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29章 前夫是她的傭人?
  個十百千萬……

  桑知語下意識地數了數有幾位數。

  一千萬!

  季母拿出了一筆對于普通人而言是天文數字的錢!

  好朋友面上難掩驚訝,趙心妍好奇季母在支票上寫了多少錢,腦袋湊到好朋友的身旁,看清楚數字后,面上同樣遍布驚訝。

  將兩人的反應看在眼內,季母心中明了。

  趙心妍和桑知語大概率對數額是滿意的。

  季母不著急,耐心等候回應。

  豈料,趙心妍從桑知語手中拿走支票,交還給她,并說:“這錢我不是不收,只是你跟季清風說了后,我們簽署贈與合同后,我再收。”

  “今天不打擾兩位了,我改天和清風一起來。”

  季母不作逗留,爽快走人。

  瞥了瞥大門口,桑知語問:“一千萬足夠嗎?要不,多要點?”

  如果自己仍是沈太太,一千萬在她眼中是小錢,最多夠她買十件左右的高定禮服的錢,但她已離開上流圈子,靠自己的雙手賺錢,一千萬相當于巨款了。

  一千萬拿來養育一個孩子長大成人,理論上講,肯定是夠的。

  不過,誰會嫌錢多呢?

  能多要點就多要點!

  撇開養育孩子的成本,剩下的錢給孩子購置資產,挺好的。

  趙心妍點點頭:“夠了,我不貪心。”

  “那就行。”

  話落,桑知語想到另一個問題。

  季母這樣做,是不是沈辭處理的?

  其中有沒有設置了陷阱?

  她用手托著下巴,專注地望著趙心妍:“這事我幫不了你把關,你自己是法律從業者,有沒有陷阱,大概看得出來吧?”

  趙心妍本以為有詐,可從季母最后的言行來判斷,季家的確是想花錢打發她。

  自己原先就沒多想和季清風結婚,在季母到來前,自己想著的也是季清風給撫養費即可,如今天降一千萬,沒白白錯過的道理。

  她再不想要這錢,也得為孩子的將來考慮。

  趙心妍拍了拍好朋友的肩膀:“你別擔心,我看得出來。”

  倘若季母在贈與合同埋坑,她發現不了的話,書白讀了,上班的幾年也白干了,蠢得實在驚人。

  她的專業能力不允許她栽在這種合同上!

  “我還是有點擔心。”桑知語微微皺眉,“季家不是什么普通人,很難確定他們是否當面一套背后一套。”

  越往下想,越擔心,她回房間拿手機,打電話給前夫。

  又接到女孩主動打來的電話,沈辭眉眼間不禁多了些許溫柔:“怎么了?”

  “季家那邊,你用哪種方式處理的?”桑知語開門見山地問。

  “我的人剛去找季清風的父親。”

  “……”

  女孩突然沉默,沈辭接收信號錯誤,急忙問:“季家人再次找趙心妍的麻煩了嗎?”

  “人家都找上門來了!”桑知語萬萬沒料到,季母是在沈辭處理前就先來這的,“季清風母親剛從我這走人。”

  “什么?”沈辭擰緊劍眉,“等我幾分鐘,我上去找你。”

  搞了半天,前夫壓根還沒處理好,桑知語嫌棄地撇了撇紅唇。

  手機放回床頭柜上,她重新到客廳坐著。

  “你做什么去了?”趙心妍疑惑不解。

  “打電話問沈辭。”桑知語如實道,“我差點認為季清風母親到這,是被沈辭處理過的結果,沒想到沈辭都沒處理好。”

  “你又找你前夫幫忙?”趙心妍腦袋枕在好朋友的肩膀上,“為什么有種你前夫成了你傭人的錯覺?你給他發任務,他就完成任務。”

  桑知語輕嘆一口氣:“主要我們是普通人,難以對抗季家,沈辭的名頭好使。”

  即使不喜歡前夫這個人,她也不得不承認前夫權勢滔天。

  很多難搞的人和事情,放在他那,不足一提,根本不算什么。

  “辛苦你了,為了我,忍著惡心找你前夫幫忙。”說不感動,絕對是假的,趙心妍比誰都清楚桑知語多討厭沈辭,一分一秒都不想跟沈辭相處。

  “談不上多惡心,頂多是煩了點。”桑知語是被前夫弄得快沒脾氣了,他老經常纏著她,她甩都甩不掉。

  而且,他自己樂意主動幫忙,她讓他做點事情,他貌似心情不錯的樣子。

  他愿意當她的傭人,任憑她使喚,可不是她的問題。

  還是那句話,她沒逼他。

  門鈴聲驀地響起,趙心妍眼中夾雜警惕地掃向大門口:“季清風母親不會是又來了?”

  “不是她,是沈辭。”桑知語想也不想地糾正道。

  輕輕推開趙心妍的腦袋,她起身去給前夫開門。

  門一開,見前夫站在門口,她甩了他一記冷眼:“有些時候,你不用裝模作樣地按門鈴,直接開門進來就完了。”

  明明開得了門,偏多此一舉地按門鈴,給他開門的次數多得她煩了。

  沈辭邁進屋子里,掃了掃趙心妍,音量降低些地道:“趙心妍在,我自己開門,不禮貌。假如是你一個人在,那倒無所謂。”

  “看不出沈總是個懂禮貌的人。”桑知語眼神略微嘲諷地上下掃視前夫,“對別人講禮貌,對我就不用講,是吧?”

  “不是,你和別人不一樣。”有趙心妍在場,沈辭咽回剩下的話語。

  對待心愛的人和別人怎會是一個模樣?

  “拉倒吧。”桑知語沒空跟前夫說一些有的沒的,省得前夫語不驚人死不休,重復那套說愛她的謊言,過于驚悚。

  趙心妍坐著不動,目光在好朋友和其前夫之間流轉,問:“知語,你叫你前夫來的?”

  “哪有這可能!是他自己要來的!”桑知語毫不掩飾自己對前夫的嫌棄。

  她就沒主動邀請過前夫來她家里,反倒前夫活像房子是他的,恨不得在她這住下,當名正言順的男主人。

  也不知道他臉皮為什么如此之厚!

  厚得她偶爾想撓一撓他,檢測他臉皮的厚度是多少公分。

  他一點都不像她以前認識的他了,愈發地死皮賴臉,讓人無可奈何。

  趙心妍不語,挪動位置,到單人沙發上坐下。

  因為桑知語一落座在她右邊,沈辭跟著坐在桑知語的右邊,形成三人坐一張沙發的場面,自己雖沒坐中間,但極像當了沒眼力勁的電燈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