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94章 她想談戀愛了
  “去醫院嗎?”

  見識過前夫多次的死皮賴臉,現在聽到前夫的詢問,桑知語一點不意外,甚至平靜地斜看一眼前夫,繼續當他不存在。

  “你不說話,我當你默認了。”沈辭挪了挪步伐,靠近些明顯不想理睬自己的女孩,“你自己一個人去嗎?”

  前夫的靠近,桑知語一動不動的。

  既不遠離他,也不開口回應他。

  電梯空間狹小,前夫身高又比她高出一截,挺拔修長的身材在這擺著,她哪怕人緊貼在墻壁,他依然和自己置身同一空間。

  地下車庫所在的樓層很快到了,她飛快走出電梯。

  前夫沒有跟過來,他只是站在電梯門前,似目送她。

  桑知語坐上自己的車,緩緩駛向地面。

  進入到地面的期間,她看得見前夫唇角含笑地注視自己。

  笑什么笑?

  陰魂不散!

  知道自己討人嫌,就少點出現在她的視線范圍!

  分神的一瞬間,桑知語沒留意到出入口處,有一輛車突然開進來。

  由于沒及時躲避,即使她用力轉方向盤了,車頭還是和對方發生碰撞。

  對方車主是個中年男人,黑著臉地下車,罵罵咧咧的。

  “他媽的?會不會開車?”

  “我都按喇叭了,不懂讓路?”

  類似經歷,桑知語早有過了,絲毫不畏懼對方。

  她懶得下車,直接打開車窗,打量一會兩輛車的車頭的情況,最終道:“多少錢?我賠就是了。”

  “你賠的起嗎?”中年男人看了看近在眼前的車標,口吻十足輕蔑。

  “就算我賠不起,不有保險公司賠嗎?”若非不想把事情弄大,桑知語想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中年男人。

  保險是一輛車最基礎的配置,她一直有買。

  哪怕保險公司賠不了一分錢,自己全額承擔賠償,她肯定賠得起。

  見桑知語不差錢的表情,再看她那張漂亮臉蛋,中年男人心思逐漸歪了。

  “開著一輛破車,也不帶眼睛開車!知道我這輛車花多少買來的嗎?修理需要原裝進口的零件,價格不是你這種破車車主承受得起的。”

  “有個好主意,你可以不賠錢。”

  “要不要聽聽?”

  中年男人話音未落,旁邊停下了第三輛車。

  見狀,桑知語以為自己堵住別人的出路了,下意識地準備讓路。

  下一秒,她發現那輛車是沈辭的,他還下車朝自己走來,便沒有讓路。

  “怎么了?”沈辭掃視眼前的狀況,目光停駐在女孩的臉上。

  “還用問嗎?”桑知語示意前夫仔細看看。

  沈辭劍眉微擰,目光漸漸移到站在旁邊的中年男人的身上。

  中年男人并非蠢貨,一眼認得出沈辭那輛車的價值,看桑知語和沈辭顯然是認識的關系,趕緊改口:“這位小姐,我留個電話給你,你叫保險公司聯系我。”

  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內,中年男人的嘴臉變得如此之快,桑知語談不上大開眼界,只覺得無語。

  見她是獨自出行的女孩,好像她散發著‘好欺負’的信號,對方就囂張跋扈,還油膩膩的。

  有別人出現,站在自己這邊的,對方立刻認慫。

  典型的欺軟怕硬。

  真夠惡心的!

  中年男人回去車上拿來的名片,想遞給桑知語,卻被沈辭搶先一步拿到手。

  他冷眸俯視中年男人:“我叫我助理聯系你。”

  擋不住撲面而來的強大氣勢,中年男人底氣一下子降到最低地道:“大家有緣住一家小區,這錢不用賠了。”

  “是嗎?那……”沈辭有意地停頓幾秒,“請問你住在哪棟樓,又是住哪層摟的?”

  “這……”中年男人望向那輛售價至少超五千萬的布加迪,頓時懊惱不已。

  誰能想到開著一輛破車的女孩,背后有這樣一座巨大的靠山。

  “說不清楚自己住在哪?”沈辭將名片的正面翻了過來,尾音略微拉長,若有似無地透露危險的意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中年男人轉身,對著坐在車里的桑知語點頭哈腰地笑道,“剛才是我沒長眼睛。”

  和中年男人差不多的人,桑知語見多了,尤其是在前夫的面前。

  前夫的權勢、財富和地位,像極無形的威壓。

  無需直白露出這些東西,他與生俱來的貴氣,以及外在表現出來的一點蛛絲馬跡,即能讓人畏懼和彎下腰,不由自主做出諂媚討好他的模樣。

  中年男人對自己的點頭哈腰,她非常明白自己是借了前夫的勢。

  她半個字都不說,關上車窗,隨即揚長而去。

  前夫愿意幫她處理碰撞事件,那就讓他處理。

  不過,她實在疑惑,前夫為了復婚,做到這一步,算什么呢?

  她不是他在意的人,更不是他有過半點情意的人,

  無休止的糾纏,有意思嗎?

  這是桑知語第一次明確地思考,自己和前夫之間當下的牽扯,有沒有意義。

  思來想去,她認為無意義,前夫是浪費時間。

  她不會因前夫做過什么,而動搖自己的半點想法,心一如既往的堅定。

  不復婚就是不復婚,不管前夫做的再多,都不會有所改變!

  來到醫院后,桑知語停止思考,聽從醫囑,拍了個片子。

  片子結果清晰顯示,她膝蓋上的皮膚鑲有幾顆玻璃碴子,需要去除。

  醫生動手前,她怕痛,想打麻醉。

  然而,醫生說沒必要打,咬牙忍一忍便過去了。

  桑知語不知道醫生說的忍一忍的定義,但看著醫生給自己去除玻璃碴子,痛感和心理恐懼同在,她忍不住閉上眼睛。

  也許人在這種情形下,都情不自禁地感到自己是孤獨無援的,想要有個人陪在自己的身邊,呵護自己,關心自己,她似乎不例外。

  驀地,她心生一個念頭。

  遇到錯誤的人,所產生的傷痕,經過將近一年的修復,好得七七八八了,自己可以來一場談戀愛了!

  念頭剛升起沒多少秒,一想到前夫,桑知語頓時沒了戀愛的想法。

  前夫沒搞定,誰和她戀愛,等于誰倒霉。

  得先把前夫搞定,再想戀愛這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