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83章 需要干凈的男人滿足自己
  被誤認是情侶,還被推銷情侶套房,若在以前,傅澤言定有讓下面認真培訓員工的想法,可今天有些不同,他對這誤認感到莫名的一縷愉悅。

  看著女孩微抿的紅唇,他不由道:“我們不是男女朋友。”

  聽到客人的解釋,工作人員也不尷尬,笑著道歉:“抱歉,你們男帥女美,我誤會了!”

  桑知語很無語。

  男帥女美的一對男女,就非得是談戀愛的關系?

  有點眼力勁!

  工作人員轉動眼珠子:“兩位,誰住這間房呢?”

  “她。”

  傅澤言說自己住這間房,桑知語略感不可思議。

  房門被工作人員打開了,內部的環境一看就是傅澤言要住的那間房,怎么是她住了?

  但老板的決定,員工不得對著干,她唯有拿自己的行李進去。

  殊不知,她關上門的一剎那,傅澤言松了口氣。

  住這間房,必然還能被限制級的聲音傳入耳中,他本就想開葷,晚上再一重復聽,自己難免睡不好。

  他不想找人解決,也不想自己解決,只想安安靜靜地睡覺。

  見桑知語進去了,工作人員隨即帶傅澤言到其他房間。

  進房間的目的是放行李,不是休息的,桑知語一把行李箱放好,就走了出去。

  嗯嗯啊啊的聲音又在走廊飄蕩,忽略不了,她腳趾扣地。

  不得不說,酒店的隔音措施做的不好,或者是在啪的人過于激烈,又也許在啪的人有奇異的怪癖心理,想讓別人聽到自己在做什么。

  老板還沒放好行李,自己要等他,但她不想聽這些聲音,干脆先下樓。

  然而,老板不像她一樣快速!

  她發了信息告訴他她在一樓后,足足半個小時,都未見他下樓。

  老板不急著工作,她急什么?

  桑知語不催促傅澤言,耐心地等著他。

  幸好,又五分鐘過去,傅澤言下樓了。

  她馬上走到他的身后,聽他的吩咐行事。

  奇怪的來了,傅澤言目不斜視,一個正眼都沒給她,但工作是正常在做的。

  桑知語懷疑人生了。

  傅澤言對她這位助理具體是哪里不滿意?

  不是她主動的要求陪同他出差,她是迫于拿別人錢、替別人做事的規則,才來出差的,傅澤言像給她臉色看,怎么回事?

  她默默地回想,今天和傅澤言的所有接觸。

  想不出自己哪點做得不好,她不想了,就地擺爛。

  反正都有辭職的心思了,傅澤言想怎樣就怎樣,不拖欠她的工資就行。

  工作結束,桑知語到自己房間的浴里,由熱水沖刷一天的疲累。

  明天還有很多工作,加上昨晚沒睡夠,她幾乎是沾床就睡。

  半夜時分,睡到一半的她不受控地睜開眼。

  他大爺的!

  她和沈辭離婚都快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她為什么會夢到和他做男女之事?

  并且,畫面不是虛擬的,是真實發生過的。

  “煩死了!”桑知語煩躁地翻個身,重新醞釀睡意。

  可能是她太久沒碰過男人?

  她現在居然有點想……

  想什么想,她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逼退舊日的記憶。

  她離婚了,暫時沒有戀愛的想法,前夫都還沒趕跑,別想一些有的沒的。

  況且,她和前夫在一起時,前夫經常弄得她累個半死,讓她好久都緩不過來。

  偶爾,她沒來得及緩過來,前夫接著又抓著她,非得她滿足他,一旦不滿足他,他就猶如八爪魚地各種纏上來,顫得她沒辦法,在他的壓制下求饒,叫到嗓子干啞,他都不放過她。

  離婚后,稱得上她避開了那些累,可以休息,她不要想著這件事了!

  不知翻來覆去多久,桑知語總算再次入睡,但她的睡眠質量不算好。

  第二天起來后,她略顯無精打采。

  以至于,傅澤言一見到她,便問:“桑助理昨天沒睡好?”

  桑知語誠實地點頭道:“對,沒睡好。”

  “那你多睡一會,我現在用不上你。”傅澤言看她眼皮有些聳拉,心不禁軟了軟,“等我用得上你了,給你打電話。”

  老板突如其來的善良,桑知語不太適應。

  轉念一想,她搞不好很快就辭職了,無所謂聽老板的話去睡覺。

  “好的,謝謝傅總!”

  朝傅澤言道完謝,桑知語飛快回到房間里。

  目送她離開的傅澤言,嘴角微微一勾。

  沒睡好,不意味需要白天睡很久,桑知語重新睡了不到一小時,就精神奕奕的。

  半躺著的她,劃動手機屏幕,看傅澤言什么時候用得到她,打電話給她。

  傅澤言的電話還沒來,趙心妍的電話就先來了,她直接接聽:“喂,心妍。”

  趙心妍找她是問她記不記得某樣物品放在哪,她仔細一想,報出擺放位置后,便準備掛電話,但趙心妍提了幾句沈辭。

  沈辭昨晚找過她,趙心妍跟他說,她外出差中,幾天后回來。

  趙心妍把自己的行程告訴給沈辭,桑知語生不了氣,無所謂告不告訴。

  因為趙心妍不告訴,沈辭照樣查得到。

  這點,趙心妍也知道。

  前夫喜歡一言不合就調查她去哪,她早就了解他這德行。

  大約是昨晚做夢……

  不對,不是做夢。

  是睡覺時無意識重現昔日和前夫做男女之事的緣故,那一點點想要的念頭在腦海升起,桑知語覺得自己是日子過得太好了,沒事就發神經。

  不然,她想要什么?

  想跟前夫做男女之事?

  做個屁!

  無論她的身體再怎么渴望男人,她也不會找前夫!

  前夫是二手貨,還和她討厭的人有過關系,她惡心得想吐。

  就算她真的很想要男人,那絕對得找個干凈的!

  掛斷電話,桑知語從床上起來,坐在電腦前工作。

  人在外地,公司里也有事要她處理,趁傅澤言還沒找她,她抽空處理完畢。

  可惜她處理得不多,傅澤言就找她了,她只好換下睡衣,去跟傅澤言一起工作。

  不知道是否錯覺,她恍恍惚惚覺得傅澤言面對她時有點不自然。

  不自然體現在他似乎像女孩子的扭捏,他不正眼看她的樣子貌似是含有害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