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97章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愛應雨竹?
  前夫問得滿臉認真,桑知語聽得想笑。

  是不是流氓,他自己心里清楚。

  這種沒營養的問題,她當做聽不到,專心致志地欣賞窗外的景物。

  前夫似識趣地不說話,本以為話題結束了,結果前夫說:“論起流氓的話,我記得我們的第一次,你很主動,不是嗎?”

  用的疑問句,其實是陳述句。

  她怒火一下子蹭地冒起來。

  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她是主動的那方。

  但那過去很久了,完全是她人生的黑歷史,別給她提。

  他一提,她就想揍他!

  “想聊天,又找不到話題,不用尬聊!”桑知語冷冷地側身,“你再提以前的事情,看我不揍你!”

  “我不是故意要提,我是拿來表明……”道路情況良好,沈辭抽空扭了扭頭,視線短暫在女孩不約的神色上停留,“我并非不可信的流氓。”

  “你閉嘴!”桑知語沒好氣地道。

  前夫表明他不是流氓,合著她就是女流氓唄。

  “嗯。”

  前夫仿若聽話的嗯一聲,簡直把她的怒火激發得更徹底。

  以前腦子進水,覺得自己沒了前夫不行,那些行為放到現在,時不時被前夫拿來打自己的臉,噎得自己沒話說,簡直是添堵。

  將到目的地,沈辭放慢車速。

  “你今晚怎么回去?我來接你,好不好?”

  話一出口,他預估自己被拒絕的幾率高達百分百,事實也如自己所料。

  “接個屁!我不用你接,我打車!”

  女孩絲毫不掩飾煩躁,面上是明明白白的嫌棄自己,他不禁握緊了些方向盤,狀若提醒地道:“老是暴躁和生氣,對身體不好。”

  “那是我想暴躁和生氣嗎?”桑知語用手撐著腦袋地望向窗外,堅決不看前夫一眼,“是你太煩人!一點沒懂你無休止的糾纏有什么意義,白費功夫!”

  像前夫這般自私自利的人,最愛的是自己。

  應雨竹綁架她未遂,被他送進監獄,她不認為所謂的二選一中,他選擇了她,他只讓她感到不寒而栗。

  不過,仔細想想,他做出來的行為,沒有稀奇的。

  她當了他幾年的枕邊人,他照樣下得了狠心,把她往絕路上逼。

  一個拋棄過他的白月光,他哪來的下不了狠心?

  他就是看著自己的心情來做事。

  “桑知語。”

  前夫突然連名帶姓地叫自己,桑知語條件反射地重新側身對著他。

  “干嘛?”

  對比前夫語出驚人地稱呼自己為老婆,她更適應他叫自己全名。

  她渴望過前夫和其他男人一樣,會對妻子有著親密的稱呼,但離婚后那樣叫,純屬是驚嚇,她的小心臟受不了,其次是氣得想爆炸。

  “的確,我在你眼中是無休止的糾纏,可你有沒有想過……”沈辭若有所思地停頓,“你好像有點雙標。”

  “人類本來就是雙標的生物!”桑知語猜得到前夫想說什么,搶先一步地懟他,“我知道你要說我以前對你死纏爛打,所以,你對我死纏爛打,并沒有不對!但這樣,真的沒有意義!”

  “一些事情,不需要雙方達成共識,認為有意義,才可以去做。”

  “……”

  被前夫打敗,桑知語決定當個啞巴。

  和前夫溝通,只會氣死她!

  女孩直白地表露不愿再跟自己說話,沈辭上一刻到了嘴邊的話語,還是不太能說出口。

  如何自然表達自己的情意,是一門值得研究的學問。

  剩下的路程中,他干脆不說話了。

  車子停在博華集團的辦公大樓門前,沈辭粗略地打量。

  “你在這工作,開心嗎?”

  前夫又有問題傳來,桑知語本來懶得回答,看在他送了一程的份上,勉為其難地回應:“你管我工作開不開心,反正我老板錢給夠了。”

  “就那區區的兩百萬,夠了嗎?”

  “……”

  自己是上周五漲薪的,前夫已經得知了。

  不過,她領教過前夫的手段,對此不感到奇怪。

  前夫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沒移開過,自己稱得上活在他的監控下,一舉一動都逃不開他的法眼。

  她停住開門下車的動作:“不管錢多錢少,都是我通過自己努力得來的!憑你永遠學不會尊重我的言行舉止來看,即便我瞎了,腦子被驢踢了,世界上僅剩你一個男人,我依舊不答應跟你復婚。”

  “我……”沈辭試圖解釋,自己問的話,沒有不尊重她的含義。

  桑知語冷冷地打斷他:“我突然好奇一件事,你確定你有愛過人嗎?懂得愛人是怎樣去愛的嗎?應雨竹是你未婚妻的期間,沒跟你講過,你這幅德行很惡心嗎?”

  “她沒講過。”沈辭實話實說。

  應雨竹從來不敢說這些話,她一直是乖巧聽話的,幾乎沒跟自己對著干。

  “……”桑知語眼前隱隱發黑,“應雨竹慣著你,我也得慣著你?”

  “你沒有慣過我,我們之間,一向不都是你想哪樣就哪樣?”論起誰慣誰,沈辭仔細算一算,桑知語都做過什么,只要自己不如她愿,她就跟自己鬧。

  “姓沈的,你的意思是算舊賬?”桑知語怒目圓瞪。

  “還沒來得及算。”沈辭合上準備算數的雙手,“但我能回答你前面的問題。”

  “說!”

  “我確實沒學過去愛一個人。”

  “……”桑知語怒火不至于攻心,可也沒好到哪里去,“我看你愛應雨竹,不是愛得挺好的嗎?擱這跟我裝什么傻?”

  “我愛應雨竹?”沈辭劍眉微蹙。

  “廢話,你不愛,難道我愛?”桑知語不爽前夫的反問,直覺上厭惡他像在演戲,“你倆從小青梅竹馬,婚約又定的早,真好奇你倆平時的相處模式,應雨竹是怎么做到忍受你的?我忽地同情應雨竹了,有你這位時刻討人嫌的未婚夫。”

  話是這么說,實際上,她明白,人不可能對待所有人都是同一個方式。

  沈辭對自己和對應雨竹,絕對不是一模一樣的。

  “誰跟你說我愛應雨竹的?”沈辭原先覺得別人說自己出軌應雨竹,應雨竹是他白月光,就足夠離譜了,萬萬沒想到桑知語居然和他說他愛應雨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