揍?”桑知語原先不好奇前夫異于常人的腦回路,但他理直氣壯的模樣看得她滿臉黑線。

  “我想抱一抱你。”

  有些東西沒擁有過,想得到的念頭比擁有過后再想得到的念頭要弱,因為一旦擁有過,深知個中的美好和歡愉多么令人著迷,沈辭當前就是這般。

  他不奢求短時間內再次和桑知語做男女之事,但他想要實質的肢體接觸。

  桑知語面無表情地望著前夫:“你想抱,我就得給你抱?我是任由你擺布的布娃娃嗎?你是不是從未有過自知之明?”

  “我在征求你的意見,你答應我才會抱。”

  “……”

  前夫氣死人不償命的話語,她不禁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

  “你不要覺得自己處理了季家,你就有天大的功勞,拿來跟我談條件。”桑知語猜得到前夫的心思,前夫明里暗里地索要報酬,分明是想讓她本人滿足他。

  “我不覺得我有天大的功勞,這點小事我處理起來,不費勁。”沈辭頓了頓,“我只是純粹地想你了,想和你擁抱。”

  面對前夫眼下的行為,桑知語到了嘴邊的一堆臟話,最終變成吐出:“無聊,油嘴滑舌,把人當三歲小孩子!”

  無可否認,前夫確實長在她的審美點上。

  她喜歡什么,他就長什么。

  但此刻的他,十足像欺騙無知少女那般,仿佛說幾句所謂好聽的情話,她智商立馬回到戀愛腦的那會,高興得找不著北,任由他想干嘛就干嘛,可惜她長腦子了,不吃他這一套。

  見前夫欲要反駁自己,她搶話道:“不準再說話,閉嘴!”

  “閉不了。”沈辭轉身朝向門口,“我走了,晚安。”

  盯著前夫的背影,桑知語忍不住皺緊雙眉。

  真是無聊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