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93章 好在前夫沒趁人之危
  一看趙心妍的樣子,桑知語立刻悟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傷口怎么來的。

  見好友似在等待自己回答,趙心妍努力地想了想:“你喝醉后,我是小心攙扶你回家的,途中,沒發現你有傷口。當然,不排除在我加班的時候你把自己弄傷了。”

  對傷口是一點記憶沒有,反正是不要緊的小傷,桑知語不糾結于此。

  因為她要去查監控視頻,看前夫說昨晚在她家最多呆了二十分鐘左右是真是假。

  趙心妍不懂好朋友要去做什么,出于好奇的驅動,跟著她一起到書房。

  好朋友打開筆記本電腦,調出了昨晚的監控視頻,認真地查詢什么。

  趙心妍忍不住問:“難道你傷口能從監控上看出來?”

  “不是。”桑知語抬眼掃了掃趙心妍,“我是核實沈辭有沒有說謊。”

  問了趙心妍外出加班和回來是什么時候,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定位到那會的監控視頻,隨即仔細地看起來。

  如沈辭所說,他確實在她家呆的時間不長。

  而且他來回過兩次,第二次來時,明顯是特意回樓上拿的急救箱。

  急救箱是給誰用的,想都不用想了。

  看完沈辭出入的監控視頻,趙心妍發現好朋友的臉色有點復雜,雙眉微微皺緊,像在郁悶,又像在思考。

  她道歉:“昨晚對不起,我出門太急了,導致門沒關緊,讓沈辭有機會進來纏著你。”

  “不用說對不起,你不是故意的,再說了,沈辭那個人,他想進來,一百扇門都攔不住他。”桑知語早習以為常前夫的德行,門對他來講,可以是個擺設。

  想一想,她跟他提出離婚的初期,在陽光小區租的房子,他甚至叫人幫她換鎖,把他的行為說出去都能讓人大吃一驚。

  “那倒也是,你前夫是有點東西的。”趙心妍并非夸贊沈辭的本領強悍,是在說明事實罷了。

  關閉筆記本電腦,桑知語深呼吸一口氣。

  感受到好朋友的深呼吸,趙心妍不由望了望天花板:“你還要去找他算賬?”

  “不算了。”桑知語撇撇紅唇,“也沒什么賬好算的。”

  誤會了前夫,要不要道歉?

  當然不倒!

  她拉不下臉,其次她沒允許前夫進她家,是他私自闖進來的。

  好朋友一前一后的變化有點大,趙心妍也不過問了。

  主要是好朋友和其前夫的相處,她做好旁觀者即可。

  必要時刻,拒絕當個兼職的快遞員!

  查完監控,桑知語回到餐廳。

  目光不經意掠過前夫送來的醒酒湯,她想也不想地嫌棄道:“扔掉吧。”

  前夫的東西,她絕對不要。

  雖然是食物,吃下去,前夫要求不了自己吐出來,她還是不要。

  “你橫豎要喝醒酒湯的,不如試試,看好不好喝?”趙心妍建議道。

  “我討厭他的一切。”桑知語隨手將保溫桶扔垃圾桶里,“喝他送的醒酒湯,我怕消化不良,鬧肚子。”

  趙心妍理解桑知語對沈辭的厭惡,沒再勸她試試。

  一覺醒來不到一個小時,猶如過了大半天一樣,都怪前夫,桑知語心底罵了幾句后,回到房間躺著,仔細觀察自己膝蓋上的傷口。

  死活想不起來傷口是怎么來的,她輕嘆一口氣。

  外賣上點的醒酒湯送來了,趙心妍拿進好朋友的房間,順帶道:“剛剛你前夫又來了,他喊我幫他轉述,你傷口里可能有玻璃碴子,記得去醫院看看,避免感染。”

  聽到趙心妍前面的話,桑知語一陣煩躁。

  聽完趙心妍說的,她像鯉魚打挺地坐起來,眼睛睜大了些。

  她驚訝問:“玻璃碴子?”

  不是,她昨晚到底干嘛了?

  膝蓋有傷口就算了,怎么還有玻璃碴子?

  “對!”趙心妍把醒酒湯放到床頭柜上,“快喝,喝完,然后換衣服,我陪你去醫院。”

  視線隨著趙心妍的舉動轉移,定格在床頭柜時,桑知語隱約想起自己昨晚似乎打碎了一個杯子。

  之后……

  她完全想起來了!

  自己口渴,想要喝水,不小心把杯子摔在地上,準備收拾干凈,結果雙腳一軟,跪在了玻璃碎片上,這時,沈辭出現了,他推門進來。

  桑知語擺爛地往后一仰,仿若咸魚。

  “酒精害人!我以后喝酒,得掂量掂量自己的酒量,不能把自己喝醉了。”

  幸好前夫沒有趁人之危,只是照顧了她一會,便離開這里!

  不敢想,要是前夫趁人之危了,她不止今天被惡心到,以后被惡心多少天,都說不準!

  她接受不了前夫碰她,尤其是明知他和應雨竹有過關系的前提下。

  那種反胃至極的窒息感纏繞著自己,會使人時不時就崩潰!

  趙心妍不接話,喝不喝醉這個事情,有時不受自己的控制,關鍵是得看自己身處的環境安不安全,有沒有人照顧自己,假如兩者俱全,放縱肆意一次并無大礙。

  “別躺著了,趕緊的!”

  催促好朋友起床,趙心妍緊盯著她的每一步,直至和她踏出家門。

  桑知語看了看緊跟自己其后的趙心妍,道:“我不是小孩子,做點什么都要有大人陪同,你昨晚加班那么辛苦,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我自己去醫院就行了。”

  好朋友指明不用自己陪同,趙心妍也不跟她客氣,點點頭:“行吧,你自己去,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嗯,拜拜。”

  揮了揮手,桑知語一看電梯門開了,頭也不回地走去。

  由于她目光不是全部拿來看前方的,沒留意到前夫站在自己不易看到的視線范圍,等她完全走進電梯里了,余光才掃到前夫的側臉。

  和前夫當住同一棟樓的鄰居,有許多地方不好,比如,難以做到避免兩人坐一部電梯,除非她見到他就繞路走,堅決不跟他置身同一個環境里。

  不過,也許是錯怪前夫的緣故,她這次沒明晃晃地表現自己討厭他,只是把他當做不存在,安靜地垂目注視地面,打定主意不搭理他。

  就算他跟自己說話,她也不要回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