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52章 情感潔癖
  預感得到真實,桑知語有種想打人的沖動。

  前夫神經病,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如今,他更是離譜,直接住在她的樓上。

  純純是吃飽了撐著,故意假裝看不懂別人的臉色!

  “你不進來嗎?”

  前夫詢問之余,還用手摁著開門鍵,狀若好心地讓門不自動關上,方便她進去,桑知語一點不感謝前夫,只覺煩躁。

  “進個屁!”

  沒好氣地說完,她別開臉。

  “我先下去了。”說著,沈辭指尖松開開門鍵。

  門緩緩合上,女孩的面容從清晰到模糊,再到看不見,獨自在電梯里的他,唇角處已不見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既然無法盡快復婚,但和桑知語住同一個地方是很有必要的。

  俗話說得好,近水樓臺先得月。

  前夫已經消失在眼前,桑知語仍處于不爽中。

  租房合約沒到期,提前搬走,屬于違約行為,租金和押金是不退還的,她不想浪費自己辛辛苦苦賺的錢,才決定在這住到期。

  前夫成了自己鄰居,免不了時不時遇到,宛若有晦氣東西晃蕩。

  此刻,她有些頭昏腦漲。

  是前夫氣的!

  想到面試,桑知語調整心態,如若無事發生過地出門。

  ***

  周六。

  趙心妍拿著自己的東西,搬來吉祥意園。

  不是第一次來這住,她熟門熟路了。

  見桑知語悶悶不樂的表情,趙心妍好奇地問:“是我來太早了,吵到你睡懶覺?你沒睡好,現在要死不活的?”

  桑知語搖搖頭:“不關你和睡覺的事。”

  “那你要死不活的,是什么原因?”

  “一記起沈辭住樓上,我心情就不好。”

  “!!!”趙心妍滿臉震驚,“你前夫住你樓上了?”

  瞥見趙心妍臉上的震驚,桑知語尋找認同地道:“你也覺得他很神經吧?”

  “對的!”趙心妍加重語氣,突出震驚。

  “世界上怎么會有他那種死皮賴臉的人?”桑知語既生氣又無奈,“真想把樓上炸了,讓他灰溜溜地走人。”

  “誰叫你前夫是個超級有錢有勢的人,換個房子住,輕而易舉!”趙心妍不知如何安慰到好朋友了,“哎,你前夫不會哪天成了你的房東,把你住的房子買下?”

  “收起你這嚇人的想法!”

  “幸好我搬過來住了。”

  “是啊,不過……”桑知語莫名想腳趾扣地。

  沈辭不要臉,她還要臉啊!

  他對她的糾纏不休,有第三方看著,她丟人簡直丟到家了。

  “不過什么?說!”趙心妍催促道。

  “說不了。”桑知語形容不出自己的尷尬點。

  “這樣,你跟我回我家住?”趙心妍覺得自己住的那個小區,環境極其一般,沈辭應該不會屈尊降貴地跟來住,“你前夫肯定住不慣破房子。”

  破房子,是要打引號的。

  因為她們普通人住得慣普通房子,像沈辭這種出生便是天之驕子的富家子弟,難以住得習慣,接受不了生活品質直線下降。

  權衡了利弊后,桑知語最終做出的決定,是懶得搬家。

  憑什么前夫一湊上來,她必須為了他而躲躲藏藏,搞得自己猶如陰溝里的老鼠,見不得光和人似的。

  他纏著她不放,他也改變不了什么。

  經歷過血淋淋的教訓,她一定不重蹈覆轍,又栽在前夫的手里。

  所以,要搬家也是前夫搬。

  她無所畏懼般地挑了挑眉:“沈辭算哪根蔥?我不要為了他,折騰我自己。”

  “你前夫整天在你眼前晃悠,你不心煩意亂嗎?”趙心妍靠近桑知語,仔仔細細地端詳她的眼神,進一步揣測她的心思,“他晃著晃著,你不怕你心軟?”

  “我快二十五歲了,不是幾歲的小孩子,懵懂天真的那種!”桑知語絕不讓自己心軟,再說了,前夫根本沒做過讓她心軟的事情,反倒是讓她上火的事情大把。

  “戀愛腦是不分年紀的,不管一個人多少歲,要戀愛腦的話,其他人也沒辦法。”

  “我又不傻,懂得吃一蟄長一智!”

  “知道你不傻,但……”

  不能小看經常接觸帶來的無限可能性!

  趙心妍還是有這方面的擔心。

  桑知語和沈辭成了樓上樓下的鄰居,多么便捷的接觸捷徑,她擔心桑知語腦子一時不好使,忘記以前受過的傷害,傻乎乎地上當受騙。

  見趙心妍欲言又止,桑知語問:“干嘛?”

  “不說了,免得你聽了,不高興。”趙心妍道。

  擔心歸擔心,說出來讓好朋友不高興就不好了,畢竟,未來不一定會根據她的假設而上演。

  好朋友也有其他可能,比如,找到一個各方面不輸于沈辭的伴侶,杜絕沈辭找她復婚的機會。

  桑知語受不了別人話說一半不說一半,手肘撞了撞趙心妍。

  “你說,我保證不生氣!”

  聽見好朋友的保證,趙心妍把話說完整了。

  然后,好朋友扶額不語,顯然很無奈的樣子。

  片刻過去,桑知語放下扶額的手,道:“你想表達的是,日久生情?那你低估了我的原則!”

  她愛上沈辭時,他和應雨竹從小定下婚約,應雨竹是他名正言順的未婚妻。

  這兩人成年后的相處,做什么都是理所應當的。

  兩人解除婚約,沈辭單身了,她可以去得到他。

  那會,是年紀小、三觀沒完全成熟的緣故吧,她根本不明白什么叫情感潔癖,被可以得到自己愛的人而被沖昏頭腦,絞盡腦汁地和沈辭在一起,忽略了許多東西。

  直到,沈辭婚內出軌應雨竹,她發現自己是有情感潔癖的。

  潔癖并非僅限對方是自己唯一愛過的人,對方卻不愛自己。

  還包含了,她的男人只有對方一個,對方的女人卻有兩個,她和對方做過的親密事,對方也和別的女人做過,自己甚至還不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單單論情感潔癖,即使沈辭沒婚內出軌應雨竹,她都不會和他復婚,也不是沈辭有過感情經歷,就是他臟了或是什么,只是她膈應,非常的膈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