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316章 真和前夫睡了
  前夫在說什么?

  桑知語半個字都聽不進去。

  只要前夫動作不停,在取悅自己即可。

  她胡亂地點了點頭,示意前夫速度加快些,讓自己好受點。

  面對女孩的點頭,沈辭當她是答應了。

  暫時地滿足了女孩,他將女孩的裙子整理成原來的樣子,按了隔板的按鈕。

  隔板降下,前后座重新連在一起,司機通過后視鏡,注意到自家boss有話要說,瞬間打起十二分精神。

  沈辭吩咐道:“回天海豐園。”

  天海豐園是boss和桑知語的婚房,司機記得清清楚楚,立馬更改路線。

  吩咐完司機,沈辭又按了隔板的按鈕。

  短短幾十秒的時間,只見女孩就壓抑不住,一個勁地往他身上蹭,抓住他的手,暗示他再度用唇和雙手滿足她的的意味十足。

  目的地到達前,沈辭放過經歷了許久,久到他也快壓抑不住自己。

  車子終于停在他們的婚房門口前,他迫不及待地抱著女孩下車,快步踏進屋子里,直奔樓上的房間去。

  boss一陣風似的走過,管家懵了懵。

  一會后,管家回憶boss走過的畫面,有些疑惑。

  boss懷中似乎有人,那人的身形頗為眼熟。

  桑知語?

  這不是boss的前妻嗎?

  兩人和好如初了?

  管家好奇地往樓上的方向盯,試圖得到一手消息。

  回到房間的沈辭,將一直在催促和引誘自己的女孩放在床上,趕忙把房門關上,然后來到床邊。

  理智并未像女孩一樣全部喪失的他,現在有些猶豫不決。

  要滿足女孩,同時滿足自己嗎?

  真這樣做了,明天她少不得大發雷霆,自己得不償失。

  一時之歡和不好的后果,短時間內他做不出選擇。

  躺在床上的桑知語,被藥效折磨已久,體內的空虛和燥熱始終解決不了。

  身體到了快爆炸的邊緣,見原先取悅自己的男人就站在旁邊不動,神色似糾結地望著自己,她紅唇一撇:“我要,你給不給?”

  沈辭劍眉微擰:“知語,我最后問你一遍,你知道我是誰嗎?”

  男人不立即行動,磨磨唧唧的,桑知語忍不住生氣地反問:“你是誰,很重要嗎?”

  “重要。”沈辭強調道。

  這問題太重要了,重要到他明天是否撇得清責任。

  桑知語早已沒了耐心:“你做不做嘛?”

  說著,她用著軟綿無力的雙手撐著床起來。

  即使沒了理智,認不清眼前的男人是誰,但這里她生活了三年,環境十分熟悉,肢體記憶仍存在,她一起來就朝著浴室走去。

  男人不肯和自己做,體溫又滾燙得她如同被火爐烤著,她必須想辦法降溫。

  女孩跌跌撞撞地走路,沈辭放心不下,急忙上前扶住她。

  這一扶,桑知語順勢倒在沈辭的懷里。

  男人的體溫比自己低,貼著他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她不滿足于此,本能條件反射地踮起腳,雙手緊緊懸掛在男人的脖頸上,紅唇直接印在男人的薄唇上。

  女孩的投懷送抱,附贈香吻,沈辭完全抵擋不住誘惑。

  唇舌交纏,口生津液,他下意識去掠奪,呼吸漸漸紊亂。

  這一瞬間,他腦海中拋掉猶豫不決。

  先把眼前女孩希望他做的事情給做了,他也壓抑不了渴望,想享受一時之歡。

  至于明天女孩的大發雷霆,他慢慢受著便是了。

  此刻,不止桑知語的體溫滾燙,環抱著她的男人體溫也飆到最高,一手逐漸從她的腰背往下移動,直至抱起她。

  桑知語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再次躺在床上的,只知男人跪趴在自己上面,高大的身軀將自己壓得死死的,攻城略地般地吻住她的紅唇,她清楚男人即將解決她的燥熱,填滿她的空虛。

  夜很長,月色美麗,真正的春色盎然正在上演。

  不知過去多久,受不了的女孩閉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沈辭舍不得松開懷中的女孩,像極藤蔓纏繞著她,眼眸一眨不眨地注視她。

  距離上一次做男女之事,已將近一年,這一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來的,但今晚又徹徹底底地擁有她,他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他不由勾起唇角,眸中染上笑意。

  ***

  次日中午。

  桑知語是被燦爛陽光給弄醒的。

  一睜開雙眼,她大腦空白一片,記憶仿若丟失了一部分。

  她是誰,她在哪?

  短暫地失憶過后,她望著天花板,產生迷茫。

  她新租的房子,天花板不長這樣啊。

  桑知語本能地想伸個懶腰,怎料,身體一動,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道被什么纏著了,脖子也似有什么抵著,控制住她的四肢,她頓時一驚。

  當目光移動,她眼中映入一張線條流暢的側臉。

  沈辭!

  他埋首在她的肩膀上,睡得滿臉香甜。

  本來是小小的驚嚇,立刻變成伴隨怒火的震驚!

  他大爺的,前夫為什么在她的床上?

  他昨晚趁她睡著時,不要臉地溜進她家,爬上了她的床?

  正想發脾氣,她余光不經意掃掠到周圍,意識到另外的不對勁。

  這不是她家!

  這是她和沈辭結婚前,她選定的婚房!

  她怎么會在這?

  疑惑浮現,桑知語一把推開前夫的腦袋,略帶兇狠地道:“姓沈的,給我醒醒!”

  被推的那一刻,沈辭就已經醒了。

  看著氣鼓鼓的女孩,他毫不意外。

  昨晚做完事后的清潔工作,給女孩穿上睡衣,他便做好了承受她大發雷霆的心理準備。

  沈辭調整了一下躺姿,忍住將女孩摟入懷中的沖動,若無其事地問:“你身體有哪里不舒服嗎?”

  說到身體不舒服,桑知語后知后覺地意識到腰酸背痛的,自己似被車碾壓過,尤其是雙腿超級酸痛。

  這非常不對勁!

  她騰地坐起來,怒目圓瞪:“我為什么在這?”

  沈辭也跟著坐起來,與女孩平視。

  “昨晚的事情,你還記得一點嗎?”他希望她記得一點,不然,不知道她要生氣多少天,遭罪的是自己。

  “昨晚?”桑知語皺眉,“昨晚我陪我老板參加商業宴會,然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