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78章 前夫的真誠道歉
  不給他開門,他不會一直不斷地按門鈴吧?

  桑知語糾結得不行。

  門鈴響了幾次,看著是去開門的好朋友遲遲不開門,趙心妍奇怪地問:“外面誰啊?你不開門嗎?”

  桑知語轉身望向趙心妍,略顯郁悶地道:“是我那煩人的前夫。”

  好朋友和其前夫的糾纏不休,趙心妍見怪不怪了,也沒有擔心好朋友受到傷害的念頭。

  急著想找到證據的她,不給好朋友任何意見,讓好朋友自己決定開不開門。

  如果好朋友開了門,她立刻回自己的房間。

  屏幕中顯示的前夫,頗有毅力地按著門鈴,面上看起來也有一絲焦急,不同于平時的沉穩和淡漠,桑知語想翻白眼,但忍下了。

  大晚上的,不好好呆在樓上,跑到她這是想干嘛?

  她嫌棄又煩躁地打開門,并說:“有完沒完?”

  怎料,她話音未落,眼前便一黑,隨即是不屬于自己的體溫傳來。

  突如其來的異常,打了她措手不及,大腦來不及思考,無法做出最快的反應。

  “對不起!”

  頭頂上響起前夫含有愧疚的聲音,桑知語愣了愣。

  而后,她定睛一看,入目是前夫寬厚的肩膀。

  腰身被一雙大手的束縛,無聲的肢體接觸在告訴她,自己被前夫摟入懷中了。

  前夫這般越界的行為,不是第一次做了,桑知語想生一下氣,可前夫的道歉給她帶來的好奇占了上風。

  她昂起腦袋,仰視前夫那張雖是俊美但討厭的臉龐。

  “你發什么神經?”

  她叫他去調查到底是誰給他下藥的真兇,他不去調查,在這做什么?

  迎上女孩蘊含怒意的明眸,沈辭心中已經裝滿的歉意溢了出來,體驗在他的臉上。

  此刻,桑知語看得到的前夫,滿臉的道歉。

  死渣男的言行舉止很莫名其妙,她一頭霧水,不爽地皺了皺眉。

  “對不起!”

  前夫再次道歉,還說得極其鄭重莊嚴。

  桑知語受不了他說謎語,沒好氣地道:“你道歉歸道歉,起碼先說明你是因為什么而道歉,別在這跟我打謎語。”

  “我是為誤會你下藥而道歉。”說出這句話,沈辭特別的內疚。

  若非桑知語今晚舊事重提,動搖他一直以來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要固執地認為是她給他下藥到幾時。

  桑知語詫異地挑起眉。

  前夫這么快查到究竟是誰下的藥?

  想到這件事不光鮮,趙心妍能聽見她和前夫的說話內容,她一把推開前夫,向門外走了一步,反手將門鎖住,隔絕第三個人聽到他們聊什么。

  “誤會你,我很抱歉。”沈辭回到女孩的正前方,誠懇地道歉。

  前夫接連三次向她道歉,桑知語有種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感覺。

  像他這種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人,居然有朝一日能這般。

  試過太多次的百口莫辯,深陷那難堪的情緒,雖沒把她擊潰,但一瞬間她有想無數罵人的話語送給前夫。

  轉念一想,罵前夫是起不到大的作用,她別費這個口舌了。

  她環抱雙手,冷冷地注視前夫。

  “所以,你查到是誰給你下的藥?”

  她背了好多年的背鍋,是哪個烏龜王八蛋害的?

  沈辭微抿薄唇:“我三叔。”

  繼承人位置是激烈的,他的那些叔伯和堂兄弟們,一個個恨不得下死手,讓他徹底在世界上銷聲匿跡,只為贏得繼承人位置。

  他把這群人全部打敗,卻沒料到這件事竟然是出自他三叔的手筆。

  聽到是沈家人做的,桑知語沒多大意外。

  沈家沒一個頭腦簡單和心地善良的,為了爭權奪利,沒什么做不出來的。

  “你三叔……”她仔細想了想,有點記不起來沈辭把他三叔怎么樣了。

  主要,沈辭的三叔是個爭奪繼承人位置的失敗者,自然任由沈辭處置。

  至于沈辭是如何處置的,她并不清楚詳情。

  她那會都還沒和沈辭結婚,仍在默默當著他的地下情人。

  不過,黑鍋不用背了,是誰做的這件事,不太重要。

  她又不會答應復婚,不想和前夫再有牽扯。

  “既然你查清楚了,以后別拿這事說事,還有——”桑知語捋了捋發梢,“不許你拿我以前對你死纏爛打,來當成你現在整天纏著我的理由。”

  人是雙標的動物,自己能做的事情,未必見得別人也做。

  尤其她本來覺得那段時光是自己的黑歷史,面對黑歷史,她想統統忘記,當做沒發生過,前夫給她識好歹點,不要有事沒事就提以前。

  聽多了,她會產生錯覺,自己被困在那段時光走不出來。

  這讓她的情緒很不好!

  “你能……”

  原諒我嗎?

  后面的四個字,沈辭發現自己怎么也說不了。

  女孩堅持跟他解釋,自己一次都沒相信過。

  回想兩人每次說到下藥,自己對她冷嘲熱諷,心存介懷,他后悔莫及。

  他不應那樣說,也不應不聽她的解釋。

  前夫道歉的誠意,桑知語感受到一點點,才沒立馬讓他滾蛋。

  但他想說點什么,又戛然而止的樣子,她看了就不喜歡。

  “吊人胃口呢?你沒話說,就趕緊走,別耽誤我時間!”

  她還要幫趙心妍找證據,免得趙心妍愁眉苦臉的。

  自己對女孩的誤會被解除,沈辭的大腦有些混亂。

  藥不是她下的,她確實主動和他發生了關系,她是抱著哪種想法的呢?

  自己一遍又一遍問她愛沒愛過自己,其實她的回答是‘愛過’嗎?

  他眼眸直直地注視面前的女孩:“你……”

  僅說一個字,他又卡住了。

  他曾經想過的問題,奇怪她為什么在離婚后,變得不貪慕虛榮,不要自己的一分錢,愿意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如今看來,她不一定是他長期以為的貪慕虛榮。

  他是不是先入為主,對她有偏見?

  思緒徹底亂了,沈辭組織不好語言。

  “我明天找你,你早點休息。”

  前夫一說完,就一秒不等地離開。

  望著他的背影,桑知語略感莫名,有什么話不能一次性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