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71章 光明正大的愛意
  不談誰喜歡她,單談沈辭偶爾像神經病發作的行為,桑知語敢保證,如果沈辭知道養母不死心給她介紹男人,他九成找養母的麻煩。

  目前來講,沈辭不會找她的麻煩,但他會積極找別人的麻煩。

  聞言,沈凝月心有余悸地拍拍心口。

  “罷了,罷了,你自己看著辦。”

  喝了幾口茶壓壓驚后,沈凝月繼續說:“我不管你們的事,你去幫我和沈辭說一聲,有事找你,別來找我。”

  不插手養女和侄子的事,不意味著侄子花心思到她這,她愿意接受。

  “知道了,我待會說。”桑知語點點頭。

  話題結束,兩人沒聊新東西,沉默地坐著。

  桑知語瞥到養母幾縷白發,心想,自己最近一年見養母的次數不多,但養母好像一夜之間衰老了許多。

  養女定定地盯著自己,沈凝月問:“看什么呢?”

  “阿姨,我感覺你老了。”

  “誰能不老?”

  養母的反問是很平淡的語氣,沒有任何的攻擊性,伴隨一些對歲月的感慨,桑知語的心頓時軟了軟。

  目光從養母的腦袋移開,望著照射在地上的陽光,她腦海中浮現養母曾經做過的舉動。

  縱然討厭養母試圖操控她,給她和沈辭下藥,想讓她懷上沈辭的孩子等等,可有一點改變不了,養母對她是有養育之恩的,只要養母不出現和以前類似的舉動,她會和養母恢復聯系。

  當然,現在是急不得的。

  確定養母身體無大礙后,桑知語打算離開。

  從花園回到屋內,她目光隨便一掃,前夫的身影赫然出現。

  他還沒走,明顯是等她。

  養母的話語回蕩在耳邊,桑知語不禁對前夫做了個‘你過來’的手勢。

  難得女孩主動想和自己交流,沈辭大步流星地走到她的面前。

  “你今天來這,打的什么主意,我大概猜到一些。”桑知語抬眼直視前夫,“但是你自己做過什么,請你記清楚了,別來這嚇我阿姨。”

  “我沒嚇她。”到這里,沈辭不僅是被母親交代來的,另外,姑姑是桑知語的養母,還有這一層關系,他不認為自己來這有不對的地方。

  “就算你沒抱著嚇她的目的,你的出現會嚇到她。”桑知語理解養母為何像驚弓之鳥,抗拒見到沈辭。

  別說養母這樣了,她也有過非常抗拒沈辭的時刻,擔心沈辭對她做點什么。

  她們和沈辭的差距太大,大到沈辭仿若一頭大象,她們則是螻蟻,他不經意的腳一踩,即能把她們踩得粉身碎骨,而她們奈何不了沈辭。

  “我下次不來了。”

  一說完,覺得話語不對,沈辭改口:“下次我再來,不是自己來,和你一起來?”

  “拉倒吧你,那樣只會更加嚇到她。”桑知語沒忘記養母幾次叮囑她,不要跟沈辭復婚,還勸她見到沈辭就繞路走。

  “我……”

  沈辭想檢討檢討自己,桑知語沒耐心聽他說話,眼神叫他閉嘴。

  隨后,她邁步向大門口走去。

  沒走幾步,身后響起腳步聲,桑知語知道是前夫跟了上來。

  自己是開車來的,車子就停在外面,她無所謂他跟著。

  等會,自己上車了,就能和前夫隔絕開來!

  然而,前夫沒跟到她上車,他只是站門外,目送她開車走人。

  發動車子的那一刻,桑知語覺得自己比前夫先走,前夫留在這,說不準會導致養母受驚過度,便開門下車。

  “我都要走了,你還不走?”

  她正面對著前夫,不等前夫回答,催促道:“你快走。”

  “我跟我姑姑說幾句話。”沈辭屹立不動,掃視姑姑在哪里。

  “你別說了,說什么都改變不了我不跟你復婚的事實。”熟悉了前夫的操作,桑知語預感他找她養母要說的話,“我阿姨也不會同意我們復婚,她……”

  說到一半,她及時停止。

  前夫的心眼不大,甚至可以說很小。

  強調養母也不會同意他們復婚,相當于是給養母找麻煩。

  見前夫還站在那,沒有離開的意思,桑知語回想養母略顯蒼白的臉色,立刻走了過去,扯了扯前夫的衣領。

  “走!”

  她這一行為,是想讓前夫趕緊離開。

  不料,前夫蹭鼻子上臉,上了她的車。

  見副駕駛位置被前夫坐著,桑知語嫌棄地撇撇紅唇。

  “你要不要點臉,這是我的車!”

  男女力氣懸殊,她拽不動前夫,無法把他從車里拽出來。

  有些擺爛,也有些屈服前夫的厚臉皮,她重新坐好,邊系安全帶,邊用肢體語言表達自己對前夫的嫌棄,叫他識相地下車。

  結果前夫當做看不到,神色自若地和她一輛車。

  若非養母生病,懶得和前夫在這起爭執、發生沖突,桑知語想饒不了他。

  啟動車子,緩緩行駛,專心開車前,她不忘瞪了一眼前夫,鄙夷道:“以前我真是眼瞎,發現不了堂堂沈總會死纏爛打,傳出去,你也不怕被人笑話。”

  “笑話值幾個錢?”沈辭劍眉微揚,“誰敢當面說我?”

  “……”桑知語半個字都不想和前夫說了,賞他一記冷眼。

  前夫有著絕對的資本,使人不敢當他面說三道四,他四周環繞的人,大多數都是奉承他的,不像她在上流圈子沒有地位可言。

  “再說了,你以前對我死纏爛打,我不也沒說什么嗎?”

  本應結束的話題,前夫強行接上了話,她聽著就來氣,咬了咬牙。

  以前她死纏爛打前夫,是希望自己能在他那里得到愛意,渴望和他一生一世一雙人,而前夫的死纏爛打,除了惡心她,還是惡心她。

  深呼吸一口氣,桑知語勉強壓制燃燒的怒火,讓怒火熄滅。

  接下來,直至回到吉祥意園的地下車庫,她都沒再說過一句話。

  前夫大概是懂得什么叫識趣了,全程也沒再說話,安靜得很。

  殊不知,她一路上忽略前夫,沒注意到他頻頻扭頭看著她,他的眼眸深處是光明正大的愛意,使人看到后,就難以無視的那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