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87章 討喜的他
  被上級催促,孫昊鼓起勇氣地道:“傅總,桑助理之所以辭職,我猜,可能是和您先前有工作都是找我,不是找她,她產生些誤會。”

  說完,他沒敢看上級。

  桑知語提離職,傅總貌似是想挽留她。

  根據傅總先前奇怪的工作安排,別說桑知語誤會,他自己也在內心嘀咕,傅總是否覺得聘請桑知語當助理,是錯誤的決定。

  傅澤言皺了皺眉:“她誤會?”

  他沒聽懂孫昊的話。

  他之前是覺得尷尬和不自在,不想直面對著桑知語,所以,一些工作是通過孫昊去吩咐給桑知語做,她能誤會什么?

  孫昊偷偷地用余光掃視上級,見上級沒有任何惱怒的情緒,放心地道:“對的。傅總,我們給人打工的,老板有工作不直接交給自己,還要轉一道,很難不去想一些事。”

  說到最后,孫昊用詞委婉了些,沒敢說得太直白。

  這會,傅澤言大概聽懂了,命令道:“你去把桑助理叫進來。”

  “是,傅總。”

  上級吩咐自己做事,別作死問為什么,孫昊趕忙出去找桑知語。

  聽說傅澤言找自己,桑知語什么都不想,正常地進入他的辦公室,如常問:“傅總,您找我?”

  “坐下。”傅澤言指了指自己對面的椅子。

  讓她坐下,是要詳談工作嗎?

  桑知語二話不說地坐下,和傅澤言四目相對。

  “關于你的辭職,我想找你確認真實原因。”傅澤言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地道,“你是因為我先前沒直接安排你工作,有想法嗎?”

  問題拋來,桑知語沒第一時間回答。

  老板對自己不滿意,完了后,老板還要問自己離職是不是和這事有關,就挺怪異的,她有話說不出口。

  她選擇沉默,用干笑來應對。

  傅澤言問:“不說話,是默認了嗎?”

  場面不尷尬,但也不舒服,桑知語試著轉移話題:“傅總,您說讓我再考慮考慮辭職的事情的。”

  “如果真是像我剛剛說的那樣,很抱歉。”傅澤言身體往后靠,掩蓋自己那般做的原因,“我安排工作有問題,使你誤解了。”

  話題轉移不成功,老板硬是把話題固定在這上,桑知語沒辦法了,只好不說話,靜聽傅澤言還有什么話要說。

  “你表現得很好,我希望你長期就職,一直當我的助理。”

  說罷,傅澤言按下內線電話,對著電話另一邊的人說:“幫桑助理辦理提前轉正的手續,年薪在她現有的基礎上多加五十萬。”

  “!!!”桑知語被驚訝到了。

  自己提辭職,傅澤言不但挽留她,還給她漲薪。

  難不成,之前傅澤言對自己不滿意,都是錯覺?

  聽著傅澤言打完電話,她立馬揚起職業化的笑容,表忠心地道:“傅總,我考慮了,我不辭職。”

  辭不辭職的,等她厭倦了這家公司再說吧。

  年薪兩百萬對她而言,是相當有吸引力的。

  努力個兩三年,她可以在a市不錯的地段全款買一套小房子了。

  傅澤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如同被桑知語傳染上笑意,嘴角微勾:“你的辭職信我當沒收過,等會人事總監會找你。。”

  “謝謝傅總!”桑知語現在看傅澤言,有點看財神爺的那味。

  工作到至今,她一共歷經三位老板,傅澤言毋庸置疑是出手最大方的,也是最討喜的,人似乎挺好相處的。

  只有她那煩人的前夫,最最最難相處,做人惡心至極,出手不大方,還故意用她和盛元集團簽署的那些協議來惡心她。

  離開傅澤言的辦公室,到茶水間里,桑知語開心地邊泡咖啡,邊致電趙心妍。

  “心妍,今晚我們出去吃頓大餐,我買單!”

  好朋友興奮的聲音傳入耳中,趙心妍直覺有好事發生,問:“你怎么了?發財了?還是遇到高興的事情了?”

  “你猜對了,我發財了!”

  “哇靠!你成了富婆,真的假的?”

  “不至于是富婆,是我的年薪漲到兩百萬了。”桑知語掐指一算,兩百萬僅僅是她的底薪,獎金什么的都沒算進去,她一年到手下來的錢會比兩百萬多,樂得眉開眼笑。

  “厲害!真棒!”趙心妍豎起大拇指,“今晚我要狠狠吃一頓。”

  “嗯,就這么說定了,晚上見。”

  “好勒。”

  掛斷電話,桑知語捧著咖啡,回去接著工作。

  通過自己努力工作來得到的高額回報,和以前當著沈太太,依附沈辭而活,才能過上衣食富足的生活,這兩者相比,前者讓人心曠神怡,她愛上了自己努力。

  傍晚,桑知語準點下班,臉上滿是愉悅。

  和她同坐一部電梯下樓的孫昊,忍不住多看幾眼她,好奇道:“桑知語,你很開心嗎?笑得見牙不見眼了。”

  “是的,非常開心。”桑知語大方承認。

  “那你還辭職嗎?”孫昊比較關心這點,若桑知語離職,上級得繼續找人替代他,到時他又要教一遍新人,他不想重復做這件事。

  “不辭。”桑知語原想,孫昊會問自己因什么開心,自己不好如實回答,思考要不要編個原因,然而,孫昊注意力在她辭不辭職。

  “太好了!”孫昊鼓勵道,“能堅持還是堅持吧,工作沒有絕對的順心和滿意的,都有好有壞。”

  “我懂。”桑知語狀若認真地點點頭,似把孫昊的話聽了進去。

  實則,她有她自己的主意,但她也清楚孫昊是好意,沒有惡意。

  踏出電梯,桑知語走向停車場,找到自己的車子,開車前往趙心妍想吃的那家高級餐廳。

  有一說一,自打她和沈辭離婚后,她就沒去過幾次高級餐廳,如果不是這次漲薪漲到她滿意的數字,她今晚都不會去高級餐廳消費。

  趙心妍到得比她早,一看見她,跟她打了聲招呼,便繼續瀏覽菜單。

  桑知語闊氣地大手一揮:“不要太在意價格,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省著點,你又不是冤大頭!”趙心妍不贊同閉眼花錢,要注重性價比,省得吃一頓又貴又難吃的飯,沒買單就后悔了。

  “偶爾闊氣一把,不是天天闊氣。”桑知語無所謂今晚花多少錢,主打高興即可,“吃完飯,你還想去哪里嗎?反正周末了,可以適當熬夜。”

  “我看樓下好像有家清吧,我們去小酌幾杯?”趙心妍建議道。

  “好啊!”桑知語不假思索地應道。

  喝點酒正合她意,前些天被前夫弄得極其無語,那股煩躁感沒徹底消退,借用酒精來壓一壓,而且她快生理期了,今晚不喝酒,接下來一個多星期都喝不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