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59章 男女方面上的心思
  上班第一天,必不可少給公司的人留下個好印象,因此桑知語一踏進寫字樓的大門,嘴角就一直保持著淺笑的弧度。

  傅總指定的助理人選,今天來入職了,人事松了一口氣。

  幸好桑知語肯來入職,不然,傅總一定覺得自己辦事不力。

  領著桑知語辦好入職手續,又帶桑知語熟悉了一遍環境,最后把桑知語帶到傅總的辦公室,人事便功成身退了。

  諾大的辦公室,只有自己和傅澤言,桑知語嘴角的弧度不變,道:“傅總。”

  傅澤言緩緩地從椅子上起來,平視面前身穿職業裝的女孩。

  人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狀態,今天的桑知語和前些天過來面試的樣子幾乎是一樣的,但和他在k市遇到的她不太一樣。

  唯一不變的是,她依舊明艷,容易引人注目。

  傅澤言開口:“正式介紹一下,我叫傅澤言,是我們公司的執行總裁之一,暫時負責度假村和酒店的業務,將來會負責更多,你要做的工作是協助我。”

  “好的,傅總,我定不讓您失望。”桑知語一秒進入傅澤言助理的角色。

  沒辦法,傅澤言是她的老板,掌握她在工作上的生殺大權,她務必伺候好他。

  當然,伺候不是指的瑣碎小事,自己跟打雜工一樣,是另一層意思。

  雖說傅澤言沒全面接手博華集團,但他是傅家有力的接班人的競爭者之一,她一眼看出來傅澤言的野心不會僅限于多負責幾個業務,目標明顯是打敗其他人,拿到接班人的位置。

  有一說一,這種野心她早就在沈辭那里見過。

  “你先去和孫昊聊聊,熟悉熟悉你的工作內容,明天再正式做事。”傅澤言淡淡吩咐道。

  “好。”

  人事帶她見過孫昊了,桑知語知道他的工位在哪里。

  于是,她走出傅澤言的辦公室,直奔孫昊而去。

  上級招新的助理,孫昊一開始沒太明顯感覺到上級是找人取代自己,而桑知語第一天來,上級就表露出了,他也沒對桑知語心生不滿。

  跟傅總在各大城市轉悠,巡查酒店和度假村時,他就隱隱有察覺自己的職位不穩了,好在傅總是不滿意他當助理,要把他調到新的職位上,不是開除他。

  經過打工人強大的自我調節,孫昊盡職盡責地帶桑知語。

  一轉眼,中午到了。

  孫昊熱情地道:“桑助理,你還沒徹底熟悉,我和你一起去飯堂吃飯吧。”

  桑知語笑了笑:“行。”

  一般情況下,她是不喜歡和陌生的異性單獨相處的,但工作需要,別無選擇了,她唯有答應孫昊的邀約。

  怎料,她剛從自助餐那里拿了自己愛吃的食物坐下,孫昊像是想起什么驚訝的事情般,透露些許八卦好奇地問:“桑助理,你還記得你坐過我們公司的郵輪嗎?”

  桑知語自是記得的。

  ‘好運氣’地中了活動的頭等獎,擔心是騙局,上網查詢活動的真假,她有注意到那艘郵輪是博華集團旗下的子公司的。

  在郵輪上,她不止見到了前夫,還碰到了傅澤言,貌似孫昊也在。

  孫昊長得大眾臉,她具體沒啥印象。

  她點點頭,表示自己記得。

  閑聊是快速拉近同事關系的方式,等桑知語一上手工作,便是自己調崗之日,當不了傅總的助理了,孫昊沒忘記和桑知語打好關系,必要時,也許桑知語幫得上自己。

  他問:“你那時是離職后的放松嗎?”

  沒了工作,去旅游玩一陣子,是現代人放松和取悅自己的興趣愛好之一,桑知語大方承認道:“那時還沒離職,是離職前的放松。”

  “對喔,差點忘記你從上家的離職時間了。”孫昊恍然大悟狀。

  吃了幾塊雞肉,桑知語又聽到孫昊問:“咦,郵輪上的貴客是你吧?”

  “什么貴客?”她不明所以。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成了貴客?

  “有位二代為了討好自己的妻子,給了我們公司好大一筆錢,讓我們……”說著,孫昊覺得不對,那位二代的身份不詳,而且桑知語是離異,非正處在婚姻中。

  “說錯了,應該不是你。”他不好意思地笑道。

  孫昊說一半就不往下說,還表示說錯了,但桑知語潛意識中認為他沒說錯。

  自己之所以登上那艘郵輪,是出自前夫的手筆。

  并且,在離婚后還喜歡自稱是她丈夫的毛病,前夫有的!

  到了新的環境,她照樣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結過婚,所以她沒接孫昊的話題。

  接下來,兩人沒聊幾句話,相對認真地吃完飯。

  午休時間有兩個小時,桑知語想去散散步,孫昊卻不放她走,說有工作交給她,是讓她管理傅澤言的秘書團。

  秘書有很多個,每個的定位都不同,其中,孫昊現在叫她管的事情是,記住哪位秘書負責照顧傅澤言生活上的東西,只要傅澤言不來飯堂用餐,秘書得送餐去他的辦公室。

  這種事,其實她干過。

  想起來,她就來氣,她在盛元集團工作時,好歹是通過正規面試進去的,結果進去后干的全是雜活,像智障地圍繞著沈辭轉,沒做過什么正經事。

  幸好她及時醒悟,不留在那打雜,果斷離職走人。

  不然,留在那,她敢保證自己不會成長,還會逐漸忘記自己讀過多少書。

  孫昊說了一通后,桑知語用手機的備忘錄記好了,經他確認記錄是正確的,他才放她去散步,消消食。

  望著桑知語走遠的背影,即使穿著職業裝,依然掩飾不住她玲瓏有致的身段,結合她隨意扎的馬尾,畫面養眼得很,孫昊有過的好奇,現在涌了上來。

  在郵輪上時,他就懷疑過傅總似乎格外關注桑知語。

  如今,桑知語來他們公司工作了,傅總到底有沒有存在男女方面上的心思?

  或者說,傅總真的是只看上桑知語的工作能力嗎?

  隨便想了想,孫昊就沒繼續了。

  無論傅總看上桑知語的東西有幾樣,桑知語的職位用不了多久就比他高,他先和她打好關系,再想其他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