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54章 緣分爆表的一天
  連續找了半個月的工作,桑知語一共收獲五個offer。

  要從中挑選出最想去的,她一時有犯了選擇困難癥,不知道怎么選擇。

  正好有新的面試邀約,她干脆準備多面一家公司,但沒想到,她開車即將到達目的時,前方的一輛車突然急剎,害得她差點撞了上去。

  本以為這是一段小插曲,等她停好車在不遠處,發現那輛車下來的一個男人格外眼熟。

  傅總?

  大腦快速篩選幾秒記憶,桑知語腦海中浮現在k市住酒店時的畫面。

  他怎么也在a市?

  居然那么巧,連著三座城市都碰到了。

  看他進去那棟寫字樓,守在門口兩邊的保安對他畢恭畢敬的樣子,她好奇地挑了挑眉。

  面試時間快到了,遲到不好,桑知語顧不得好奇別人,趕緊拿出手機上的地址,與周圍的寫字樓匹對,確認哪棟寫字樓是自己要面試進去的。

  當她確定完畢,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回到傅總進的寫字樓。

  她也邁步進去,和前臺人員說明自己是來面試的。

  隨后,她收獲幾張填寫的申請表。

  填寫時,耳邊飄來竊竊私語的兩道聲音。

  “哇,我們傅總好帥!”

  “他這次出差好久,今天終于回公司了!”

  “我們又可以大飽眼福了!”

  模糊地聽清別人的聊天內容,桑知語瞥了瞥發出聲音的方向。

  看見是前臺人員克制花癡的神色,在議論她們的……

  領導?

  不過,這類議論,她并非第一次聽到。

  她們口中的傅總,是她見過幾次的那位吧?

  當前重要的事情是面試,桑知語沒把遇見幾次的男人放在心上,將申請表交給前臺人員,就靜候人事面試自己。

  怎料,她面完了第一輪后,人事為了省事,直接跟她說:“桑小姐,您應聘的這個崗位,是給我們傅總招的,他今天正好在公司,您先去坐會,我跟我們傅總聯系,看第二輪他能不能面你,省得你多跑一趟。”

  又是傅總?

  桑知語不禁想到進來時見到的那道身影,心想,不會如此地巧吧,自己有概率成為他的助理?

  她禮貌地笑了笑:“您說的fu總,fu是單人旁的傅嗎?”

  “是的。”人事頓了頓,“您認識我們傅總?”

  “不認識。”桑知語急忙擺擺手。

  她和傅總談不上認識,是有幾面之緣罷了。

  求職者提前了解自己的上級是什么人,不足為奇,相反是做了功課的好表現,人事不覺得桑知語剛剛的詢問有問題,示意她出去后,馬上和總裁辦聯系。

  沒多久,傅總的助理孫昊給了回復,說傅總有時間,但還得過濾一遍第一輪面試中合格的應聘者,于是人事將所有簡歷都上交。

  然后,孫昊過濾簡歷。

  但在一眾簡歷中,一張女孩笑靨如花的照片格外顯眼。

  孫昊記憶瞬間回到上個月陪同上級出差,在郵輪上的經歷。

  咦,那不是傅總關注過的女孩嗎?

  她來他們公司面試了?

  世界小得過分!

  想到傅總曾經對女孩的關注,孫昊把女孩的簡歷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再結合人事的客觀評價,把女孩放進第二輪面試的名單中。

  過濾好簡歷后,孫昊拿著進傅總的辦公室,恭敬地問:“傅總,我跟人事那邊溝通好了,您下午一共有五個面試,您是一對一面,還是一對多地面?”

  “一對多。”傅澤言淡淡地下命令。

  “好的,傅總。”

  領命后,孫昊下樓安排,同時特意去應聘者休息的區域看了看。

  果然,在那個區域坐著的一位女孩,正是他郵輪上見過的。

  女孩長著一張讓人過目不忘的漂亮臉蛋,安安靜靜地坐著,也非常吸引別人的視線,他本想跟女孩打聲招呼,可不能忘記公平公正,免得人事看見,以為他在暗示給女孩放水。

  因此,孫昊若無其事地等待上級下樓。

  渾然不覺的桑知語,表面看似在安靜思考,實則神游太虛,懶得管外界如何。

  直至,一道使人提神醒腦的聲音響起。

  “請五位都跟我來!”

  人事在叫他們,桑知語當即回神,跟上眾人的步伐,進入一間較大的會議室。

  第二輪面試開始前,她就得知面試官是誰了,所以,見到坐在桌子中央的男人時,絲毫不驚訝,從頭到腳都十分自然,將自己當做普通的求職者。

  男人反倒比較驚訝,視線在她身上停留。

  桑知語則大大方方地迎上對方的視線,面含得體的淺笑。

  男人很快轉移視線,看著他們坐好后,面試便正式開始了。

  博華集團在休閑娛樂行業中,屬于佼佼者的存在,執行總裁的助理崗,很搶手,眾人都嚴陣以待,除了桑知語想打敗別人的心思沒那么強烈,剩余四人都希望自己出眾。

  面試結束,眾人先后走出房間,僅傅澤言仍坐在里面。

  人事和孫昊立馬進去,等待上級的吩咐做事。

  傅澤言回想五位求職者的表現,又拿了名為桑知語的簡歷看了幾遍。

  當過盛元集團的總裁助理,又當過巨象集團的總裁秘書,能在兩家大公司擔任重要的崗位,毋庸置疑,她的能力一定不差,就是有點奇怪。

  雖然見過幾次,明知她不是什么心機女,故意來接近自己,想走捷徑之類的,但碰見的次數蠻多次了,他也怕是家族內部有人為了爭權奪利,故意安插在自己身邊的。

  他把桑知語的簡歷遞給助理:“底細查細一些。”

  說完,他朝人事道:“背調你正常做。”

  一聽,人事和孫昊充分理解上級的意思。

  傅總是打算等桑知語的調查結果出來,只要沒有問題,就給她發offer。

  與此同時,走出寫字樓大門的桑知語,找到自己的車子,開車回家。

  一到家,她手機響起來電鈴聲。

  “哈嘍,桑知語,我是季清風。”

  對方未等她說話,第一時間自報家門,桑知語感到些許奇怪。

  她沒給過季清風號碼,他上哪找的?

  還有,他找她是什么事情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