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61章 前夫的一聲老婆
  自己住在了桑知語的樓上,時不時可以和她遇見,可得到的待遇始終不變,要么她對他不理不睬,要么她懶得搭理他,沈辭如鯁在喉。

  蔣霆挑釁他,幾乎擺在明面上,他自然不慣著。

  他冷眼掃向蔣霆:“你最近是不是太閑了?要不要你叔叔給你多加點任務?”

  “我都是奔三的大人了,沈總的記憶停留在我未成年前嗎,我叔叔管不住我了。”蔣霆哪能不知道沈辭背后使的手段,想拿他叔叔壓他,門都沒有。

  蔣霆和沈辭之間的暗流涌動,桑知語不太想管。

  一個想讓她當女朋友,一個想讓她復婚,就沒一個問過她想不想。

  天底下的男人快死光了,即便剩下眼前這兩個,她也會一個都不選。

  因此,她邁步走開,將兩個男人拋在身后,回歸傅澤言的后面,做好助理應該做的工作。

  女孩的突然走開,沈辭有所意料。

  看見她去到一個男人的身邊,他臉色不禁沉下去。

  她剛從外地旅游回來沒多長時間,也明確說過她不喜歡蔣霆,正面和側面都在透露她心里沒人,她現在為什么和一個男人關系親近的樣子?

  正當他要去弄個清楚,蔣霆意味不明地含笑道:“沈總用了這么多手段,知語都不跟你復婚,我好奇了,你有沒有檢討過自己?”

  剎那間,沈辭臉上布滿冰冷的陰沉。

  “你真想死,是吧?”他一字一頓地問,眸中滿是殺氣。

  蔣霆不語,后退了幾步。

  后退不代表害怕,是覺得不必浪費時間和沈辭消耗。

  被沈辭和他叔叔發現他喜歡桑知語,他一點沒后悔過。

  他喜歡桑知語那么多年,他已經不想躲躲藏藏了,想光明正大地喜歡她。

  這段時間,沈辭搬到吉祥意園,成為了桑知語的鄰居,他是知道的,特意沒有作出追求的行動。

  等桑知語煩沈辭煩得夠夠的,自己再繼續追求,有沈辭做他的對比,他肯定容易在桑知語的心中得分,不能學沈辭那套死纏爛打的招數,要進退有度。

  蔣霆的后悔,沈辭沒當成是勝利。

  只要桑知語不喜歡蔣霆,不和蔣霆接觸過多,蔣霆都算不得他的情敵,頂多是和他翻臉做不成朋友的發小。

  目光停駐在前方的女孩的身上,他不疾不徐地走過去。

  前夫猶如陰魂不散的惡鬼,又來纏著自己了,桑知語忍住在心底泛濫的厭惡,神色如常地應對。

  前夫顯然是和在跟傅澤言在聊天的人認識,他余光掃了掃對方,一問:“這位是?”

  對方立馬熱情地介紹道:“沈總,這位是博華集團的傅總!叫傅澤言,是傅家的兒子,前段時間從國外回來的。”

  隨著對方的話音落下,桑知語隱隱感覺到氣氛變得微妙。

  微妙之處是沈辭看傅澤言的眼神不對勁,仿佛對傅澤言有什么成見,更直白地說,他像和傅澤言有過節,此刻看傅澤言極不順眼。

  桑知語察覺得到,傅澤言也察覺了。

  想要全面接手家業,不單單是有能力便足夠,拓展人脈資源關系也很重要,他和沈辭未曾正式認識,但今天有機會和沈辭正式認識,當然得認識。

  所以,他若無其事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沈總,你好。”

  “老婆,你剛才怎么不介紹傅總,要等別人介紹?”說話之余,沈辭握上了傅澤言的手,面上盡顯友善之意。

  別人眼里的友善,桑知語看得出沈辭不友善。

  然而,眼下她根本沒聽清前夫后面的話語,注意力全在他那一聲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老婆’。

  自己曾經求也求不來的親密稱呼,剛剛猶如晴天霹靂,忽地在她耳邊炸開,把她劈得魂飛魄散,她紅唇不禁驚詫地微微張開。

  死渣男,叫她什么來著?

  老婆?

  他大爺的!

  簡直不要臉至極!

  她和他離婚八百年了,他在公眾場合瞎叫她,這不是等于造謠嗎!

  一股怒氣油然而生,她雙手緊緊攥成拳頭,

  考慮到他不要臉,但她得要臉,不能不管不顧地發泄。

  她忍得很辛苦才把怒氣忍下,磨了磨牙地道:“沈辭,你是不是腦子糊涂了?老是脫口而出叫我老婆,快改一改你的習慣,別叫錯了,我現在是你的前妻。”

  說話時,桑知語演技爆表地揚起淺笑,使旁人難以看出她的真實情緒,起到迷惑旁人的作用,催生旁人以為她是和善地解釋她跟沈辭沒復婚的錯覺。

  實際上,她氣得肺都要炸了。

  隨著她的話語一出,在場的其他人神色不變,了解般地眨眨眼。

  傅澤言看了眼桑知語,和沈辭結束握手,道:“沈總,桑小姐今天入職了我的公司,當我的助理。”

  當著別人前夫的面,一上來就叫別人職稱是不合適的,要先解釋桑知語和他的關系,讓沈辭明白桑知語目前是什么身份。

  “原來你早上急匆匆地出門,是趕著上班。”沈辭恍若沒聽到桑知語撇清自己沒復婚的話語,大部分目光集中在她的臉上,“入職博華集團,為什么不跟我說一聲?”

  說你個大頭鬼!

  再廢話,就把你的頭給擰掉!

  桑知語心中狂罵前夫的厚顏無恥,表面不動聲色,極力好聲好氣地道:“跟你說又沒用,你幫不了我什么,再說,我只是打份工而已。”

  “幫得了。”沈辭若有所思地望向傅澤言,“傅總慧眼如炬,聘請了這么一位助理。”

  桑知語不相信前夫說的屁話。

  他幫她就有鬼了!

  他不要給她搗亂了!

  繼續搗亂,看她回到家,不第一時間上樓,去狠狠揍他!

  傅澤言贊同地點點頭:“桑助理能力很強,我非常滿意自己能請到她當助理。”

  相比前夫惡心她的話,聽到傅澤言夸她,桑知語心里舒服了些。

  前夫明顯是贊揚她,實則他要是認為她厲害,她當初在盛元集團,他就不該心安理得地看著她當丫鬟,整天忙著伺候他,說不定,從他的角度看,他就是把她當做丫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