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瀟灑離婚后,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 第238章 不得好死
  趙心妍一進病房,見到的畫面是,桑知語側身背對沈辭,而沈辭氣定神閑地坐在她旁邊,兩人表面看似平和,實則桑知語身上散發若有似無的怨氣。

  “知語,我來了。”

  邊說,趙心妍邊走近桑知語。

  聽到趙心妍的聲音,桑知語立馬轉身,想坐起來。

  奈何暈眩感沒消退,她剛一動身體,就天旋地轉的,根本起不來。

  無奈之下,她直直地躺著,朝趙心妍笑了笑。

  趙心妍無視了沈辭,沒跟他打招呼,但他的存在感依然很強,令人忽視不得。

  思考片刻后,趙心妍對沈辭道:“沈總,這有我照顧知語,你可以走了。”

  逐客令下得理直氣壯,好朋友就在身旁,她無所畏懼。

  “嗯,麻煩你了。”

  本以為沈辭會不理睬趙心妍,結果他出乎意料地應了一聲,而后起身離去。

  目睹此狀,桑知語驚訝地掃了掃沈辭的背影。

  幫好朋友趕走了前夫,趙心妍瞬間將自己的疑惑問出來。

  多個問題砸來,桑知語嘆了口氣:“果然,我該聽你的話。”

  “啊?”

  “應家剛徹底完蛋,我一個人住,不安全。”

  “我靠!應雨竹又找人打你了?”趙心妍原先想著桑知語是不是生病來著,可看她沒生病的跡象,但也沒挨打的痕跡。

  “我的傷在腦袋!”桑知語生無可戀地摸了摸后腦勺,“腦震蕩了。”

  趙心妍來之前,她死活趕不走沈辭,別提多上火!

  若非她從病床上起不來,她是要打人的!

  “!!!”趙心妍深深憐愛自己倒霉催的好朋友,“你絕對是流年不利。”

  “沈辭那個掃把星,靠近他就沒好事。”

  “你被打,是沈辭救的你嗎?”

  “是他的人救了我。”桑知語醒來后,沒見過救自己的人,反倒是沈辭說,等她出院了,警察會找她錄個口供,給綁匪和應雨竹定罪用的。

  “多災多難的你。”趙心妍放好挎包,坐到椅子上。

  “何止多災多難,我的錢包也要受傷害了。”桑知語環視四周,想起自己上次住院花了五十多萬,自嘲道,“很好,我存款即將被清空,變成真正的窮光蛋。”

  趙心妍秒get到桑知語的意思,立即問:“醫生建議你住院嗎?這病房住一天多少錢?”

  “住個兩三天。”桑知語打量設施,估算費用,“大概五位數一天吧。”

  “轉院?”趙心妍建議道。

  “換間病房好一些?”桑知語感覺自己的身體扛不住折騰轉院,覺得換成便宜的病房住好些。

  “我和醫護人員溝通,你躺著。”說完,趙心妍走出病房,去護士站詢問換病房的流程。

  問清楚想換房間的病人是誰,護士查了查信息后,道:“桑小姐的丈夫預交了十萬的費用,足夠桑小姐住到出院的,”

  聞言,趙心妍將原話轉述給桑知語聽。

  桑知語的重點不在沈辭預交了費用,而是沈辭到處自稱為她的丈夫。

  死渣男真不要臉!

  不用自己掏錢,是別人掏的錢,趙心妍勸桑知語別換房間,避免在行動時加重了病情。

  工作還沒找到,日常開銷少不得,存款能少花一點就少花一點吧,貧窮的壓力使然,桑知語聽了趙心妍的勸。

  “哎!”趙心妍戳了戳桑知語的肩膀,“應雨竹是沈辭的白月光,他白月光這次下手如此狠辣,他有說怎么處理她嗎?還是避重就輕?”

  “他沒說。”桑知語預估不了沈辭怎么處置應雨竹。

  但她不是沈辭重要的人,他和她之間比不上應雨竹和他的情分。

  他舍得送應雨竹坐牢?

  目測不舍得。

  他這個人也是有大病!

  去年愿意為應雨竹花十個億贖金,不舍得花一毛錢救她,現在裝著關心她的樣子,裝給誰看?她又不吃這一套。

  ***

  收到桑知語被運送途中的照片后,應雨竹一直精神亢奮,萬分期待桑知語的凄慘狀,以及自己在瑞士銀行開設的安全賬戶,被沈辭轉入一個億的美金。

  不料,一天過去,自己花錢買通的兩個人還沒把桑知語送來。

  擔心出什么意外,她除了睡覺時間,半小時到一小時就和兩人通話,確保途中沒有差錯。

  又是一天,兩人在電話中對她說:“應小姐,我們進入了緬甸,請把你的詳細地址發來,或是我們約在其他地方?”

  自己畢竟是偷渡來的,行事要小心點!

  應雨竹二話不說地發送自己的詳細地址。

  殊不知,等待她的不是桑知語被送過來,而是警方將上門抓捕她。

  和她保持聯系的兩人并未前往緬甸,在a市的拘留所呆得好好的,二十四小時被監控著,有警察輪流盯著他們,讓他們一步一步地誘導應雨竹,配合好奔赴緬甸的同事的行動。

  所以,應雨竹最后一次接到兩人的電話,聽兩人說“應小姐,我們到了,你出來一下”完后,即刻興奮地走出房子。

  結果,她沒走出兩步,看不清的殘影飛速撲來。

  下一刻,她整個人被摁在地上,雙手被牢牢抓緊,有冰涼的金屬往她手上套。

  “應雨竹,我們是a市警察局的刑警,正式通知你,你綁架他人,現在證據確鑿,你被捕了!”

  面前的幾個人并未穿著警服,但拿出來的證件,明晃晃地寫著警察的身份,隸屬哪個警察局,還有自己雙手被手銬禁錮,這一刻,興奮秒變癲狂,應雨竹不甘地大聲喊著:“我沒罪!”

  她沒罪,她沒罪!

  是桑知語打她在先,沈辭為了桑知語,不惜對她家下死手,害得她和她家一無所有,她做的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還擊。

  警察沒搭理應雨竹的大喊大叫,一左一右地抓著應雨竹的手,準備把她抓上車。

  這時,應雨竹瞥見不遠處的男人。

  沈辭站在那,冷眼旁觀自己被抓。

  應雨竹猶記得自己和桑知語一同遭到綁架,沈辭巴巴地來救自己,無暇顧及桑知語的生死。

  那時的自己仍是高傲的富家千金,要什么有什么,風風光光的,對拿回本來屬于自己的沈太太的位置充滿了信心。

  不像如今,沈辭冷冰冰地看著自己淪落為階下囚。

  不是,是沈辭故意找警察來抓自己的!

  應雨竹雙腳死死抵住地面,不肯走路,正面對著沈辭,咬牙切齒地咒罵道:“沈辭,你這樣對我,你和桑知語那個賤人不得好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