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65章 個人信用破產的苦果
  強忍反噬的嚴重不適,沈辭道:“我沒玩花樣。”

  “誰信你啊!”桑知語面露鄙夷,“神經病。”

  前夫不玩花樣?

  他花樣多著呢!

  多到她想狠狠揍他!

  “你可以抽出幾分鐘的時間,看完這份文件再作評價。”沈辭將文件塞到女孩的手中,而后坐回到長椅上。

  “搞什么?”桑知語條嫌棄地擦拭被前夫碰過的地方。

  擦完后,她不緊不慢地閱讀文件。

  其實,她在閱讀前,有不好的預感,并做好他挖大坑等著她跳進去的準備。

  但現實和她預料的相反,前夫不是給她挖坑,是幫忙。

  不對,幫忙二字應該不是這么用的。

  這份文件,一看便知是出自資深人士的手筆,按照她的專業和工作履歷,給她做了極其清晰的職業規劃,還著重說明博華集團不適宜她。

  越看,桑知語越想笑。

  看到后面,她看得看完全部,干脆還給前夫。

  “你不覺得你很可笑嗎?”她仿若看笑話地鄙夷前夫,“我辛辛苦苦找到的工作,怎么到了你那里,就是拿不出手?”

  她去博華集團打工,跟前夫有什么關系?

  他哪來的臉,拐彎抹角地表達她的工作不好?

  他之前就攪黃過她在巨象集團的工作,用的是卑鄙手段,給張丹纓施壓,導致張丹纓不得不開除她,現在她換了一份工作,怎么就惹到他了?

  這人的心腸,實在狠毒!

  非得看到她失去經濟來源,喝西北風,他就高興了?

  “你誤會了。”沈辭將文件放回到長椅上,“我是跟你建議的。”

  “建議個屁!誰要聽你的建議?你當自己是誰?死變態!”桑知語克制打人的沖動,“管天管地,還管前妻做什么工作,這么喜歡多管閑事,你怎么不住海邊去?”

  “我……”

  迎上女孩憤怒的視線,向來倨傲的沈辭,說不出自己的真實目的,也羞于啟齒承認自己這樣做是存在一定的吃醋成分。

  他習慣了桑知語以前總愛說甜言蜜語和情話,而到了需要自己說這些的時候,他不習慣,還覺得別扭,拉不下臉。

  前夫說了一個字,就不再往下說,神色變換不停,桑知語看得不禁皺眉。

  “你什么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她再次指著門,“別在這浪費我的時間,滾出去。”

  “幫別人打工,不如自己創業來得有前途。”沈辭跳過剛才的話題,“我最近投資了幾家公司,你看你喜歡哪家,我把股份放到的名下,你去管理?賺的錢算你,虧的錢算我的。”

  “拉倒吧你!”有過殘酷的教訓,桑知語一分錢都不想要前夫的。

  一旦她收下他的東西,以他的德行,指不定他哪天心情不好了,他肯定讓她連本帶利地還回去,她上當受騙過,別想她再傻傻上鉤,將自己命運的掌控權交到他的手中。

  “你做過的好事,你忘了?”她冷冷嘲諷。

  沈辭自是沒忘記的。

  此時此刻,他生平第一次體驗到什么叫個人信用破產。

  他在桑知語那,必定是一個沒有信用的人。

  “以前的那些事,我不是真的要讓你賠錢,或者是讓你像你說的……”

  前夫的狡辯,桑知語半個字都不想聽。

  不說其他,單說婚前協議的大坑,足夠她對前夫有冷血無情的認知。

  結婚三年,與他朝夕相處的一千多天,還有結婚前當了他兩年的地下情人,加起來都快兩千天了,都未能使他念過一絲一毫的情分,差點把她往絕路上逼。

  想讓她對他改變看法,門都沒有!

  她不耐煩地打斷他:“別跟我提以前,一提我就想打死你!”

  愛過沈辭,在他身上付出的真心和努力,到頭來獲得是苦果,她已經脫離那段見不到希望曙光的不堪關系,他時不時跟她提起,她除了想打人,還是想打人。

  “那你不要去傅澤言身邊當助理,好不好?”沈辭話鋒一轉,語氣是前所未有地隱隱染上一些溫柔誘哄,細細聽并有點請求的意味。

  “我當傅澤言的助理,礙著你了嗎?莫名其妙!”若非教養控制著她,桑知語真想一巴掌甩上去,“你見不得我有好工作,是嗎?”

  “不是。”沈辭已經不知道如何說服桑知語,放棄傅澤言助理的工作,“我只是……”

  硬的不行,軟的他不行。

  幫桑知語做職業規劃,慢慢地引導她放棄現有的工作,去從事別的職業,別在一個給他帶來不安和危機的男人身邊做事,結果計劃失敗在第一步。

  她連看完文件的耐心都沒,也不愿意接管他投資的公司,他沒辦法了。

  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她和傅澤言天天呆在一起?

  “別廢話了!立馬從我的家里出去!”桑知語作勢要報警,警告前夫最好識趣,不要大晚上地弄到派出所。

  話音未落,家門猝不及防被打開了。

  她側目看去,是趙心妍回來了。

  趙心妍沒料到,門一開,好朋友和其前夫雙雙站在玄關處。

  “你們……”趙心妍欲言又止,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來轉去,打量眼前的兩人。

  沈辭為什么進得了她們住的房子?

  昨晚桑知語還在發泄對沈辭的不滿,今晚他們就能在同一屋檐下了?

  趙心妍的眼神過于直白,桑知語想看不明白都難,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先上去了,明天再找你。”

  前夫臨走前,留下這么一句話。

  桑知語不由皺了皺眉,瞟一眼他離去的背影。

  住海邊的人都沒她前夫管得寬,管到她做什么樣的工作,今天找她不夠,明天還要來找她,他真夠閑的,就不能找點別的事情做嗎?

  同樣看沈辭背影的人,還有趙心妍。

  目送沈辭走進電梯,趙心妍關上門,走到好朋友的身邊,問:“你前夫打我電話,問我在不在,就是為了和你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給他開的門?你咋想的?”

  桑知語頂不住趙心妍浮想聯翩的問題,急忙說:“不是我給他開的門,是他猜對了我設置的開門密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